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如愿
作者:astorya      更新:2022-11-21 17:24      字数:6088
  「王定一」夏语冰堵住莫海的去路。
  刚上完洗手间的莫海,被夏语冰堵在卫生间门口。
  「哦」莫海迟疑了下,「怎么了」
  剧本上写的是角色是胖子,莫海却没有否认王定一的称呼。
  「你为什么要来家里」
  「妍妍,我和陈亮是好兄弟,来好兄弟家里不是很正常的吗」莫海轻蔑的说道。
  「你叫我妍妍吗」
  「抱歉了,我忘记你现在是陈亮的老婆了,不叫就不叫」莫海沉吟了一下,小声问道:「苏妍」
  夏语冰浑身一颤,剧本上写的是妍妍,他早就知道是妍妍就是苏妍。
  「陈亮不在,你可以换个称呼」夏语冰侧了侧身子,看着客厅说道。
  莫海含情脉脉的看着夏语冰,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夏语冰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待着。
  「可以叫你妍妍吗」
  夏语冰突然感觉一阵酸楚:这不是夏语冰想要的答案。
  夏语冰睁开了眼睛,婆娑眼帘里面尽是莫海充满爱意的眼神。
  「嗯」夏语冰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只要你喜欢,怎么样都行吗」
  「当然了,你可是我老公」夏语冰差点脱口而出,突然意识到什么改口说道:「你可是我老公的好朋友。」
  「而且我们还是同学。」莫海接口道,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情绪。
  夏语冰本来已经说服自己接受莫海的其他人格,不管哪个人格都是莫海世界的一个投影。可是看到眼前的莫海居然对苏妍一片痴情,夏语冰顿时有点难受。
  作为医生,她能够理解莫海,他现在只是王定一的人格。
  作为妻子,她无法理解自己,本以为医生的职业让自己对两性情感已经看得很开了,却在莫海这里就不灵了。
  莫海俨然就是王定一,甚至已经认定自己就是苏妍了。
  甚至自己从一进门开始,莫海的意识里面就认定自己就是苏妍了吗
  虽然夏语冰不知道王定一,苏妍,陈亮三者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隐隐感觉莫海也是牵扯其中,甚至应该知道自己更多不知道的事情。
  为什么王定一人格这个时候会在莫海身上出现
  和剧本有关吗
  这个剧本是根据莫海治疗记录写的。
  等等,夏语冰突然发现自己可能想错了,如果这个莫海的治疗记录并不是莫海的,而是王苏陈三人的故事在莫海世界里面的投影,其中又混杂了莫海自己的内心想象,又将如何呢
  夏语冰心中甚至有个大胆的想法:甚至根本就不是莫海的治疗记录,而是王定一人格的治疗记录。
  苏妍现在是王定一老婆。可是此时莫海王定一修改的剧本为什么又让苏妍称为陈亮的老婆。
  王定一dy
  夏语冰脑海不断浮现着各种画面,突然觉得dy好像在哪里见过。
  对了,是那份记录。不久前在莫海电脑上看到的记录,记录编号依稀是
  dy难道dy就是王定一的名字缩写
  夏语冰的思路逐渐清晰起来,还好没有过多久,夏语冰依稀好像记得记录上的内容:本来以为实验就这样结束,没想到还会再次遇到他。
  他变温顺了不少,就像陈亮一样。
  难道他又想欺负陈亮的女友。
  夏语冰心中的乱麻慢慢解开了,就像扭在一起的nda螺旋结构在酶的作用下逐渐解开了。
  莫海这个治疗记录是停留在过去某一段时间,一定是王定一,苏妍,陈亮三人有关。为什么和现实情况不同,显然莫海是加入了其他元素,然后才置入自己的世界。
  或许完成莫海的剧本,莫海这个世界的投影就会浮出水面了。自己知道的剧本肯定只是冰山一角,莫海心中的剧本肯定不止这些。
  可是要怎样才能触发莫海心中的剧本呢
  同学从王定一对苏妍的称呼上看,应该还是学生时代吧。
  夏语冰心里不断咀嚼着王定一,苏妍,陈亮三人的故事。
