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出发去摩旅
作者:akmaya007      更新:2022-11-13 08:54      字数:15284
  虽然才过去11分钟,丁爽却消耗巨大,主要是心神的消耗。累的他趴在韩融冰的身上久久不愿起来,就好像以前与韩融冰做爱结束一样。
  而韩融冰也是内心剧震,她刚才竟然呻吟出声了这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啊不由得内心暗想:「竟然能坚持超过十分钟,难怪博士这么看重他,让我做他的上线。」
  韩融冰心乱如麻,如果说博士让她呻吟出声是无可奈何的话,而刚刚那声就是身不由己了。可以说是她没有忍住,情不自己的哼了一声。这让她有种深深的负罪感,感觉自己背叛了那个她最爱的人。
  感觉到自己身上沉甸甸的,韩融冰预期十分冰冷的道:「爬够了吗爬够了就快点滚」
  听到韩融冰的话,丁爽一个激灵站了起来,看见韩融冰侧着脸趴在床上,脸色冰冷。原本想说些什么,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内心暗叹一声,离开了房间。
  就在丁爽关门离开的那一瞬间,韩融冰双目留下晶莹的泪水。只见她浑身颤抖,眼泪不停的涌出来,除了没有出声,哭的十分伤心。
  哭了不到一分钟,韩融冰非常迅速的从床上爬起来冲进厕所,打开花洒清洗自己的身体,她没理会花洒里喷出的是凉水,甚至连衣服也没脱。
  洗着洗着,韩融冰靠着浴室墙壁跌坐在地上,任由凉水浇在她的头上身上。韩融冰保证双腿,将头埋在双腿之间,哭出声来。
  7 月11日周三,大学城里不少学生已经考完试离校了。尤其是大四的毕业生在六月就走了,校园里显得有一点点冷清。
  丁菲还有最后两门考试就结束了,韩融冰在昨天就已经考完。丁爽今天一早来到学校,帮丁菲收拾物品。
  「丁哥,学校明天正式放假,你和菲菲准备去哪里摩旅啊来不来帝都」已经收拾完行李的韩融冰,坐在床上与丁爽聊天。
  宿舍其他两位女生前天就全部考完,她俩都是本地人,考完就离校了。韩融冰父母今天来接她,所以多等了一天。丁菲去考试了,一上午考两门,要到中午才能结束。此时,寝室里就只剩丁爽与韩融冰两人。
  「嗯,准备去西藏。如果时间多的话,我们也计划去一趟帝都。你什么时候在啊」丁爽知道韩融冰这个暑假计划出国玩,询问好她的行程自己也好做安排。
  「9 月肯定在,如果你和菲菲来得早,就等等我呗。我带你们游玩帝都,吃一吃帝都特色小吃,比如豆汁什么的。」韩融冰说到豆汁,脸色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哈哈,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网络这么发达,你们帝都人还用豆汁坑人啊」丁爽哈哈一笑,豆汁的威力在网上他早已得知。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嘛,明知道难喝,但也都想试试究竟有多难喝。但我们帝都人还真就好这口,一个学期没喝到正宗豆汁,还挺想和的。回去一定要美美的灌上几大碗」说着,韩融冰舔了舔嘴唇,看的丁爽心砰砰直跳。
  「盯着我干吗」丁爽看着韩融冰入了神,让韩融冰脸一红。
  「哦,没啥。就是想到那些小说里在男女在女寝室那个,有些想了。」丁爽挠着头,仿佛是有些不好意思。
  「那下次你要早来一点了。」韩融冰红着脸白了丁爽一眼,接着道,「我爸妈可能马上就到了,你你要是真想,下次找个主题酒店吧。」
