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梦回日本
作者:nujinglingg      更新:2022-11-17 13:11      字数:7077
  听完才知道还有这么个来来往往,嫂子说的我肯定满意,原来不是空口无凭,事实上我和朵朵的想法十分贴合,特别是经过晚上的第一次群p,而且她是以婊子的身份被几个男人淫虐,看着她被别的男人抽插,自己也把她当婊子那样对待,这种快感,只能说无法形容,如果说有的男人爱面子、要尊严,我并没有那种感觉,甚至想到自己的女人是一个漂亮到是个男人都想要干她的妓女,心绪就变得激荡
  提到和堂哥的「谈判」,嫂子的表情显得轻松而愉悦,堂哥承认和外面的女人有染,但是并不想离婚,嫂子同意这个条件,但是以后两人交友方面的事情,愿意讲则讲,不愿意则不讲,互不干涉,等她三十岁的时候两人再决定分分合合和生小孩的事情,我问嫂子不担心以后堂哥被外面的女人勾引走么嫂子说太了解堂哥了,他找女人也是长期在外,有固定的女人陪他睡更好,免得出去沾花惹草的,提出离婚只是男人面子上的原因,等他项目结束回来了,还会乖乖上她的床,回到这个家,听到嫂子这么有把握,稍稍放心下来,希望他两不会有问题才好。
  第二天是周日,睡的云里雾里日上三竿才醒,朵朵曲着身体面对着我躺再右边,嫂子四仰八叉的躺在左边,凌乱的睡衣无法遮住两人诱人的酮体,想想如此两个美人对我来说可以予取予求,性福无限,夫复何求,揉揉眼睛靠着床头,左手捏嫂子的乳头,右手揉朵朵的奶子,一点一点把她们唤醒,三人在床上打成一片,甚是欢乐。
  「你们两口子好好聊聊,早日请我吃喜糖,我就不陪你们了」,吃过午饭,嫂子打了个招呼拎包离开,知道她要陪客户,我们没有留她。
  「下午我们逛街吧」,想起那件「开裆」牛仔裤,想看看商场有什么可以改造的服装。
  「好呀好呀,好久没逛了」,思索片刻,朵朵表示想要邀请两个闺蜜一起,她们和自己家再一个小区,这样家里人就会知道,后面见家人就顺理成章了。
  这个计划当然没有理由反对,当我们来到约好的咖啡厅时,朵朵热情的朝不远的卡座走去,只见两个和朵朵年龄相仿大约二十六七的女郎优雅的坐那,身上的服饰一眼看上去就是高档品牌,朵朵介绍穿鹅黄色上衣,橙色长发,丹凤眼和网红脸的叫晓晓,圆脸、短发,肤色极其白皙的叫曾惠,仔细端详可以看皮肤下的血管,两人像是自来熟,打趣着不停问我们交往多久了怎么认识的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生小孩甚至问到有没有住到一起,按照之前设定的说法,我们说在她回国时认识,交往了两三年,正在考虑要不要见家长的事,要不是朵朵事先说她们并不知道她在外面的事,要不然我可不想藏着掖着。
  喝完咖啡吃了点水果和点心,三个女同胞开启购物模式,我紧跟在身后负责拎包拿东西,看她们一家家女装店看衣服、试衣服、买衣服,都是我翻译不来的英文品牌,标签价基本在五位数以上,看的我是不敢多说一句,老老实实跟在后头,差不多到饭点的时候,我的手里已经拎了大大小小差不多三十个袋子,要不是我身强体壮,可能早就跪地求饶。
  「来来来,都放下吧,不错不错,朵朵眼光还是蛮厉害的」,到达餐厅,三人开始认领各自的东西。
  点餐、上菜、吃饭,两人依然拿我和朵朵说事开玩笑,她两都是已婚少妇,开玩笑那是荤素搭配一点不少味道,我则假意青涩,应付到她们的老公到场,饭桌上人多热闹,差不多到九点才各自打道回府。
  「你这两闺蜜也不是省油的灯嘛」,回到家里,帮着一起整理衣物。
  「你不能打她们主意噢」,朵朵生怕界限出错,让我别越位,除了她家里有认识的人以外,别的女人都没问题,甚至可以帮我。
