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母子争吵
作者:一只软泥怪      更新:2022-11-21 17:24      字数:5319
  第二天中午,小洋房,一楼厨房,母子俩正在忙活着午饭。
  陈丹烟上身一件紫色毛线衫,勾勒出胸腰姣好的线条,下身一条黑色弹力铅笔裤,令双腿显得格外挺拔修长,腰前系着一个蓝白的格子围裙,妥妥的邻家少妇,清丽有韵味。
  她乌黑浓密的秀发用一个小皮筋绑了个马尾,绕过雪白的后颈搁在右肩上,温婉有型,随着手上的动作,整个娇躯都摆动出一种独特的熟妇韵味。
  脚上踩着一双粉色的棉拖鞋,裸露出来的一段脚踝被包裹在透明的玻璃丝袜内,肌肤隐隐可见细腻光滑,看起来诱人无比。
  旁边的陆远就被熟透的警花熟妇吸引得时不时目光瞥过去,不断从那丰熟的胸部、纤细的腰部还有挺翘的臀部划过,包括那玻璃丝袜包裹下极具颗粒感的精巧脚踝。
  鸡巴已经在裤裆里悄悄的硬了起来,要不是他提前有预料,看到母亲穿这样就把鸡巴用内裤竖绑在肚脐上,不然绝对露馅。
  但他不受控制的又怀念起了那个母亲聚会醉酒归来的夜晚,那是他唯一拥有母亲的一次。
  那次的他把一切的伦理观念都抛在脑后,才铸就了这样一次大突破。
  但如今的他,已经不可能再那么冲动了。
  没多久,门铃响了,两人都知道谁来了,陆远道,“我去开。”
  陈丹烟应了声,目光看向了去开门的陆远,贝齿咬上了红唇,仿佛有些紧张与纠结,就好像到来的不是儿媳,而是某种类似敌人的存在。
  门开,一身白衬衫搭配咖啡色半身裙的裴语嫣出现在门口,手里各提着两个大纸袋,里面是衣服还有化妆品。
  陆远把女友迎进门,在门口换了拖鞋。
  裴语嫣提着两袋东西一边朝里走一边朝厨房微笑道,“阿姨,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随便带了些东西给你。”
  早就转回目光以免被发现的陈丹烟这时才装模作样的像刚看见两人而转过头来,笑道,“不用那么客气,东西放下吧,准备可以吃饭了。”
  看陈丹烟的样子好像不那么排斥自己,裴语嫣心中松了口气,但她没理会陈丹烟的客气,主动上前,说道,“阿姨,我给你打打下手吧。”
  越是这种时候,越要表心意,让岳母开心。
  “不用了,你坐着就行,”陈丹烟拒绝道。
  “阿姨,你就让我上上手吧。来了这么多回,这厨房我还从没进过呢。”裴语嫣不放弃道。
  “都快做完啦,没什么你可以帮忙的啦,”陈丹烟继续忙活道。
  这时,陆远也对裴语嫣说,“你坐着就行,我进去帮我妈。”
  裴语嫣点点头,但还是站在厨房外看着两人。
  陆远进去后,陈丹烟嘴角划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跟着她却变脸道,“这媳妇还没过门呢,就知道心疼啦不把妈当回事啦”
  “哪有妈,语嫣对厨房这里都不熟悉,进来反而帮倒忙,还是我跟你配合更默契。”陆远说道。
  “你就贫吧你”陈丹烟用纤长的葱指戳了戳儿子的额头。
  这温馨的母子一幕落在裴语嫣眼里,像是有心人故意做给她看,让她心里浮起一丝说不出的苦涩。
  仿佛她是局外人,母子俩人才是该一起走下去的组合,而她却在试图强融,试图拆散,使她心里浮起一种罪恶感。
  这顿饭,注定要吃不痛快了。