  苏妍是爱着陈亮的,王定一是怎么从陈亮身边抢走苏妍的
  莫海的记录为什么这么写:「
  好想征服她,侵犯她,强奸她。
  她可是陈亮的女友。可谁又让她是陈亮的女人呢。
  我抓着她的头,强压着柔顺的秀发,让我丑陋的鸡巴直接插入她的樱桃小嘴。
  陈亮,你喜欢我这么玩弄你的女朋友吗」
  夏语冰脑袋一激灵,突然意识到什么:等等,这或许不是莫海写的,这会不会是王定一的人格写的。
  和莫海停顿的几十秒,夏语冰的思维已经绕了地球好几周了。眼见着夏语冰入神,莫海忍不住在夏语冰面前摆了摆手,说道:「你不是要上洗手间吗」
  莫海的这一声将夏语冰的思维重新拉回了现实世界,夏语冰错愕的看着莫海。
  不可能,眼前的男人对自己绅士,怎么可能会又那种想法
  自己怎么会这么想莫海,不管莫海变成什么样子,都是不会去侵犯自己兄弟的女人呢。
  莫海怎么可能会是强奸犯呢
  莫海受到的教育也不可能让莫海称为这样的人。
  可是夏语冰回想起刚才在客厅莫海的眼神,又有点迟疑了。
  也许这就是莫海心结之一,对好友女友这种不道德的欲望让莫海的王定一人格在淫欲和道德之间拉扯,而这种人格不断的将压力投影映射到莫海本体上。想要破局,就打破人格在欲望和道德之间的拉扯僵局。显然,莫海已经没有那个自制力去控制了欲望,那就只有让欲望得到宣泄了。
  一方面是内心无法控制的欲望深渊,一方面是传统教育的压抑,双方的势力一直拉扯着莫海的灵魂。
  「王定一,你是不是喜欢我」夏语冰一边看着客厅,轻轻咬着嘴唇的说道。
  莫海愣住了,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叫我妍妍吧。」夏语冰妩媚的说道。
  既然莫海的剧本是这样,现在自己就是苏妍。
  「妍妍」莫海轻声呼唤了下。
  「刚才在客厅,你为什么那样看着我你是不是喜欢我」莫海停住了不说。
  莫海沉默不语。
  「喜欢就说呗,你不敢承认吗」
  「对不起你已经和陈亮的老婆了,可是看到你和陈亮亲热的样子,我真的替你们感到开心」
  「看到我和陈亮亲热,你真的只是会开心吗」
  「当然,我们是老同学嘛,除了开心,不然我还能想什么呢」
  「我和陈亮是不会离婚的,但作为同学,我也不想你太压抑自己的欲望。你难道真的以为我的眼睛是瞎的吗」
  「我没有压抑什么呀。」
  「那你还不敢承认你喜欢我」
  莫海叹了一口气,小声说道:「好吧,我承认拜托你,不要和陈亮说,毕竟你们已经结婚了。」
  「和陈亮结婚,不也是你的欲望吗」
  莫海惊讶看着夏语冰,仿佛内心全被眼前的女人看穿了一般。
  「看到我和陈亮亲热,你就越想占有我,是吗」眼看内心的预判一个个被莫海无声的承认了,夏语冰内心有一种控制不住的兴奋,就像突破敌军重围的骑士,迫不及待对着破口不断攻击着。
  莫海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然后又赶紧摇了摇。
  「其实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是吗」
  「」似乎一切都被猜中了,莫海的脸写满了尴尬。
  夏语冰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脸上却很无奈的说道:「用什么手段才能得到我,胁迫还是强迫呢」
  「我不会做出这种事情。」莫海条件反射的拒绝道。
  莫海的回答都在意料之中,传统的教育根深蒂固的影响着莫海。
  「不要那么着急的否认。」夏语冰一边说着,手指轻轻的滑过锁骨,柔声说道:「我只求你不要伤害陈亮,我什么都答应你。」
  你在记录上不是写着,不是想要征服她,侵犯她,强奸她吗
  「不想要我吗」夏语冰看着无处可逃的莫海,一步一步的靠近莫海,仰着头,面对着莫海,对视着莫海,一股兰花香气从樱桃小嘴弹射出来直接撞在莫海的嘴唇上,「还是你怕了,不敢了」
  夏语冰将莫海的手拉起来放在自己的腰间,莫海的手轻车熟路的习惯性的搂住了夏语冰了,抚摸着夏语冰的屁股。
  「啊」夏语冰配合着轻吟一声,却妩媚说道:「不要,陈亮还在外面呢。会被发现的求你了」