  「放心吧,我呀可不会笨到那么饥不择食的份上」,要说姿色,曾惠的肤色极其诱人,看起来吹弹可破,也不知道她老公怎么和她交合,晓晓因为生了小孩,胸部十分丰满,看那肆无忌惮的露出的事业线和少许乳房,她的男人应该不是保守的人。
  说话间朵朵的电话响起,原来家人听说她交了男友,她的大哥第一个打电话来问,并且说家里人都知道了,让我们明天一起回家吃晚饭,见家长,订婚期,而中间朵朵家曾委托律师单独约见了我,提出婚前财产的约定合同和婚后可能的家庭资产分配,虽说对方的家庭不会让我免费得到家产,甚至若是生了男孩要跟她家姓,我没有犹豫签了名字,因为我窥见了无需奋斗的生活,不用努力享受人生的未来,还有那醉生梦死的性福激情。
  数月后婚宴结束,告别家人和朵朵登上了飞往日本的飞机,名为蜜月实为性福旅程,因为我们的目的地是东京,第一个去见的人是朵朵心心念的藤井。
  四个多小时的飞机到达东京,到公寓已经天黑,第一次到国外,第一次到东京,第一次和人尽可夫的高级妓女、第一次和名正言顺的爱人出行,让我感觉不到一丝疲惫,拉着朵朵走进繁华的都市夜晚,东京并不像深圳或者上海有那么多的霓虹灯,也没有那么多的高楼,但灯火通明,让人一眼看去似乎并无完全的黑暗,没走多远看到好几家酒馆和酒吧,朵朵挽着我的胳膊不停的介绍着东京,她说这些小酒馆晚上的客人主要以上班族为主,我问第二天他们上班怎么办,朵朵说照样上班呀,日本的工薪族比国内的压力大的多,不舒缓一下会被压垮,转了一大圈回到公寓,听朵朵讲诉日本的风土人情,和国内媒体角度不一样,而真实的日本就在眼前。
  公寓是朵朵的家族产业,在我们决定来日本的时候,和租户解除了合同让我们住下,据朵朵说他们家族在海外的资产基本以家族基金的形式存在,管理不动产和投资资金,处置权掌控在家里当家人手中,其他人要么努力壮大家族财富,每年可以获得不错的回馈,要么像他这样,不工作、不惹是生非的,也能得到家族基金的支持和保障,而作为朵朵的老公,除了更多的工作机会和增加的家族生活费用外,并无什么存在感,不过对我来说,每个月我们得到的生活费,足够我们在任何一个繁华的城市滋润的生活。
  第二天朵朵精心化了妆,换上菱形耳坠,珍珠项链搭配绿色的挂坠,一袭奶白色的低胸长袖连衣裙,露出性感的肩胛骨和些许前胸,长发自然的甩在右侧,细高跟把她细长的双腿拉的更长,如此高贵的气质和美艳的妆容堪比我们婚宴时的新娘,来到藤井所在地,并不繁华的街道依然人头攒动,穿过匆匆的人群来到藤井的餐厅,热情的服务员引导我们坐到内侧的空位上,午餐的时点吃饭的还是不少,在朵朵的建议下点了吃的,环顾四周,餐厅老旧但是干净整洁,桌子间的留空不大但够用,容易让人忽略的是服务员都是女性,而且很年轻。
  「两位好,对我们的食材口味满意吗」,吃的差不多时,身侧一个中年男人笑着,鞠躬看着我们。
  「藤井酱,您太客气了,我回来了」,朵朵起身向对方鞠了一躬,甜美的笑意像是看到了家人一样,来人正是藤井。
  「你好,藤井君,我是袁远」,起身和藤井握手,之前已经有数次沟通不算陌生,眼前的他,大约近五十岁,个头比朵朵净身高矮一些,但身段结实,眼光十分犀利,寒暄几句后我们随藤井来到餐厅的楼上。
  闲谈过后,朵朵借口方便,离去之前回头看了我一眼,风情万种的眼神里饱含深意,我向她点头示意放心,和藤井开始了此行的正式交谈。
  「藤井君,可否让我看看朵朵之前和你签订的契约」。
  「我已经准备好了」,藤井拿出一个透明的文件袋,里面装着几张a4大小的纸张,「请过目」,契约是日文和中文写成的,甚至每一个条款之下,朵朵还用清秀的笔迹抄了一遍。