  忙里偷闲的陈丹烟装作转身拿东西然后看了眼身后厨房外站着的裴语嫣,捕捉到对方脸上的苦涩后,心里扬起一丝得意,又不禁看了眼旁边的儿子,看他被自己治得服服帖帖,心里得意十足。
  吃饭的时候。
  “来语嫣,多吃青菜,”给裴语嫣夹完,陈丹烟又转而给儿子夹,但是夹得明显要比前者多。
  “妈,够了,碗都装不下了。”陆远埋怨。
  陈丹烟才轻轻一笑,停了下来,然后有意无意的看了眼裴语嫣的表情,捕捉到对方脸上的一丝郁闷后,嘴角划过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一顿饭下来,裴语嫣基本插不上话,都是母子俩在沟通,她像个局外人,完全融不进来。
  而陆远恋母,便也沉浸在和母亲的交谈里,自然而然的冷落了旁边的女友,一顿饭吃完后,他甚至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若无其事的跟陈丹烟进厨房洗碗。
  但裴语嫣的性格就是不争不抢,不管陆远对她做什么,只要陆远肯让她留在身边,那么她不会有任何怨言。
  碗洗完后,三人齐聚客厅,这时陆远才想到裴语嫣,因为好久没同房了,有性需求。
  但看着两人上楼,坐在沙发上的陈丹烟却目光幽邃,不知又在酝酿着什么想法。
  一进门,两人就吻作一团,许久没做了,彼此也是想得很了。
  当裴语嫣蹲在门前给陆远口交时,表情阴翳的陈丹烟缓缓走上二楼。
  她来到两人所在的房门前,听着裴语嫣口交的声音,粉拳握得死紧,光洁的额头上青筋横跳。
  当两人在门后干起来后,像是随时会因此爆炸的陈丹烟却步伐稳定的进了隔壁的书房。
  但见她开着门,把隔壁卧室里两人的声音放进来,自己抽张椅子坐在房中央,两条修长的铅笔裤腿踩上椅子,大腿和耻骨形成一个“”型。然后两只玉手拉住裤腰,把裤头脱到后膝盖的位置,露出超薄玻璃丝袜包裹下的丰满玉胯。
  惊人的是,里面竟然是一条白色的蕾丝内裤,严肃的警花过去绝不会毫无理由穿这么骚的款式,看来如今她确实有些不一样了。
  阴唇的形状隐隐约约的在内裤的纤薄面料上显现出来,秀气而精巧,足以让任何男人惹火。
  她先是伸出右手食指,纤长玉白,在私处上,隔着薄薄的玻璃丝袜和白色蕾丝内裤,轻轻的按揉起来。
  另一只手抓稳椅角,避免身子掉下去。
  绝美的俏脸微微后仰,乌黑的马尾垂落在椅背上,露出迷人而妩媚的表情,白皙的贝齿轻轻咬着红润的下唇,柳眉微蹙。
  当隔壁的声音大起来后,她惊人的把玻璃丝袜和蕾丝内裤都推到了膝盖上,于是一整个饱满肥沃的玉蚌显露而出,颜色微微暗红,应该紧闭的阴唇因为主人的动情微微有些打开,将里面难见天日的媚肉显露出冰山一角,令人惊艳。
  嫩嫩的表面上,还浮着一些淡淡的水分。迷人而粉嫩的阴蒂,俏立在粉粉的阴蒂包皮里。
  整个蜜穴呈现出收口荷包形状,难以想象,如果一个男人把鸡巴捅进去,这个荷包会收拢成什么样,不仅警花会发出动人妩媚的呻吟,男人也肯定会爽死。
  但迄今为止,体验过这个穴的男人不超两个,一个是陈丹烟的酒鬼丈夫,早已被“发配边疆”,另一个则是她的儿子。
  但儿子到现在,也只体验过一次。
  青葱的玉指就这么悠悠的插进了肥沃的蜜穴里,挤出了不少的水分,淫靡极了。
  伴随警花撩人心怀的呻吟,在泥泞紧致的蜜穴里持续的抽插起来,但看那花蚌开开合合,粉嫩的媚肉时隐时现,不停的吐出可口香甜的乳白蜜汁。
  这位叱咤整个江南警匪界的玫瑰警花,竟然听着儿子跟女友做爱的声音在家中的书房里自慰。
