第三十六章
作者:葬歌      更新:2022-11-17 13:12      字数:4337
  眼看着妈妈说完重新含住龟头和肉棒前端,开始吮吸起来。
  肉棒在妈妈的口腔里不断的膨胀变硬,渐渐地小嘴都有些吃不下了,被肉棒的粗大撑成了一个大大o型。
  姑姑看着她吃起来好像没什么不适,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咬了咬牙,豁出去了,跟着凑上前去,吐出小香舌,轻舔了一下棒身。
  微微有点咸味,但除此之外,好像跟以前确实没有什么不同
  见状,姑姑也胆大了不少,开始沿着下半部分的棒身来回舔着,跟妈妈分工明确,一人含着前端,一人舔着后半部分。
  「嘶嘶」
  李涛爽的不能自已,练练倒抽凉气,原本坚定的内心慢慢动摇。
  姑姑慢慢舔到李涛的两颗蛋蛋上,含着吮吸舔舐起来,将它们也都舔干净后,她再度回头舔回了肉棒棒身。
  但渐渐的她就察觉不对劲了,她能舔到的肉棒从一半缩小到只剩下四分之一左右,前边很长的一部分全部被妈妈给占据了。
  扭头一看,顿时被惊艳到了。
  妈妈吞吐时慢慢吐出来的肉棒的长度,长的吓人,最少有十公分出头,而且她还没有完全吐出来,最少还剩了个龟头含在嘴里没动。
  加上龟头的话,最少有十五六公分了
  她是怎么吃下去这么长的肉棒的
  明明嘴巴看起来很小
  但随即姑姑就更加震惊了,因为妈妈每次将肉棒吐出来,再重新吃进去的时候,就又能多吃进去一些。
  不过七八个来回间,整根近二十公分长的肉棒,就被她齐根吞进口中。
  姑姑惊讶的小嘴都合不拢了,呆呆地看着妈妈轻松惬意的将整根粗大的肉棒完全吞没,开始套弄吞吐起来。
  愣了好一会儿,姑姑才发现,每次肉棒插得深入些时,妈妈的喉咙都会微微鼓了起来。
  这一发现,让姑姑的喉咙有些发痒,暗自咽了口口水。
  「小云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妈妈脸色微微一红,被盯得略微有些羞涩,刚想吐出肉棒回答,李涛就率先说道:「阿姨是我捡到的最大的一块宝」
  妈妈闻言更加不好意思了,俏脸浮上了两抹红霞,但嘴角却微微有了一丝欣喜的笑意。
  「那我呢」
  「啊嘶」
  姑姑有些吃醋,伸手掐了李涛的大腿一下。
  「姑姑是我见过的小穴最漂亮的女人啊嘶」
  李涛话音刚落,另一只脚的大腿肉又被妈妈掐了一下。
  妈妈刚吐出肉棒,还没开口呢,李涛就赶紧补救道:「阿姨的小穴也漂亮,不一样的漂亮」
  「不行,我也要学那个,怎么把它全部吃进去的」
  姑姑说着,已经将满是妈妈口水的肉棒微微掰向了自己这边,微微张开小嘴,慢慢将龟头吞了进去,小嘴立刻被撑到了最大,吞吐时两片嘴唇都被稍稍带了进去些。
  「其实没什么技巧,就是顶到喉咙的时候,尽量放松,慢慢适应后,让它突破扁桃体的地方,习惯了就能吞进去了。」
  妈妈在旁边指导着。
  只是姑姑每次被龟头顶到喉咙时,都会忍不住吐出来轻轻地咳嗽。
  连着十几次尝试,都没能让肉棒突破喉咙口,更进一步,反而是自己被呛的不行,咳得眼泪都出来了。
  后面在李涛和妈妈的劝说下,姑姑才无奈地放弃了继续尝试深喉的念头。
  只是看着粗大的肉棒被妈妈一人独享,轻松的整根吞入口中,自己却没有一点能舔舐的地方,醋意大发,含着李涛的两颗蛋蛋,卖力的吸吮舔舐着。
  两人的再一次分工合作,爽的李涛屁股都微微抬了起来。
  又被舔了近十分钟后,李涛终于是忍不住,精关一松,大量的精液喷射进妈妈口中。
  「唔」
  妈妈刚要将射在她嘴里的前几股精液吞进肚子里,湿漉漉的肉棒忽然就被边上的姑姑给拔了出来。
  就见姑姑将龟头对着自己的俏脸,快速的撸动着棒身,大量的精液一股股地喷射到她脸上。
  「唉」
  妈妈瞪大了双眼,将口中的几股精液吞下后,呆呆的看着姑姑。