  除了一些权责、安全和违约条款,契约的主题是藤井为朵朵提供性调教服务,朵朵以身体支配权为交换,包括但不限于性交、肛交和口交等常规性行为,其次不能抗拒由藤井安排的男人、女人甚至是动物对她的身体进行的任何性行为,当36个月的调教课程结束之后,朵朵可以继续选择以身体支配权为代价,继续履行契约,以换取第二阶段调教和服务,而朵朵保存卵子和切断输卵管的微创手术,都是在藤井的秘密安排下完成,没有留下任何医疗记录,保存卵子和手术的费用也由藤井的公司负责。
  「我看完了」,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是真实的看到朵朵和藤井数年前签下已经签了如此契约,心里还是有些震惊和激动,看着朵朵每一条都如实的抄写了一遍,自然心里是清楚每一个条款,甚至是每一个字的意义,而最后的条款,是朵朵可以在三十岁之前,可以和藤井签订另一份终身合同,同样是以身体为代价,换取藤井集团对的培养和教育,包括家庭的庇护和另一半的终身性需求。
  「对接下来的事情,你有什么意见么」,藤井说话沉稳。
  「我想回去仔细看一下再做决定」,看着眼前谈吐和气,并无强迫和威胁的意思,似乎找不到让人发泄的点,而且木已成舟,朵朵的心思是要继续,这也是之前商量过的事情,要把自己独享的美人妻由他人支配,心里总有点不爽。
  「可以」,藤井停顿了一下,「觉得有一些情况你知道一下比较好」。
  「什么情况」。
  「你知道为什么离开日本差不多6年了,她还要回来么」,藤井说出了一个关键点,正如他所说,不管是在美国或者回到中国,朵朵都无需为这份契约担心什么。
  「朵朵的意愿我是知道的」。
  「不,我想说的是,中国也有数不完的男人,为什么她独独想要回到我这来」,藤井犀利的眼光看着我。
  确实,在国内和娱乐场所是联系颇深,就算担心有熟人,换个城市说不难,为什么来日本,一下居然想不到什么原因,难道眼前的男人有什么特别的手段一下语塞无言以对。
  「不过请你放心,既然邀请你来,还是要征得一下你的同意,对吧」,藤井的语气依然是那么「和气」,不过我已经听出来话里有话,我是不同意也得同意。
  思索片刻,我表示需要知道个为什么,对方话锋一转讲到了日本得黑社会的发展,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三大黑帮说起到目前的黑帮结构,明面上的派系和私底下的权钱交易,性产业、博彩业和毒品,是他们经济来源,而性产业是在政府在幕后统一管理之下,利益群体最愿意合作的产业,而他就是其中之一。
  「你的妻子,虽然是你的妻子,可是她是我们的资产,你明白资产是什么吧」,藤井如是说,没有捅破拿最后一层窗户纸,看得出来他失去了耐性。
  「好吧,我同意」,早就听说日本的黑帮了,没想到来到日本就差点翻车,好汉不吃眼前亏,要再不点头,估计自己走不出这里,心里是一百个草泥马。
  「顺便提醒你,如果你失去和她的夫妻合法身份,你将一无所有」,藤井笑着起身,跨出门口的那一刻停了下来,「对了,我给你七天的时间,之后记得把她送过来」。
  「怎么样你们谈好了么」,看到我面脸色不是那么好,朵朵收敛了笑容,依然问出了她的期盼。
  「回家再说吧」,和藤井达成了协议签了字,但是心里依然忐忑不安,拉起她往外走。
  「你知不知道藤井是黑社会的」回到公寓,第一个问题就问她。
  「知道呀」,朵朵无辜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倒显得我大惊小怪的,「别说日本了,就是国内的娱乐场所和那些酒店,哪个没有背景呀」。
