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李雪书的心计:无法言说的美好
作者:QXWC      更新:2022-11-21 17:23      字数:4733
  剧情在第22和23章之间。
  李雪书送躲在门柱后面,看着萧尘的车子远远离去,李雪书又从车站内走了出来,拿出手机打开天讯,给林明发了一条语音:你人在哪儿呢
  “我在车站啊。”
  “我在车站门口,过时不候。”李雪书毫不客气地说。
  一分钟不到,林明奔跑着出现在了车站门口,看着阳光下俏生生穿着白裙戴着白帽的佳人一时恍若梦里,连忙过去,一把将她搂了起来转了一个大圈。
  “小贼,快把我放下”李雪书看着周围的旅人,惊慌地拍打着林明的肩膀,责怪他的放浪。
  林明宝贝似的亲了她额头一下,这才放下她,兴奋地问道,“雪宝儿,你怎么来了”
  李雪书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很奇怪,明明聚会的最后一天还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见,想着法地躲着他,可现在心里稍有不顺,却又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男人,想到他给自己带来的快乐。
  “不希望看到我啊”李雪书嘟了嘟红唇,略微有些生气的样子,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卖部道,“去给我买一把伞,太阳晒死了”
  “怎么会”能见到仙子林明心里自然开心,二话不说就跑了过去。
  举着伞,李雪书将小包递到男人手里,神气地甩了甩背后的长发,姿态翩然地领着路,“你给我买伞,我请你吃饭,走吧”
  时至午时,两人在路边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餐厅坐下,林明抢了茶壶给佳人泡了一杯茶,又问起刚才的问题,“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
  “没怎么,就是萧尘有事不能陪我了,我又不想呆在他家里。”虽然已经跟眼前的男人做爱交合的时长远远地超出了萧尘,但跟他在一起,谈着自己的未婚夫,李雪书总觉得怪怪的,简单交代了几句,就扯开了话题,“你呢准备去哪里”
  “我回老家一趟。”
  李雪书点了点头,“看父母”
  “不是,他们都过世了,我回去修一下房子,好久没人住了,再不修一下,就要被雨淋坏了。”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的双亲都已经过世了。不过,说起来,我跟你也差不多,我虽然有父母,但他们常年在国外,所以你别看我喜欢一个人清净地呆着,其实我只是没有熟悉的玩伴儿而已。”
  “那要不你跟我去我家我那里虽然是个小山村,但风景还算不错。”
  “去可以。不过”受到邀请,正中李雪书的心意,但想起他的厉害,立时就又红了脸,“你要答应我不能再对我做那种事。”
  “那种事”林明疑惑地看着她,“你是说哪种事”
  “你”李雪书看到他转眼就又是一副无赖的嘴脸,气得无话可说,“那就算了,不去了。”
  “好啦,跟你开个玩笑。我向你保证,没你的同意,我不操你可以了吧。”林明拍着胸膛保证道,“你一个千金大小姐,比我有钱有势多了,还用得着怕我吗”
  “谁说我怕你”李雪书拿着筷子戳着碗里的米饭,吞吞吐吐道,“我,我只是不想再被你欺负得惨兮兮的了,一点儿人的尊严都没了。”
  “那是你让着我,不然我别说和你做那种事,恐怕连你的一根头发丝都碰不到。虽然你在床上比一般女人放浪一些,但在我心里可是对你很尊重的。”菜端上来了,林明给她的碗里夹了两筷子菜,“快吃饭吧,吃完了,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好地方”
  “去了再告诉你”
  吃完饭,火车站外的便捷旅店。
  一个不到十五平方的小单间,里面除了一张床,就是一张四四方方的小木桌。
  李雪书一瞧,转身就想逃走。
  林明一把拉住她,“列车发车还有三个小时,你先休息一会儿。”
  “你”