  直到李涛射完了精液,因为事先已经有几股射在了妈妈的嘴里,这次射在姑姑脸上的,只有小半张脸能覆盖住。
  姑姑见他射完了,便张口含住了肉棒前端,吞吐起来。
  见妈妈一脸好奇的盯着她看,她才吐出肉棒,一边用舌头在龟头上打着转,不时用舌尖往马眼里挤,想要将里面残留的精液也给勾出来。
  「怎么了」姑姑不解的问道。
  「你那都弄脸上了」
  妈妈指了指她的脸颊,说道。
  「这不是很正常吗」
  姑姑疑惑道,转头又看向了李涛。
  李涛点了点头道:「颜射跟吞精都是很平常的事,你们可以互相学习学习。阿姨,帮姑姑把脸上的精液舔掉吧」
  妈妈脸一红,但还是听话的凑到姑姑面前,伸出舌头在姑姑微红的俏脸上舔舐起来。
  这下轮到姑姑僵住了:「这能吃」
  虽然以往李涛射完精液后,让她用嘴清理的时候,马眼上也会有一些淡淡的精液和前列腺液混合物,但那毕竟是少量,味道也不是那么重。
  可这射在脸上的,那可是最纯净最浓厚的乳白色精液,那海鲜的味道扑鼻而来,刚开始近距离闻到的时候,姑姑都微微有些作呕。
  虽然现在已经习惯了,但怎么也不敢想象,这玩意吃下去的味道,这得有多难受
  但她却没有在妈妈眼里看到一丝难受的表情,反倒像是已经习惯了一般,吃得津津有味的。
  舌头不断地在自己的脸上划动着,将那些乳白色的液体尽数卷入口中。
  「忘了姑姑从来没吃过呢要不要试试阿姨分一点给她」
  妈妈闻言,这才没有将卷入口中的精液尽数吞下,留了一半给姑姑。
  姑姑红着脸看着微闭着嘴的妈妈,犹豫了一下,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这才点了点头。
  妈妈凑上前去,吻住了姑姑的红唇,将口中剩余的精液尽数渡到姑姑嘴里。
  含着小半口精液,姑姑闭上了眼,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屏住呼吸,将口中的精液尽数咽下。
  直到全部吞入腹中,姑姑才敢微微喘气,好像也没什么太大的味道。
  而且在适应了精液的滋味后,反而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姑姑和妈妈两人再次看向了依旧坚硬着,斜指着两人的狰狞肉棒,再次上前一左一右的含住肉棒两边,前后舔吸起来。
  李涛看着两人尽心的服侍着自己,认真的帮自己清理着肉棒,一种恍惚的感觉传来。
  良久,他终于伸手,将妈妈的连衣裙的两条肩带拉下了妈妈的肩膀。
  妈妈略微有些羞涩,但显然也很高兴,配合着他缩回手,让裙子从自己手中和上身滑落。
  虽然依旧会下意识的捂住胸口,不让暴露出来的大半片乳肉走光,但这种害羞的行为,李涛并不会介意,反而会很高兴,妈妈也是知道的。
  裙子滑落到腰间,李涛又伸手去解开妈妈的文胸,随着文胸扣子被李涛也解开后,文胸直接被他从妈妈手中抽出。
  而后他扶着妈妈从地上站起来,裙子没了束缚,自然脱落掉到了脚踝处。
  依旧没有任何内裤的痕迹,妈妈害羞的夹着双腿,单手捂住了私处。
  李涛将妈妈放倒在床上后,妈妈就彻底光了身子。
  又转头去帮姑姑也脱起衣服来。
  姑姑同样没怎么反抗,任由他将自己的上衣和文胸脱掉后,甚至连裙子都没脱,只是被他推着卷到了腰间,就也被放倒在床上。
  还没等李涛帮她们调整好姿势呢,姑姑就直接爬着压到了妈妈身上,将她的双腿大大的分开,让自己的膝盖卡住,不让她闭合夹紧,手也直接抱住了妈妈。
  两人两对美乳互相挤压着,微微变形压扁了一些,向周围更加扩散圆润。
  显然姑姑还记着上次因为高潮无力,被妈妈压制在身下的场景。
  现在还没被李涛操弄,她力气多的是,妈妈可不会再是她的对手,绝对翻不起浪花。
  李涛看着这一幕,呵呵一笑,来到姑姑身后跪坐了下来,扶着肉棒抵在了姑姑的蜜穴口处。