  朵朵接着说日本的黑社会更是充斥大街小巷,只要不跟他们的利益冲突,他们也不会无缘无故的针对谁,何况藤井对她十分好,如同家人一般,之前帮她解决了不少烦事呢,双方获得自己所需,没什么可以担心的,叫我不用太紧张,慢慢的就会知道日本这个环境就是如此的。
  我又问她为什么一定回藤井这里,朵朵说她喜欢藤井家庭式管理的氛围,也喜欢他的调教方式和方法,还说在国内就和我说过藤井了,同样不用担心的。
  看朵朵说的如此轻松,想想没什么问题说的过去,心渐渐放了下来,商量着明天去取精液,把代孕的事情办好,然后在周边走走看看,完事后下周就去藤井那了。
  「老公你是不是好担心我呀」,淋浴间内,朵朵几乎完美的身段展露在我眼前,从认识到现在还不到半年时间,如此美娇娘已经在我怀里,忽然有种云里雾里不真实的感觉。
  「这还用问么,你可是我的老婆」,双手从后面抓住她的大乳房用力揉搓。
  「嗯嗯嗯我知道」,回头和我吻在一起,探索良久,「不管有多少男人进入我的身体,我的灵魂都属于你」。
  回到卧室的床上,朵朵的下体已经湿润的有些泥泞,朵朵说这是女人该有的状态才是,而我告诉她,这是一个高级妓女的基本素养,毕竟在别的男人手里,她始终如此的水分十足。
  「老公,你知道么,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情」,被压在身下的朵朵,眼神有些迷离。
  「放心,我会好好玩弄你的身体,让你装满精液,再去为别的男人服务」,话音末落跨在她的身上摆成69式,鸡巴进入女人的嘴里享受温暖的口活服务,我把跳蛋塞入她的阴户后,用按摩棒刺激外阴。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喉咙发出的声音那么的风骚,听在耳中如同男人的催情药,朵朵颤栗的身体语言展示着她内心的欣喜和兴奋。
  「卧槽」,朵朵忽然增大的淫水被按摩棒震的飞溅,几滴落到嘴里,每每看到她有如此多的阴水,不禁感概她是如此的淫浪,数秒钟后朵朵的身体忽然僵直,小腹急剧收缩,高潮的快感让她暂停了嘴里的动作,为了不让她「活动」,把朵朵的脑袋垂在床沿,鸡巴插进她嘴里的同时双腿夹着脑袋,最刺激的是,可以看到她的喉咙因为鸡巴的插入而鼓起来的景象,而后把她的美腿往回下压,我的手肘控制住的同时,双手刚好落在她的下体处。
  把跳蛋和按摩棒都开到最大频率,毫不顾忌的刺激朵朵那水漫金山的阴道,看着她被器具搞的一浪接着一浪,心里的满足和成就感十分强烈,虽说因为阳具插着她的喉咙,但是并不影响她获得高潮,甚至她说过喜欢这种几近窒息中的性快感,让她在高潮中快乐的如同灵魂出窍,颤栗高潮不断的颤栗不停的高潮,直到她抱着我大腿的双手无力的垂下,才放开她。
  看着她有气无力的娇喘,身上晶莹剔透的汗珠,大奶子因为颤栗的身体微微晃动,而这只是我们性生活的前奏或者开胃菜,我喘着大气调整呼吸,喝了口水,把她重新摆正后腰部垫着枕头,龟头沾着淫水直达深处,36e的大奶子在手里玩的如同变形金刚一样被揉捏,双嘴紧贴,舌头交融,两人合二为一。
  「越来越厉害了」,当后入式射了精,两人相拥着四目相对,朵朵如是说道。
  「此话怎讲」,接着她的话问。
  「更high了」,朵朵脸上露出依然那么迷人的翘嘴笑。
  「嘿嘿,下个礼拜就不用担心吃不饱了」,我笑笑,相信这世上还没有哪个男人可以满足自己老婆的胃口。
  「嗯,到时我不在家,你会不会孤单」。
  「我可以去找你呀」。
  「好呀,回头我给你办卡,可以优先约我」,朵朵放肆一笑,正牌夫妻过性生活,还要靠跟别的男人抢,说出去都没人信。
  「哈哈哈,何必呢,我找别的就可以了」,还没在日本玩过别的女人,不知道日本的妓女是个什么滋味。