  “瞎想什么呢你,不是你说的吗,见面不能只为了做爱,我可不想被你当成一个人形全自动按摩棒。”
  “呵呵”李雪书一听,笑得花枝乱颤,“难得你个小贼还能真这么想。”
  “睡一会儿吧,看你这样子我猜你这几天肯定就没睡好。”
  “嗯。”李雪书点了点头,走到床边坐下,“你怎么知道”
  林明也在床上坐下,扳过她的身子,凝视着她的眼睛道,“你全身上下还有哪里是我不知道的”
  “去你的。”李雪书移开目光。
  林明搂着她的肩膀,两人倒在床上,“抓紧时间睡一儿,等下要坐四个小时的车呢”
  “好。”熟悉的熏香味儿暗暗传来,李雪书轻轻地吸着,合上了眼睛。
  两个小时的火车,两个小时的汽车,终于在天黑之前,林明带着李雪书沿着崎岖的青石山路到了家门口。
  “这就是你家啊,真是漂亮啊”看着眼前的竹楼,李雪书眼前一亮,推开竹篱,欢快地跑了进去。
  “我爸为我娘建的,我娘是一个喜静的女人,这院子里的花木都是她种的。”
  看着竹楼的布置,李雪书看到了一个女子的蕙质兰心,“我以后也要建一幢这样的竹楼,也要挂一个这样的风铃。”风铃是用光滑的卵石穿坠起来的,卵石色彩不一,轻质的铜铃随风碰撞在上面发出清脆的声响。
  林明打开房门,从里面搬了一张竹椅出来,“你先在外面休息一会儿,这房间空了大半年了,我先清理一下。”
  “我不累,我也来帮忙。”
  “那好,我给你拿一件衣服换上。”
  竹楼内陈设极为简单,桌、椅、床、台、柜都是竹制的,墙壁上挂着一五六幅精制的花叶标本,将一幢小楼点缀得生动起来。
  “换这件吧”找来找去林明也没找到合适的衣服,拿了自己穿过的白色衬衣出来,“看你喜欢白色,就这一件还行。”
  “没事儿,在家里又不出去。”拿了衬衣,李雪书去了内室。
  竹楼面积不大,每层也就八十来平米,一共有三层,一层是厅室和厨房,二层是卧室和书房,三层是杂物室。林明的父亲是一名军人,以前一年也就回来两三次,后来等到退役,竹楼的女主人又不在了,所以这竹楼的布置便显得有些女性化。
  一个小时不到,两人便将竹楼收拾的窗明几净,每个房间林明还都点了熏香,即可防虫,又可养神。
  “好啦,大功告成,我去买菜,你喜欢吃什么”
  “我喜欢吃肉,你随便做吧”
  “行,今天有点儿晚了,等明天再好好犒劳你”
  山下有一个小集市,林明骑上电单车,随便买了一些瓜果蔬菜,又买了一条鱼,一斤瘦肉,半个小时不到就回来了。
  山里的空气极好,竹楼前的花园里,李雪书躺在竹椅上,仰望着天空的星星。
  林明没有打扰她,提着菜进了厨房。
  高中毕业后,林明便在酒店打工,跟厨房的师傅学过一些,后来虽然没做了,但这几年下来,通过自己的摸索,厨艺已很是看得过眼。
  饭在锅里蒸着,林明将菜切好配好,就等着饭好后做菜。以往在家就自己一个人,如今多了一个人,他觉得自己做饭都有了动力。
  “累不累是不是不习惯乡下这种闭塞的环境”在竹椅旁蹲下,林明看着李雪书,看到了她脸上的疲倦。
  “我是你口中的千金大小姐,可还没你想的那么娇气。”李雪书微微一笑,漂亮的眼睛里全是天幕上的星星,“这里又安静空气又好,还可以看星星,我很喜欢。我猜你娘肯定是一个大美人,把这里布置得这么漂亮。”
  “我没见过我娘,我爸也很少跟我提起她,每次我问他,他的心情就格外不好,一个人喝闷酒。”
  李雪书安慰道,“你爸应该很爱你娘,他是一个军人,军人的意志何等坚强,他不敢面对一个女人,那肯定是爱得深了。”
  “我倒是觉得他是后悔参军了,人不就是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么。”
  李雪书想起自己,叹道,“人生这么长,每次都做正确的选择,其实很难的。”
  林明拉起她的手,“是啊,要是知道我们可以像现在这样好好相处,那晚我就不会强迫你了,给你留下了那么不好的回忆。”
  “没有那晚我们也不可能像现在啊。”李雪书浅笑了一下,觉得这世事还真是莫名其妙,让自己都变得奇怪了起来,“我不愿,这世上谁能强迫我我那日真的是自暴自弃了,不想再像以前那么干巴巴清冷冷地过下去了。”
  林明点了点头,笑道,“明白,你就是仙女做久了想发骚了,我只是因缘际会把你给操了。”
  “去你的”李雪书白了男人一眼,“还说尊重我,这就是你尊重我的方式”
  “不然呢爱你才操你的。”情到深处,情不自禁,望着校花绝美的脸蛋,林明俯下头,轻轻地吻上她的唇。
  “小贼。”李雪书呢喃一声,“又来欺负我。”