  两片微红的丰腴美肉仿佛期待已久,中间的裂缝间早已分泌出不少的透明粘液,在期待着大肉棒的临幸。
  龟头在那条美缝上磨蹭了几下后,就缓缓插了进去。
  「啊」
  萧明默默的看完了视频后,将电脑关闭,久久无语。
  很快国庆如期而至,学校刚刚放假,他刚回到家不久,下班回来的妈妈就不好意思的跟他说,医院又有培训指标要完成,她必须出差几天。
  萧明只是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
  月初妈妈出差几天,李涛就又更新了她和姑姑的视频,这一次呢
  国庆节长假开始,妈妈一大早就拉着行李箱离开了家,在饭桌上给他留了一千块的饭钱。
  其实吃饭压根花不了多少,更多的还是留给他放假跟女朋友出去玩的开销。
  妈妈还不知道他跟李岚已经分手了,前段时间还问过萧明,怎么这段时间没有见她来找自己,也没见萧明去跟她玩
  萧明也只是随意的应付了几句,妈妈倒是没多想,她知道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似乎从来没有吵过架。
  妈妈也很喜欢李岚那乖巧的性格,几乎都已经将她内定为儿媳妇的人选了
  看着桌上的钱,萧明三下两除二的将早餐消灭掉,而后将钱揣兜里,回到房间收拾了一下,背着一个大大的旅行包出了门。
  十月五号,刚刚将两个美妇人操到昏厥的李涛,悄悄从床上起身,出了卧室来到边上作为杂货间的房间。
  打开了一台电脑,刚想将新拍摄的视频好好整理分类一下。
  在点开网盘的时候,忽然瞳孔猛地一缩。
  在那些他创建的文件夹外,多了几张照片。
  他很确信,这些照片不是他上传的,这是怎么回事有人动过他的电脑还是自己的账号被盗了
  李涛不明所以,还在想着要不要把密码改了的时候,手已经移动书鼠标,点开了那些照片。
  在点开第一张照片的时候,他的脑袋就犹如一柄重锤,狠狠地砸了他一下。
  一张他妈妈的生活照出现在屏幕上,正站在她自家阳台上,收着刚刚晾好的被子。
  第二张照片,李涛的妈妈穿着一熨得平平地o制服,走进了一家公司。
  第三张照片,他妈妈站在地铁里,应该是刚刚买菜要回家,似乎跟眼前拍摄之人认识,有说有笑的,被逗得微微用手背捂嘴轻笑着。
  第四张照片却是风格突变,照片由下往上拍,李涛的妈妈双手撑着地铁门,双腿微微分开,摄像头刚好拍到了她的裙底。
  内裤已经不知所踪,股间微红的两片嫩肉显示着她刚刚高潮过一次,一只男人的手在她裙底,将她的两片阴唇分开,露出了里面粉红的嫩肉,几滴细微的淫水甚至都滴到了镜头上,看起来有些模糊。
  你他妈是谁
  李涛在网盘里建了一张文档,愤怒的写下了几个字
  可惜无人回应。
  「操操操」
  杂货间里,不断地传出他愤怒的咆哮。
  好在卧室里的两人早已熟睡,房间隔音效果也还行,并未惊醒他们。
  十月六号
  李涛提前一天结束了跟姑姑和妈妈的双飞假期,搭上了昨晚就开始抢票预定回家的高铁。
  可惜国庆假期来来往往旅游的人太多,即使被他抢到了票,回到家时,也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
  即使如此,他还是在下高铁后火急火燎的打了辆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家,冲进小区,直往家里跑去,甚至都没有等电梯,一口气冲上了九楼。
  而在楼外的一处阴暗的角落,一个身影看着他慌不择路的冲进楼道的消防通道,嘴角一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条女士内裤,放到鼻尖狠狠地吸了一口气。
  「这滋味,确实让人上头」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