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作者:小手      更新:2022-11-20 21:20      字数:3089
  鼎恒悦别墅后山,一对年轻男女沿着山路一直走到了树林深处,这里林高叶茂,很是幽静。
  男人搂着女人的纤腰,轻抚着女人的身体。两人亲吻着,抚摸着,动作越来越狂野。
  突然间,男人抬起头来,身旁边的树林变成了悬崖,男人走到悬崖前另一个男人的身后将他推了下去,水洛呆呆的看着那个被推下去的男人,变成了自己。
  水洛只听见山上的男人搂着自己的妈妈曲优冰,正在疯狂的交欢做爱,发出阵阵淫荡的叫喊。而他自己,随着身体的掉落,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
  水洛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喘着气。为什么会做样的梦难道是因为今天晚上碰见安秋涵的事难道是我答应妈妈的事是个错误的决定
  水洛觉得自己心里堵得慌,用力捏了捏自己的头皮,突然发现自己下面硬的厉害,好像血液都要从那里冲出来,有种涨痛的感觉。
  水洛看了看时间,才凌晨三点钟,身边的曲优冰还在睡梦中,一条玉腿压在水洛的小腿上,薄薄的床单只盖到胸口下,两个大奶子裸露在外,在昏暗的房间里特别显眼。水洛看到妈妈的性感撩人的身体,顿时欲望高涨,掀掉盖在美妇人身上的床单就压了上去。
  曲优冰也做梦了,睡梦中,温文尔雅的儿子突然变得残暴,将她剥光了捆绑起来,勒紧的绳子让她都喘不过气来,但是她好兴奋,好舒服,好快乐,好爽啊。曲优冰惊醒过来,她不相信自己会那么的淫荡,看着压在她身上,让她又爱又怨的小冤家儿子。
  「小色鬼,你就不能消停点吗,现在才几点啊」曲优冰虽然在调笑儿子,可从她说话的语气中可以听出她内心还是很兴奋的,一般两人清晨做爱都在六点钟左右,今天天还没亮呢,儿子就迫不及待压到她身上去了。
  水洛见妈妈醒来,干脆开了灯,房间里顿时一片明亮。
  曲优冰全身赤裸着,灯光下她的阴阜上浅色的阴毛的毛根都看得清清楚楚。
  若是平时,水洛肯定会细细把玩抚弄一番后才会插入,但这时候的水洛急于发泄,架起了妈妈的双腿,将他硕大的龟头对准了微微张开的小骚穴,没什么前戏就将怒挺的肉棒一杵到底,洞穿了美妇人柔软但却是半干半涩的小骚穴。
  啊曲优冰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她似乎迷上这种暴力般的占有,快感中夹杂着细细的疼痛,比起平常的性爱来,有种让人癫狂的刺激。
  但是,曲优冰很快就发觉了儿子的异样。儿子的疯狂让美妇人想起了水柔舫与儿子来别墅那天的第一次,儿子暴力的一面让她胆颤心惊。
  水洛一手抓着妈妈的大屁股,一手抓着妈妈的大乳房,两手都用力捏着,揉着。
  「哦,小混蛋,轻点儿。」曲优冰拉着儿子趴到她身上,让儿子动作轻缓一点儿。
  水洛被梦境压抑着,想着快些发泄,没注意到妈妈的小骚穴还没完全湿润,这么粗暴的进去会感到疼痛。
  儿子一波又一波的抽动将曲优冰的思绪搅得乱飞,美妇人双手尽可能的抓着床单,好像不抓着,她的身体就会被男人捣碎。这坏家伙,越来越用力了曲优冰觉得自己被儿子操得灵魂都要飞了。
  美妇人睁开迷离的双眼,眼前的儿子让她感到心慌慌的。儿子的眼神有些空洞,好像灵魂被什么东西控制了。
  「小洛,你到底怎么了」儿子那种发呆空洞的眼神让曲优冰感到有些害怕。
  「没什么,就是特别想和妈妈日屄。」房间里只剩下「叽咕叽咕」的水声和「啪啪」的撞击声。
  曲优冰看着压在她身上的儿子,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高大的儿子如同她生命里的王,占有和支配着她的一切,她的肉体,她的灵魂。让她不敢生出,哪怕是半点的反抗之心。
  水洛粗大的肉棒每一次都尽根没入,接着又快速拔出,龟头边缘刮过柔软的阴道肉壁,带着美妇人一阵阵的酥软。胸口那对丰硕柔软的大乳房随着儿子的每一次进入而颠簸颤动着,仿佛要把曲优冰的心都给挤出来一样。
  两人下体的结合处已经是一塌糊涂,淫水随着儿子的抽插早已淋湿了曲优冰身下的床单,两人性器结合处更是泥宁不堪。
  曲优冰放荡地呻吟着,全力迎合着儿子的进攻,试图用她娇媚的身体,软化儿子的暴戾
  水洛脑子一片空白,这个时候他不愿想起王焱的事情,他只想用美妇人的肉体,用无尽的发泄来麻痹自己。