  莫海喉咙吞咽着,喉咙之间耸动着,脸慢慢的扭曲了起来。
  夏语冰感觉莫海揉捏自己屁股的力度越来越大了,莫海从来没有用这么大的力气揉捏过自己屁股。
  不,这或许不是莫海,这个是王胖。
  莫海终于冲突了自己教育的藩篱了吗终于要发泄自己积蓄已久的情绪了吗
  夏语冰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出笼猛兽的侵袭。
  几顿揉捏屁股之后,莫海的手劲居然松懈了下来,没有继续使劲,反而变得柔和了起来。就像受尽委屈的女子对着自己爱人猛锤几下之后,又和爱人搂抱在一起。
  「刚才和谁去了酒店」莫海冷不丁的问道。
  「嗯」夏语冰迟疑的张开了眼睛,看着莫海,莫海眼睛里面深邃犹如黑洞,让夏语冰捉摸不透。
  莫海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呢,夏语冰迟疑的含混着回答着:「我没去你是想去酒店吗好」
  「不用了」莫海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一边轻轻的抚摸着夏语冰的裙子,很轻,也很温柔,这抚摸屁股的手法好熟悉呀,夏语冰的嘴角却露出一丝微笑。这动作,这手感和之前在陈亮车间一模一样。
  莫海为什么会问自己和谁去了酒店还有莫海摸自己屁股的动作,明显和上次陈亮车间一样,明显是在检查自己的内裤。
  苏妍或许,自己成为苏妍,一切答案都能揭晓。
  如果自己和苏妍接受的教育是一模一样的,自己和苏妍又会相差多少
  人类在胚胎阶段,意识又是什么这段时间的思考,夏语冰一直都在从自己专业的角度去思索着莫海的研究。人类的大脑一旦发育完,所有的神经元细胞几乎都是不变的,可能再生都是神经触。决定人和人有不同的意识,大多取决于后天的生存环境。环境改变了思维。但夏语冰此时并不这么想,如果人和人的意识在出生时候都是一致,都是全能的上帝意识,而环境抑制了意识的表达,空气中氧气的含量,身体吸收元素的种类等等都将影响基因的表达。
  教育本身也是一种环境。
  教育的本质其实并不是培养意识,而是抑制意识。
  忘记教育,代入苏妍的事件,苏妍的心态,或许就能进入苏妍的意识。
  自己知道的,苏妍又发生了什么事。
  酒店没穿内裤在同学会上当着老公的面,在洗手间就和陈亮发生那种事情
  我是苏妍。
  古有妻子以身殉剑,现如今能解救莫海欲望深渊的,也只有自己跳入深渊了。
  夏语冰拉着莫海的手伸进自己的裙子里面,带着他的手摸到自己的内裤边缘,「是不是想要脱掉它呀」
  莫海的手蠢蠢欲动,正要将那条内裤拉扯而下,夏语冰却一把拉住。
  「你就在门口脱吗,我老公可还在外面呢。」
  说完,夏语冰一推,将莫海推到了洗手间里面。
  一进去洗手间,也顾不上关门,莫海就迫不及待的拉扯着夏语冰裙内的小内裤。夏语冰只能扶着洗手台,配合莫海的动作将自己双腿张开。
  随着内裤脱离束缚,夏语冰下体就感到一阵阴凉。视线居然渐渐迷离了起来,朦胧之间瞥见了洗手间外面拐角处的一个人影。
  是陈亮
  洗手间的门没关
  不,是老公陈亮。
  我是苏妍。忘记夏语冰所受的教育吧。
  老公。刚才的一切一定都被老公看在眼底了。
  下面全是水,好凉。
  苏妍。
  夏语冰闭上了眼睛,脑海里面却浮现起大学城陈亮和苏妍发生的事情,脑子不由得又浮现起陈亮的那根肉棒。夏语冰没有去钳制思维,任由着思维的蔓藤随意的生长,直到整个洗手间都爬满了欲望的藤条。
  顿时夏语冰感到下体一阵泥泞,空虚的深渊渴望被填满。
  「好湿呀,苏妍你好骚呀你明知道我会对你有意思,你还敢来」
  好骚,第一次从莫海的嘴巴里面这么说自己,夏语冰此时却没有太多的反感,心灵深处似乎也在认同莫海这种看法。
  苏妍就是这么骚,不是吗夏语冰心里默认着,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刺激。
  就在这时,夏语冰感觉自己的秀发被一只大手按住,本能的睁开眼睛,王胖正用手按着自己的头,压着自己的秀发。这种画面似曾相识,脑海里面也有一个女人,被王胖这样压着头。