  当隔壁两个年轻人因高潮而发出喊叫时,警花的玉指也深陷荷包,包口收拢,随着那紫色线衫下的平坦小腹一阵阵的抽搐,以及一阵阵撩人心怀的呻吟,被玉指堵住的阴道狠狠的泄了。
  警花喘息许久,凤眸没有焦距的凝视着前方,玉指还卡在蜜穴里,但蜜汁还是溜溜的流出在了手上。
  绝美的俏脸浮起一丝潮红,乌黑的发丝间沾着一些汗珠。
  高潮后的警花,也是那么可爱娇人,令人想要怜惜。
  当隔壁开始了第二轮战斗时,清醒过来的警花也开始清理现场,但整个房间里已弥漫了她独特的体香和体内的那种蜜汁媚香,任何男人只要一闻到这个气味,马上就会坚硬无比,甚至丧失理智,然后沦为警花裙下的奴臣。
  绝色尤物,绝不是说说而已,只是香气,就足以令所有男人蚀骨销魂。
  接下来的警花,一直没有越界。尽管她再如何因儿子而发情,但绝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因为这会影响到儿子和女友的生活。
  乱伦,终归是不被允许的,当母亲的,是绝对要把控好这个界限的。
  她不再主观的影响陆远和裴语嫣的来往,允许他们约会,做爱,到家里,她也会默默的只在隔壁的书房里听两人的声音来自慰。
  仅此,她就满足了。
  但是百密一疏,尽管警花每次对现场的清理都十分细心,但长此以往,某天,终于还是让陆远捕捉到了蛛丝马迹。
  那天他和女友在房间做爱,中场休息,他挺着个湿漉漉的大鸡巴就跑到走廊,想去一楼拿点东西,在他的认知里,母亲陈丹烟此刻应该关门在书房里工作,然而实际上陈丹烟在房间里自慰,他就这么直接撞破了陈丹烟的秘密。
  母子两人当场尬在了原地,素来从容不迫的陈丹烟此刻也忘了该说什么,其实又能说什么,证据确凿,无从狡辩。
  陆远只看了一眼母亲那雪白丰腴的胴体,就跑回了自己房间,找个借口让裴语嫣先离开,然后穿上衣服重新来到书房,想跟陈丹烟对峙。
  此刻的陈丹烟也一身白色睡裙衣着整齐的坐在书房书桌前,桌面上摆着两本书,尽管是翻开的,但母子彼此心照不宣,这只是个掩盖尴尬的幌子。
  陆远咳了咳,叫了声“妈”。
  “嗯,”陈丹烟视线落在书本上,心不在焉的应了声。
  “你唉”仿佛有很多话想说,但最后陆远只叹了一声。
  “没事,你想说什么就说,”被戳穿秘密的陈丹烟,却反而更勇敢。
  “我本来想当做没发生,后来想想这太自欺欺人,而且,我实在阻挡不了心里的好奇。”陆远看着陈丹烟窈窕的秀背,“妈,你为什么这么做”
  他指的是陈丹烟听他两人做爱的声音自慰。
  “没什么,妈也是有需求的人。”陈丹烟依然背对着陆远说道,声音平稳,毫不紧张。
  “但是,听我和语嫣同房的声音,这太奇怪了吧”陆远显然不是这么好骗的。
  “很久没尝肉味的人,是会变得比较变态,你要理解妈。”陈丹烟道。
  “妈”陆远想说要不还是把父亲叫回来吧,但心里的嫉妒又让他闭上了嘴。
  但他心里有一丝疑问,有需求,买个振动棒就可以,那玩意档位很多,足够猛烈,完全可以满足她的需求,何至于要做这么冒险的事,听他和裴语嫣的墙角
  素来有些呆的陆远,在这一刻难得的爆发出了侦探能力,只是爆发的地方有些奇怪。
  “妈,你是不是,有别的原因瞒着我”陆远问。
  “没有,就是这么简单,”陈丹烟不想告诉儿子她其实也恋子的实情,反正她的形象崩了就崩了,儿子还能继续好好生活就行。大不了以后她就买根棒子来,不再冒这个风险。
  “追求刺激,有很多种,您却选择了最奇怪的一种,您肯定有事情瞒着我。”陆远看出了陈丹烟或许有某些心理疾病。