  水洛用这一种姿势干了很久,曲优冰都泄了好几回了,他的肉棒还硬的像块铁一样。
  「小洛你怎么了快停下来」男人的撞击带来的不单纯是那种快感了,还有种火辣辣的感觉,这让曲优冰第一次体验到了被儿子征服的情景,她的私处肯定又被儿子弄肿了。
  曲优冰都快哭了,儿子还是像机器一样插着她的肉穴。儿子咬着她的一个乳房,一手抓着另一个,用力搓揉着,虽然很疼,曲优冰都不敢让儿子松开她的乳房。
  终于,在曲优冰肉体麻木,精神要崩溃的时候,身上的男人突然吼了一声,然后就压在了她的身上一动不动了。水洛强有力的射精让曲优冰感到她的阴道里有股热流席卷了她的全身,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
  水洛有种脱力的感觉,压在曲优冰软绵绵的身上一动不动,脑了里全是自己往下掉的样子。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一个梦呢难道是将要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吗,并且还与妈妈有关,看来自己需要早做准备啦。
  慢慢恢复意识的曲优冰被水洛沉重的身体压得喘不过气来,用尽力气将水洛的身子推开,看到自己的小骚穴裂着一条缝,红肿的阴唇被淫液浸泡得像是熟透的蜜桃一样,水光发亮。
  曲优冰用湿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小骚穴,又用床单裹住了两人的小腹,然后侧身轻轻搂住了儿子强健的身躯。「小洛,你是不是有心事」
  水洛从梦中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看着身边性感妩媚的妈妈。美妇人右边的乳房上留着两排清晰的牙印,中间还有丝丝血痕,显然是皮肤下面的毛细血管破裂了。左边的乳房上只留下了他乱掐的瘀痕,虽然不像牙印子那么显眼,但也能想象刚才他手指是多么的用力。
  「妈妈,对不起,疼吗」水洛的手指在曲优冰的乳房上轻轻抚过。
  曲优冰愣住了,搞不明白身边的儿子是什么情况,刚才暴虐的像魔鬼,现在又像做错事的孩子。这不是明知故问嘛,你让我这样咬着试试曲优冰暗自腹诽,却又装着无所谓的样子柔声说道:「还好了,你下次不要这么用力就好了。」
  咬都被咬了,曲优冰也只能认了,难道她还能从儿子身上找回来不成。况且那一声「疼吗」让曲优冰有种莫名的感动,觉得受再多的疼痛也值了,不想跟儿子再计较。
  「都是妈妈的奶子太大了,我忍不住就想咬上一口。」水洛嘿嘿笑着,手指拨弄着美妇人那小樱桃般的乳头,不得不说,曲优冰的大蜜桃乳房摸上去手感真的很好。
  儿子的称赞和抚摸让曲优冰受伤的心又好受了些,美妇人握住了男人的手指问道:「小洛,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你刚才的样子好吓人。」
  「我没心事,就是刚才做了个梦,所以特别想跟妈妈日屄。」
  「你也做梦了梦见什么了」曲优冰想到刚才她也做梦了,想到梦中自己淫荡的样子,难道是上天对她的某种暗示,她真的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我和你去爬山,你为了其他人把我推下悬崖。」
  曲优冰当然不知道水洛是在骗她,以为水洛真做了这样的梦,心里有些惶恐,连忙说道:「小洛,你是不是白天又胡思乱想了,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我是你妈妈,什么都依你的怎么会推你。在妈妈心里你是最重要的,没有人能跟你比。」
  「我也不知道,只是想到以后妈妈可能会背叛我,离开我我就心里非常的恐惧愤怒。」
  「别在想了,妈妈心里只有你一个,妈妈永远都不会离开小洛,现在你该满意了吧,睡吧。」曲优冰关了灯,房间又是一片黑暗,她将赤裸的身体贴到儿子身上,还拉着儿子一只手压在她的大乳房上。
  黑暗中水洛睁着双眼回忆着最近发生的一切,他感觉自己变了,变得易怒,疯狂,黑暗,嗜血,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但他不得不向这方面继续发展,他要想保护好妈妈,保护好自己的女人,他就得变的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