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作者:营养快线233      更新:2022-11-17 13:11      字数:6602
  「尊敬的各位领导」
  「各位来宾」
  「亲爱的老师们」
  「同学们,大家」
  「晚上好」
  「我是今天晚会的主持人丁双」
  「我是今天晚会的主持人秦同化」
  「多少年风雨兼程,多少年自强不息」
  「多少年春风化雨,多少年英才广布」
  「」
  「今天,让我们以赤子般的真诚、尊敬和庄严,向母校献礼,向母校致敬,向母校祝福下面我宣布:校庆晚会现在开始」
  伴随着热烈的掌声响起,第一个节目也拉开帷幕
  我和董沁没有在观众席上观看,正在后台准备,因为要上台表演,董沁今天穿了一身淡蓝色修身礼服,单肩吊带设计,露出修长白皙的手臂,礼服上身包裹住两个浑圆的玉乳,再往下就是盈盈一握的纤腰,屁股挺翘,将礼服向后突出优美的曲线,裙摆很长,开口处在膝盖正下方,露出雪白细嫩的小腿,裙摆后面还有拖尾,有三四十厘米还拖在地上,好在地上铺了层红毯,要不然我不禁会怀疑这礼裙会不会直接刮坏,最后就是董沁那小巧莹润的玉足上的银色高跟鞋了,有星星点点的碎钻点缀,在灯光的下反射着犹如星辉的光芒,整个人显得十分高贵典雅,气质恬静,而我就简单多了,只是在后面弹钢琴,就穿了一身纯黑的衣服,内嵌白色衬衣,打着深蓝斜白条纹领带,配合我一米八五的身高,自我感觉也是非常不错的,站在董沁身边应该不会让被人喷口水,要不是后台人多,就董沁现在的打扮就能引起我沸腾的兽血了,不过为了声誉,还是忍了下来,忽然想起欣瑜也是要表演节目的,但是看了一圈,也没看到她在哪里,不知道在哪里换衣服准备的,不再去想这个,看到董沁似乎有些小紧张,两只小手紧紧的抓着我的一只手,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要紧张,可是董沁反而更紧张了,这可不行,要再这样紧张,上了台不得出洋相啊,好在我和董沁的节目还有一会才开始,我拉着她走在角落,环顾四周,似乎没人注意,董沁不知道我要干嘛,迷糊的就被我拉了过来,我抓住时机,低头吻在她的红唇,手还不老实得在她的胸前轻轻的捏了下,董沁瞬间就红了脸,一把推开我,看向四周,发现没人注意才瞪了我一眼:「你干嘛这里人这么多,你想干嘛」
  我微微一笑,说:「没什么,就是想亲你一下」
  董沁耐不住我的调戏,轻轻的锤了我一下,逃似的离开边上,深怕我又干什么让人害羞的坏事。
  等了不知多久,终于听到主持人念到我和董沁的节目,因为我的偷袭骚扰,董沁已经从刚才紧张的心态下调整过来了,我和她走到入口,轻轻捏了捏她的手,在学校几千人的注视着走到台前,不说董沁,在后台还没什么,现在看着这么多人注视,连我都有些紧张了,调整好心态,走到钢琴前坐了下来,随着前奏响起,灯光打在我的身上,还算不错的技术也赢得了台下观众的掌声,紧接着就是清澈空灵的声音响起,董沁伴随着灯光也从幕后走出,刚一出场就引得学校男人的热烈注视,各种口哨声,嚎叫,掌声让操场很嘈杂,比我出场时热烈太多了,不得不说,美女的影响力就是强,加上董沁不俗的歌唱天赋,女生们也是羡慕嫉妒恨啊,没办法,她们实在羡慕董沁的天生丽质和才艺啊。
  在我的怀里
  在你的眼里
  那里春风沉醉
  那里绿草如茵
  就在某一天
  你忽然出现
  你清澈又神秘
  在贝加尔湖畔
  你清澈又神秘
  像贝加尔湖畔
  「啊呜,好」
  「美女能加个qq微信吗」
  「美女能约个会吗」
  「」
  哪有男人不好色,董沁的表演让他们把自己的内心表现出来,都是一群实实在在的色狼。
  表演结束,和董沁朝台下微微鞠躬,就下了台,去后台换了衣服就回到了班级的座位里,当然是收到了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了,不过在台上我没看出来,到台下之后我也发现有不少女生也都朝我看来,虽然不像男生那么明目张胆,也让我心中平衡了些,董沁就坐在我边上,看她小脸红扑扑的,鼻尖还有一点细汗,看来也是很兴奋,很高兴的,我悄悄握住了她的手,董沁朝我看来,露出甜美的微笑,没有抽回手,好在观众席没有灯光,显得有些黑,没人注意我的小动作,看董沁开始认真的观看表演,我就开始打量四周有没有好看的女生,这是男人的通病,哪怕他的媳妇或者女朋友再漂亮,看到美女都是仔细看看,可以天色已晚,灯光又暗,看不清楚,之好把目光投向舞台,也认真看了起来,女主持人丁双也是高三年级组的,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女,虽然不熟,但也认识,性感的穿着露出了雪白的大腿,也是我能继续看下去的原因,不过期间也有几个身材和长相还不错的女生上台表演过,也引起了一些恶狼的骚动,除了美女,就只有精彩的节目能让人眼前一亮了,不得不说,现在的高中生涉猎是真的广,竟然还有人表演戏剧中的换脸,有一副好的戏腔,着实让人惊艳了一把