  “没有的,你想多了,”陈丹烟还是坚持。
  两人沉默,房间里安静了许久,陆远忽然道,“妈,您是不是也有些恋子”
  “没有,我没有,你别瞎说”陈丹烟忽然像被踩中了尾巴,坐在椅子上发癫了起来。
  “您吃我和语嫣的醋,您不想看到我和语嫣来往,您对我有特殊的爱,超越寻常母子的爱,这些我早就看出来了。但过去的我太傻,太愚钝,并不清楚这是什么,但现在,发生这件事情,我清楚了。”陆远斩钉截铁。
  陈丹烟安静了下来,沉默着。
  “既然我们彼此对对方都有感情,我们没必要把对方向外推,干嘛要互相折磨”陆远想不明白。
  “因为我们是母子,”陈丹烟说道。
  陆远沉默了一会儿,“这个关系,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当然重要,”陈丹烟依然背对着儿子,“突破了这个界限,我们永远没办法再正常生活,我和你都将遭受世人的白眼,我的工作也会因此丧失。”
  “这是条不归路,踏上以后就永远没有回头的余地。”
  “那不被发现不就可以了吗”陆远说道。
  陈丹烟停顿了一会儿,“不可能,而且,你应该有一个正常的生活,不应该和我乱来。”
  “可我想跟你乱来”
  “闭嘴”陈丹烟起身转身,语气和眼神忽然阴翳得可怕。
  “我不能因为自私强把你留在我身边,你变成这样,我有很大责任,你应该自己组建一个健康圆满的家庭,而不是继续跟我在这小洋房里胡来。趁现在一切还有得说。”陈丹烟道。
  “妈,您不觉得您在自欺欺人么如果你真的这么想,你今天就不会作出这种事了。如果不是我碰巧发现,我还要一直被蒙在鼓里。”陆远道。
  “这件事情是我的问题,但至少,你可以当做没看见。”陈丹烟咬着唇说道。
  “我怎么当做没看见”陆远也有些激动起来。
  “我不想再看到您这样了,我不想再忍了”陆远大喊。
  “你别叫,待会被邻居听到”陈丹烟惊的跑向陆远把儿子嘴巴捂上。
  但陆远却十分大胆的顺势揽住了陈丹烟的腰肢,按进他怀里。
  陈丹烟吓得马上挣脱。
  陆远说道,“妈,我们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陈丹烟跑到桌边,捋了捋凌乱的头发,眼神有些躲闪的道,“你今天有点疯了,你快点回房,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我不”也许是压抑太久,陆远表现出一种以往不曾有的坚定和疯狂。他疯了般向陈丹烟跑去。
  陈丹烟没想到儿子会这么疯狂,直接被儿子抱了个全部。
  陆远的手在陈丹烟的臀、腰、腿上疯狂揉捏,把丰熟的胴体揉得乱七八糟。
  陈丹烟每每把他的手挪开,转瞬又被他抓了个严实。
  惊慌失措之下。
  啪
  两人都懵了。
  “小远”陈丹烟看着自己通红的手心,还有儿子通红的左脸。
  陆远愣了愣,猩红的眼神转瞬间恢复正常,他摇摇头,叹了口气,“对不起,妈,是我冲动了。”
  向门外走去。
  陈丹烟下意识想道歉,从小到大,她从没这样打过陆远,但最后,基于现状,她只叹口气。
  门被陆远关上后,刚才还火热的书房,此刻一片死寂。
  陈丹烟靠在书桌边,身上的白色睡裙凌乱,有不少陆远的掌印,但已没工夫和心思整理。
  或许她始终没想到一场交谈会演变成现在这样,如果一开始就知道,她或许就会把陆远直接拒之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