  一盘豆角炒肉,一盘剁椒鱼,一碗西红柿蛋汤,三个家常小菜摆上一米见方的竹桌上。两人倚窗而坐,窗外阵阵虫鸣,夏日晚风轻抚,别有一番风味。
  “啊好舒服”呷了一大口冰镇的啤酒,李雪书感性大发,“从没想过啤酒也这么好喝。”
  “啤酒解乏,你是累了才会有这感觉。”
  “嗯,菜也很好吃,我今晚要吃两大碗米饭”
  “喜欢就多吃点儿,你最爱吃什么,我明天给你做。”
  “荷花焖鸡,莲子羹,这两样我百吃不厌。你想讨好我的话,就把这两样做到大师的水平,呵呵”
  “莲子羹没问题,这荷花焖鸡我没做过,明天我问一下教我做菜的老师傅。”
  “嗯,加油吧”
  酒足饭饱,李雪书说想看星星,林明就将纳凉的竹床搬到了花园里,又在竹床前后左右四个方位点上了驱赶蚊虫的熏香。
  “有没有蚊子咬啊”一米宽两米长的竹床上,李雪书戴着耳机,一边听着舒缓的音乐,一边看着浩瀚的星空,嘴里时不时地还哼几声。待看到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走到自己跟前,这才惊叫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你怎么又不穿衣服”李雪书低着头不敢看眼前光溜溜的男人,虽然两人已经有过肌肤之亲,可这小楼外的花园里,四周只有一圈竹篱,没有丝毫遮挡,跟野外没有什么区别。
  林明就喜欢李雪书羞怯的样子,没有了往日的高傲,多了几分女人的软弱。
  “你说呢”爬上佳人的竹床,林明欺身就抱住了她的两条长腿,将她葱样的脚趾含在了嘴里。
  “啊”看着男人吸吮自己的脚趾,李雪书目光颤动,“你你不觉得脏啊”
  “白白嫩嫩的哪里脏”
  “所以说你就是只癞皮狗,舔了我的脚等下不准再亲我的嘴。”
  “呵,看来我是选错目标了,来,亲一个”
  “呀,脏啊”
  一阵嬉闹过后,李雪书又被剥得清洁溜溜,被男人搂在怀里。林明也遵守了诺言,没有对她做那种事。
  听着野外夜色里的虫鸣,看着天幕上密密麻麻亮晶晶的星星,李雪书心里不禁想若是自己没有以前同萧尘那些的记忆,同林明过着这样的日子也还不错。只是时光如水,从不回头,世上也没有什么如果。
  “在我这里多呆几天。”林明期求地说。
  “呆再久也还是要离开的呀我已经订了明天飞华都的飞机了。”李雪书暗暗吸着他身上的涩香,她猜测这香气可能就是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自己能够安眠的原因。
  “哦”才呆一天,林明有些失望,“我修好了房子也去华都。”
  “去了我也不会见你,我不想再和你这个披着羊皮的大色狼有什么瓜葛。”
  “你还蛮臭美的谁说我去华都是为了你。”林明咬着她的耳朵,分开她的双腿,露出她粉嫩的下体,笑道,“你看你这嫩屄这几天少说也被我抽插过上万次了吧,连子宫都被我插进去过灌满了我的精液,你说你这身子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
  “你”李雪书芳心一颤,扭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搂抱着自己的男人,不敢相信他竟会说出这样戳人心窝子的话。
  看着佳人苍白的脸色,林明嘻嘻一笑,“怎么,心痛了”
  李雪书眼角滑落两行清泪。
  林明紧紧地搂住她痛得发颤的身子,突地暴怒地吼道,“那你就不要学别人说那些昧良心的狠心话,我的心也会痛的呀”
  李雪书拉起他的左臂,低头一口狠狠地咬在她的小臂上,泪水滚滚而流。
  林明见状,不知如何安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多在我这里呆几天,我舍不得你。”他再次恳求。
  “最多三天。”李雪书止住泪水,“不过,你不能再这样脱我的衣服了。我我忍不住。”
  “我应你”
  小山村的景物,看了一天也就那样了,除了清晨沿着山麓看漫山的野花,远处的田野,其他大部分的时间,李雪书要么是在院子里逗弄花草,要么就是被男人摁在那张大竹床上淫玩,虽然衣服未脱,更未插入交合,可李雪书发现自己的处境并没有什么直接的改观,该叫的时候还是大声地叫着,该喷的淫水还是照喷不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