  时间见见流逝,终于听到了欣瑜的节目,随着主持人的声音结束,舞台灯光一暗,正在众人纳闷的时候,一块有茂密丛林的幕布下降装饰成背景,然后一个装饰成花朵的一人高木台上缓缓站起一个人,如瀑布般的黑发顺直而下,淡绿色的裙子,背上有两对透明的翅膀,荷花似的裙摆下,白皙修长的美腿随着主人的起身展示出她完美的曲线,腿上皮肤细腻光滑,光着小脚丫,如嫩葱般的脚趾引人遐想,站在木台上,背对着观众,背景音乐一响,慢慢转过身来,侧对着观众,双手舞动,单脚踮起,一条美腿平伸,高耸的玉乳将衣服顶起完美的弧度,双肩裸露,整个人似乎要迎风飞翔,背上的翅膀开始煽动,人就缓缓升空,竟似乎让人感觉真的见到了一个精灵似的。地上装扮成花朵小草的人跟着节奏摇动,飘在空中的「精灵」也缓缓落地,被红花绿叶簇拥着,这才看清那「精灵」的脸,台下的人都窒息了,不是丑得让人无法呼吸,而是美得让人忘记呼吸,精致的妆容下五官是那么动人,深邃如黑宝石的明眸,小巧的琼鼻,红润得樱唇,尖尖的耳朵,真如画中走出的精灵,竟然是欣瑜。
  欣瑜很漂亮,我知道,她是我觉得除了妈妈外可能还有心理作用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生,平时虽然不怎么化妆,但也很漂亮,董沁虽然也很漂亮,但是比起欣瑜还是差了点的,可能是我习惯了她美丽,并没有让我觉得怎么样,反而她的调皮捣蛋,惹我生气的性格让我忽略了她确实担得起倾国倾城的俏脸,这一换了个形象,竟然让我的心也有些悸动。
  董沁也认出了欣瑜,不禁说到:「欣瑜好漂亮,真的跟精灵一样呢」
  我点了点头,附和到:「确实很漂亮,我也是第一次见她这个样子」
  说完看了看四周的人,似乎都在盯着欣瑜看,竟然没人大声说话,欣瑜的外表是具有迷惑性的,看起来甜美纯净,单纯无邪的样子,其实骨子里就是个小恶魔,也许在别人面前跟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样,但在我面前就暴露了她的本性,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沉寂了一会的操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男生们都大叫着,兴奋异常,都在打探这个女孩是谁,欣瑜在学校里很低调,基本不主动找人交流,朋友圈很小,除了同桌和玩的来的几个同学,别人都觉得她是个文静的女生,或者冷淡怕生的女生,别的班就更没多少人知道了,这一上场引起了多上少年骚动的心。
  紧接着舞台灯光一灭,整个舞台陷入黑暗,只听得见音乐的旋律,渐渐的,旋律加快,突然台上的灯「啪」地亮起,驱散了部分黑暗。台上只剩用「花朵」包裹的一个花球,接着慢慢地打开,欣瑜出来了。她向观众深深地低头合掌,抬起头来,露出了她的精致美丽的面庞,和那能说出万千种话的一对长眉,一双眼睛,静静地站立着。音乐声也进入了另一个高潮,欣瑜又开始舞蹈了,她的眉毛,妙目,手指,腰肢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在跳舞,随着她的动作,起了共鸣看她忽而双眉颦蹙,表现出无限的哀悉,忽而笑颊粲然,表现出无边的喜悦;忽而侧身垂睫,表现出低回宛转的骄羞;忽而张目嗔视,表现出含羞带怯的微怒
  欣瑜光着脚低头站在舞台中央,四周的「花朵」已经不见,音乐变得低沉,她周围没有人,只有下面黯淡的各色观众,以不同的神态审视着她。冥冥之中,我仿佛听见了她的心在不安地跳动。
  随着一串圆润的和弦滑落,灯光骤然聚集在欣瑜身上,她缓缓抬起头,露出明媚的笑容,随着主弦律响起,她舒展双臂,脚尖如蜻蜓般在舞台上点动,没有一丝声响。
  忽然,她轻盈一跃,身姿在半空中形成一道天然且完美的圆弧。她眨着眼,昂着头,如同一只高贵圣洁的精灵,观众席中传出一阵惊叹。她挥舞着双臂,悄然走动,接着,她抬起一条脚,另一脚尖点地迅速地转动,裙上的亮片在灯光闪烁的台上柔和的闪动,薄纱飞舞,如同一呆漾开的水花,灵动美妙。