  对于丁爽提出的生理需求,韩融冰一般是不会拒绝的,可是前几天发生的事让韩融冰内心十分烦躁,她首次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丁爽。
  「我就是开个玩笑,等开学再说吧。唉,马上要变异地恋了。」丁爽叹了口气,他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韩融冰放假的安排。
  听到丁爽的话,韩融冰也沉默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丁爽的话。前几天的事,和这个暑假博士的安排,都让她不知道该如何保持心态。
  就在韩融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丁爽时,她的手机适时的响了起来,她接起电话道,「喂,爸。你和妈到楼下了嗯,不用不用,丁菲的哥哥会帮我把行李搬下来。好的好的,我们马上下来。」
  「走吧丁哥,我爸妈已经来了。对不起,我还不想让他们知道咱俩的关系。」韩融冰挂断电话,对着丁爽抛来一个抱歉的笑容。
  「没事的,我会证明自己有本事娶你的。走着,去见叔叔阿姨。」丁爽一手拎起一个行李箱走出寝室。
  来到楼下,丁爽看到韩融冰的父母已经等在门口,丁爽立即向对方打招呼,「叔叔阿姨好,这是融冰的行李,我帮着放车上吧。」
  「谢谢,你叫丁爽是吧。谢谢你对我们家冰冰的照顾。听冰冰说,她和你妹妹菲菲的关系最好了。」韩融冰的母亲迎了上来,边感谢边带着丁爽去身后的汽车。韩融冰的父亲则是对着丁爽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韩融冰的父母和丁爽见过一面,是在初次报道的那一天。丁爽送丁菲来到寝室,与韩融冰的父母交流了一会,所以双方对彼此都有印象。
  「菲菲没在吗」丁爽将行李交给司机后,韩融冰的母亲问丁爽。
  「哦,菲菲还在考试,今天上午才考完。我提前过来帮她收拾行李,等她考完试我们也要离校了。」丁爽边回答韩融冰的母亲,边从系统商店兑换了两张一次性鉴定术技能卡,对着韩融冰的母亲使用了一张。
  姓名:李宣秀
  等级:7 级
  功法:无
  技能:无
  升级后的系统,商店无法提供技能供丁爽购买,倒是有价格很高的一次性的技能卡售卖。好在这些天猛龙头盔带给丁爽的收益不错,攒下大量的穿越点。
  丁爽与李宣秀闲聊着,对着韩融冰的父亲也使用了一张鉴定卡。
  姓名:韩昌庆
  等级:8
  功法:无
  技能:无
  看到韩融冰父母的信息后,丁爽松了口气,内心暗道,「看来那次就是个噩梦,融冰的父母就是两个经常锻炼的普通人,看来博士另有他人。这次帝都之行必须安排了。」
  送走了韩融冰,丁爽没有返回女寝,而是在附近找了一间咖啡店等待。丁菲的东西已经收拾完了,就等丁菲考完试二人回寝室一拿就可以走了。自己一个男人,待在四个姑娘的寝室里也不太好,万一被宿管当成流氓就麻烦了。
  这会还是上午,按理来说咖啡厅里应该没多少人。可能是马上就放假了,不少情侣在此告别,咖啡厅里坐着不少男男女女。
  丁爽看着这些莘莘学子,内心却有些悻悻。他十分羡慕这些大学生,这可能是他这辈子都无法体会到的生活。
  「不对,我还有丁霜啊她今年开学上大一,她上大学不就是我上大学吗」想起丁霜,丁爽又一阵蛋疼。丁霜现在还被困在斗气大陆,也不知道能不能赶上9 月开学。
  没有到中午,丁菲就考完了。对于丁学霸来说,提前交卷不应该是很正常的事吗
  丁爽与丁菲带着行李回到出租屋,二人开始准备摩旅装备。
  「哥,咱们今天下午就出发吧。」原定计划是第二天一大早走,可是丁菲却有些等不及了。
  「你疯了这会走不怕中暑啊」丁爽倒是不怕热,但他害怕丁菲受不了。