  「不要」夏语冰嘴巴轻声呢喃着,细如蚊声,像是对着莫海,又像是对自己的低语。
  女人娇弱无力的抵抗往往更能引起捕食者的食欲,玩弄猎物的刺激感却远比吞食猎物来的有趣。莫海手掌上稍微使劲了下,在夏语冰的乌黑亮丽的秀发再加上了一点稻草。夏语冰却已无力抵抗,顿时全身酸软,就像那天一样,双腿一弯,跪在光洁的地板上。
  夏语冰斜眼看了一眼远处的人影,犹豫了下,双腿一弯,跪在光洁的地板上。
  「别说了,快快点吧」夏语冰不敢再想下去,可是脑子里面的画面却越来越清晰。狰狞的龟头,红艳的双唇,耳朵边却尽是苏妍的呻吟。
  「快点你好像比我还等不及呀。」王胖满足又得意的笑道。
  他只是想要占有陈亮的女人罢了,可是谁让自己是陈亮的女人呢。
  「我什么都听你的,还不行吗这样,还不够骚吗」夏语冰的手居然已经放在王胖的裤腰带上,轻车熟路的解开王胖的裤子。
  狰狞肉棒,似乎比大学城那天更大更粗。
  夏语冰微微张开小嘴,眼神却忍不住斜眯着看着远处的人影,心里说道:「老公,你满意了吗」
  半为欲望半缘君。
  冥冥之中,仿佛有一种引力一般将夏语冰朝着那根肉棒拉扯着,那是深渊,是黑洞。
  娇艳的红唇离着炽热的龟头越来越近。龟头上特有的气息也越来越强烈,那深渊的力量也更强烈了。
  夏语冰的小嘴成魔一般将将那个黑洞吞噬进去,一点一点的吞噬进去,一起被吞噬还有自己。
  王胖抓着夏语冰的秀发,满足的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呼吸。
  「好爽。操陈亮的老婆,真爽。」王胖内心的欲望犹如开闸的洪水倾泻而下,巨大的冲击力砸下夏语冰,本已缺口的堤坝顿时成了齑粉,混入了洪流之后,湮灭。
  「呜呜」夏语冰的小嘴包裹着肉棒,今天的王胖比往昔的莫海更加的狂野和粗暴,几次喉咙都被插得差点吐了出来,夏语冰呛着眼泪,泪珠从俊秀的脸盘滴下来,着实惹人心疼。夏语冰却没有任何退却,这种生理上难受却带来一种心理上从未有过的享受。不退反进,夏语冰抱着王胖的屁股,让他的肉棒深深插入自己的喉咙,顶住不动。龟头堵住了自己喉咙,这种感觉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
  夏语冰感觉自己都快窒息,这才吐出嘴里的肉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恶心,想吐。可是身体好像确实又有一种异常的兴奋。
  「我早就看出来你苏妍很骚了,你是不是刚从酒店回来。」
  「求你了别和我老公说,我都答应你,我要怎么骚都可以。」夏语冰不假思索的说道。
  「好,真的怎么样都可以。」说完,王胖仿佛早就知道了夏语冰的答案,不等夏语冰回答,就不由分说压住夏语冰的头,用自己的鸡巴挑开那性感的红唇,再次将鸡巴强行塞入夏语冰的嘴巴里面。
  「呜呜」
  「被操得爽不爽」
  夏语冰一边滋滋的舔弄着鸡巴,一边顺着秀发上的那只大手的动作,轻轻点了点头。
  「我要射在骚货嘴巴里里面。」
  骚货自然是指自己。
  「呜呜」夏语冰头顺着王胖的动作,前后涌动着,不断的来回吞噬着肉棒,直接用行动回答了。
  王胖的身体也不断发颤着,慢慢的变得僵直。终于,夏语冰嘴巴里面的龟头不断的跳动了几下,一股股热流喷射在夏语冰的口腔里面。
  王胖心满意足的拔出鸡巴,心满意足的瘫坐在地板上。
  夏语冰张开嘴巴,正准备吐出嘴里的脏东西。
  「别吐,你先回去,看看你傻子老公,还要你不」王胖见状,阻止的说道,脸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表情着实让人有点讨厌,语气也让人作呕。
  「才不要呢。」夏语冰径直吐出了嘴巴里面的精液。
  「他不是看得饶有兴致吗」王胖站起来,转过身子,好像准备洗漱自己身体,一边说道:「苏妍,你就不想知道答案吗」
  难道后面这也是剧本上的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