  伴随着越来越欢快的舞动,「小花」,「小草」也慢慢出现,跟着「精灵」一起摆动,一起舞蹈。
  不知何时,音乐声已停,每个人都像大梦初醒般,拼命的鼓掌,还有不少人上台献花。
  看着这么受欢迎的欣瑜,特别还有那么多男生,我心里有点别扭,有些吃味,但我也为欣瑜精彩的表演而高兴,不知出于什么心态,用手机给她发了个消息:怪不得要保密,表演很精彩,很受欢迎啊,让我意外
  我把手机收回去,退场了的欣瑜的消息就回复过来了:哼哼,那还用说,怎么样,被我惊艳到了吧
  「确实,给你点个赞」
  「有什么用,来点实际的」
  「你要什么实际的」
  「我在三号临时更衣室门口,你来找我,我再给你说」
  「现在吗还是回家再说吧」
  「不要,就现在你不来以后就别指望我理你了」
  「行,行,行,我就来,你等我一会」
  发过消息之后我就把手机收起来,跟董沁打了个招呼后就悄悄的离开了,来到更衣室门口,欣瑜身上的衣服还没有换下来,俏生生的站在门口,我走到她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然后竖起大拇指:「欣瑜,你跳的真不错,我都录下来了,准备回家给我妈也看看」
  欣瑜不满的理了理被我弄得有些凌乱的头发,说:「你干嘛不要摸我的头,你以为我还是小孩子啊,真是的。还有别给舅妈看,我可不想丢人。」
  「那里会丢人,我妈看了肯定会夸你的,我感觉前面的节目都没有你的节目好看,放心,我可是在夸你,这是在说实话」
  「真的感觉你在骗我」
  「真的,我发誓」
  「哼,发誓有什么用,对我有没有什么改变,看你和那个董沁夫唱妇随,你肯定很高兴吧」
  我说她怎么突然叫我来,估计是吃醋了,当面给我颜色看了,但这问题怎么接,手心手背都是肉,偏向谁都不行
  欣瑜看我没说话,突然拉着我走向走廊尽头,我奇怪她要什么呢,抬头看已经到了厕所,心想难道她想上厕所,一个人害怕这才叫我来的但也不应该啊,怎么说叫谁也不会叫我啊,还没等我想明白,她一把把我扯进女厕所,好在厕所现在没人,要不然我岂不成了进女厕所的变态了,欣瑜打开一个隔间,把我拉了进去,然后又把门锁上。
  这情况,这场面,难道欣瑜忍不住了,想要逆推我从肉体上先董沁前征服我我有些兴奋的想到。
  「你在想什么,大变态」
  「没想什么啊,再说你这是什么称呼,为什么叫我变态我现在也没怎么你吧」我有些苦笑不得的说,大变态我很变态吗
  「难道不是」
  「为什么会是」我反驳到。
  「那你怎么」,欣瑜的话没说全,一双柔如无骨的小手却隔着裤子轻轻碰了碰我的肉棒。
  「我」,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刚来的时候我也没有勃起来啊,我竟然不知道我什么勃起了。
  「哼,你怎么解释我看你过来的时候就顶着个大帐篷,难道你没想什么龌龊的事也不怕丢人」
  听到欣瑜的话,我也开始反思,难道我一开始来的时候就准备干什么龌龊的事,难道我真是个变态或许只是自己不肯承认,心中最深处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更变态的想法
  我暗自惭愧:「对不起,欣瑜,我」
  「怎么,被我说两句你就打退堂鼓了,有贼心没贼胆」我都准备退缩了欣瑜却开始撩拨我了。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行动才是最正确的选择,直接搂过欣瑜的纤腰,看着欣瑜比平时更为精致的俏脸,我低头吻了上去,少女娇嫩的樱唇被我肆意的品尝着,不得不说,欣瑜现在的装扮对我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一边吻着她,一边双手向下滑去,抚摸在少女修长白嫩的大腿上,没有丝袜的阻隔,手感却一点也不输,同样的光滑细腻,让人爱不释手,欣瑜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一般的女孩这种情况估计还会矜持一下,欣瑜却很热情的搂着我的脖子,热烈回应着我的吻,感觉到我抚摸她的大腿,欣瑜却突然推开我,说了句等等,我有些猴急,不知道她要干嘛,就见欣瑜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双肉色透明裤袜,暧昧的对我说:「不想我穿上它你试试手感吗」
  心中激动,却装作毫不在意的说到:「怎么突然这么问,穿不穿有什么区别」