  「可以噢,要是想看我,我们可以约人一起玩,你不是喜欢那样么」。
  「群p要约就约十个八个的,操死你」。
  「我是你妻子,随你呢,总之我不会反抗」。
  安排好了代孕、东京游了一圈之后,在约定的时间来到藤井的餐厅,到二楼之后藤井第一句话告诉我可以离开了,有事电话联系,看着朵朵点头示意没问题后,我一个人回到了公寓,忽然心里觉得有点空荡荡的失落。
  上网打开邮箱发现朵朵发了一封eai,她说从到那儿开始手机会被封存,她从藤井那争取到把她每天的监控视频发给我,这样可以知道她的动静就不用担心,但是视频看完之后必须删除,更不能外流,否则会有麻烦。
  忽然想到如果她的家人打电话给她而找不到人怎么办我立即回复邮件说出我的担忧。
  朵朵不在身边语言不通,出门不方便,只好网上转转,登录许久没上的论坛,没想到有一千三百多条末阅读的私信,原来发的和嫂子的性爱视频,挑起了这些色狼的神经,个个夸赞嫂子身材的,还有想要做朋友的,有的直白表示愿意付钱玩嫂子的,有的甚至说玩过这个婊子的,各式各样的人都有,把有趣的截图都发给了嫂子,一边等待朵朵的回复。
  第二天醒来,第一件事打开邮箱,没有朵朵的消息,第三天,一个礼拜两个礼拜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这中间,拨打过藤井给的电话,去他的餐厅找人问,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复,之后我多次以嫖客的身份到藤井的色情会所消费,根本找不到朵朵这么一个人,每每向那里的妓女询问她们有可能的动向,依然没能得到有用的线索,朵朵如同人间蒸发一般悄无声息的不见了踪影。
  十个月后,代孕的三个小孩出生,朵朵依然没有出现,藤井安排了保姆和奶妈,但是依然不告诉我任何有关朵朵的信息,一直到第三个年的某一个冬日的午夜,藤井来到家中,用手机打开一段视频给我看。
  只见朵朵跪坐在地上,长发已经剪成了短发,脖子上戴着厚实的铁项圈,身上穿着确切的说是日本的龟甲缚,绵绳陷进肉中,身体充血泛红,硕大的乳房根部一对铁圈卡住根部,把乳房缚的坚挺无比,乳头被十字钉穿过,挂着一串风铃,肚脐部位的穿环挂着一个红色的辣椒模样的饰物,十分显眼,面对镜头的朵朵脸上挂着那依然迷人的翘嘴笑,朵朵说,这视频是特意录给我看的,从回到日本接受第三阶段的调教之后,身体被父亲完全开发后,觉得一天都离不开这里了,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她决定把所有挣到的钱都给我作为赔偿,并且委托律师和我解除婚姻,三个小孩委托我交给她的家人后,两人再无瓜葛了。
  短短数分钟的录频,让我产生了很多的疑问,只是藤井依然不回答我的问题,给了我一张银行卡和一个盒子,说朵朵从今往后是他们集团的财产,盒子里是这三年作为你妻子的朵朵在集团的录像,包括调教的、接客的甚至是一些日常生活的,并且告诫我不要给他们惹事,藤井走后,我的脑子一片空白,这三年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回来为什么说永远不回来了而藤井离开时的凶相让我后怕,现在管不到朵朵是怎么回事了。
  第二天,定了机票带上三个孩子回到了中国,在机场朵朵的家人就把小孩接走,我孤身一人忽然不知道何去何从,住进酒店后,打开藤井盒子里的数十个贴着日期的u盘,找到最早的插进电脑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