  欣瑜可不迁就我,毫不留情的揭穿我:「还装,你想什么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调调我不清楚,每次和你一起上学,看到街上穿着丝袜的女生,你的眼睛都会瞟上两眼。在家的时候,我和穿丝袜的时候,你的眼睛也会往我身上看。」说着有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继续说:「就,就连舅妈穿丝袜的时候,你也会偷偷打量,你总该不会恋母吧,要不然舅妈穿丝袜你都敢偷看,敢不承认你就是丝袜控」
  听到欣瑜的话,我的冷汗都快冒出来了,欣瑜怎么知道我偷看妈妈和她的腿,不说她自己,我偷看妈妈的美腿眼神都那么隐蔽,她是怎么知道的,嘴硬到:「你别乱说,我什么时候偷看你们了,再说偷看你就算了,我妈你可别乱开玩笑她是我妈」
  「哼,你还不承认,要不要我把照片给你看看,喏,这就是证据,真是死鸭子嘴硬,你就算再怎么丝袜控,也不能没大没小的看舅妈的啊,还好她不知道,要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欣瑜翻出手机,打开相册翻了一张照片给我看。
  我一看,这是几天前妈妈回家在玄关换鞋时的照片,我刚给妈妈打开门后,正在妈妈背后欣赏着妈妈弯腰换鞋时那挺翘的臀部和弯着美腿套上拖鞋时的诱惑姿势,她什么时候拍的,她不是在房间吗不过看角度是从楼梯那拍的,可能是当时看的太投入,竟然没注意欣瑜下楼来了不过她不知道的是,我不仅喜欢丝袜,我也是真的有点恋母,让我安心不少。
  看我脸色窘迫,一副辩无可辩的样子,欣瑜就得意一笑,然后又说:「安啦,我又没有跟舅妈告状,你不用担心,你想看可以偷偷来找我啊,不过得我高兴的时候」
  说话间她就已经穿上了丝袜,配合她现在的服装,这就是s的一个肉丝女精灵啊,我放下心中的忐忑,抚摸上已经套上丝袜的美腿,嗯,感觉很爽,已经有些忍不住了,我拉开了裤链,将肉棒放了出来,在欣瑜的肉丝美腿上摩擦着。
  这么特殊的场景,欣瑜也有很情动,小手握住了我的肉棒,缓慢的开始套弄,我的肉棒已经硬的不行,我也忍不住,就准备扒下欣瑜的裤袜和内裤开始圈圈叉叉,手才刚摸到裤袜边上,就被欣瑜拉住了手:「嗯别,我,我大姨妈来了」
  犹如晴空霹雳,大手停了下来,我不可置信的问到:「欣瑜,你没开玩笑吧,这都快欲火焚身了,你这笑话不好笑」
  欣瑜妩媚的白了我一眼:「不行你自己摸」
  我不信邪的往她两腿间摸去,就摸到了一个让我绝望的东西卫生巾。
  心中暗骂,有些恼怒的说:「你来大姨妈了怎么还来撩拨我,是不是呼吸想看我出丑」
  欣瑜一副天真无邪,无辜的说:「我可没撩拨你,是你自己有龌龊的想法,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找你来聊天的」
  「聊天聊天就聊天,那你拉我来这里干嘛」我还是不服气的问到。
  「嗯,我不想被别人看到嘛万一被人误会了怎么办」
  「呼,那你怎么不反抗,怎么不一开始就拒绝我」
  「你是我哥嘛,我不敢」
  看着欣瑜扑闪着大眼睛,委屈巴巴的样子,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了,明知道她是装的,可也拿她没办法看她嘴角微翘,就是故意折磨我的,气我这几天都和董沁一起,忽略了她,所以一开始就准备捉弄我,可这么不上不下的也不行,有心想让她帮我弄出来,可是不好意思开口,一时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的杵在那
  欣瑜狡黠一笑:「你是不是很难受啊,是不是想让我帮你弄出来」
  我也厚着脸皮点了点头,可欣瑜却装作很为难的说:「要是在没人的地方就算了,这里是女厕,说不定一会就有人来了,万一被人看到了,我和你就不用在这里生活了,被舅舅舅妈知道了,我怕你会有生命危险,要不你还是打电话去找你的董沁来泄火吧,反正她是你女朋友,被人看到了也没事,而我却只是你妹妹,爱莫能助啊,我要回去了,嘻嘻对了,趁现在没人,你也先出去吧,万一被人当成色狼我可不会替你证明的」
  说完对着我吐了吐小舌头,一蹦一跳的走了
  我欲哭无泪,没办法只能跟着出来,叫董沁来泄火肯定是不行的,要不然把董沁当成什么了,只能找个地方先冷静一下,这次真是被欣瑜给拿捏住了,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收拾她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