  「骑起来不就凉快了吗咱也不走高速,多在树荫底下骑不就行了呗。早点出发,咱还能早点去帝都找冰冰玩。」丁菲开始用韩融冰来诱惑丁爽。
  「行吧行吧,如果你身体受不了记得及时和我说啊。」丁爽妥协了,他倒不是着急去帝都,而是对于丁菲大部分的要求都不会拒绝。
  「对了哥,说好了只骑非双的啊。咱俩换着带对方。」收拾装备时,丁菲发现有些问题,这些行李不像是一台摩托车能装完的。
  「之前是没办法啊,毕竟只有非双这一辆大排,现在有两辆,一人一辆多好还不热。」丁爽没有理会丁菲的提议,继续收拾东西。
  「不行说好了只骑非双就只骑非双,要不然我不去了。」说罢,丁菲就像是个小女孩一样往地上一坐,耍起无赖。
  丁菲这模样看的丁爽又好气又好笑,却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案。他知道自己很难劝说丁菲,这丫头一旦开始耍无赖,那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行吧行吧,不过就这一次啊下次再摩旅,咱们一人骑一辆车。」最终丁爽还是妥协了。
  「耶赶快收拾吧哥,我去换骑行服了。」丁菲从地上蹦了起来,跳着跑回房间换衣服去了。
  丁爽无奈的摇了摇头,将一些多余的装备直接收进无限背包,然后也回房间换衣服去了。
  二人换好衣服带着行李下楼,将东西全部塞进非双的箱子里,热的丁菲一脑门子汗。毕竟二人的骑行服都是皮衣款式,在7 月大中午的广州还真有可能中暑。
  「你说你图什么呢大中午出发不说,还俩人骑一台摩托,你不怕咱俩都中暑了啊」丁爽看着一脑门汗的丁菲有些心疼,递给她一瓶矿泉水。
  「我乐意」丁菲一把抢过矿泉水,一口气喝完,然后对着丁爽到,「哥,你什么时候从冰箱里拿水了我怎么没看到。」
  「呵呵,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热的受不了,就从冰箱里拿了一瓶。」这水并不是丁爽从冰箱里拿的,而是在递给丁菲前小施了一个冰冻术。
  「哥你怎么只拿一瓶啊你不热啊」丁菲看着同样一头汗的丁爽,内心有些心疼。
  「怎么不热但是冰箱里只有这一瓶冰水了。要不咱还是一人一辆」丁爽脑门上的汗都是他控制身体渗出来的,到了他这个等级,怎么可能还怕热
  「那你就热着吧。」听到丁爽又提一人骑一辆车的事,丁菲立即不再心疼丁爽。
  丁爽无奈的摇了摇头,跨上非双,等着丁菲坐上来。待丁菲坐好,丁爽一拧油门冲了出去。惊得丁菲一把搂住了丁爽,身体紧紧的贴在他的后背。
  「卧槽怎么感觉菲菲胸部又变大了妈的我他娘的胡想什么呢」丁爽并不是想占丁菲便宜,而是以前他吓唬丁菲习惯了,没想到这次有些尴尬。
  而坐在丁爽身后的丁菲,却借助这个机会死死搂住丁爽,越搂越紧。
  七天后,丁爽和丁菲来到成都。这一路基本都是丁爽在骑车,丁菲找各种理由逃避她的责任。主要是丁菲骑了一次,丁爽却搂都没搂她一下,甚至可以保持与她的距离。这让丁菲十分生气,于是只让丁骑车带着自己,这样她才好占自己哥哥便宜。
  随着全中国摩托解禁,骑摩托旅行的人越来越多。丁爽和丁菲这一路也结识了不少摩友,其中不少想去西藏的,可是丁爽与丁菲的行程安排太随意,最终只和一对小夫妻结伴同行。
  丁爽和这对小夫妻是在南宁认识的,二人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也都是富二代,同时还是青梅竹马的发小。两家人也都很开明,在大四时二人就领了证。
  男孩名为戴鹿卯,家里在三亚既做房地产生意,也做旅游生意。女孩名为齐壬倩,家里人做的是进出口生意。二人都不是海南人,而是辽宁沈阳人,他俩是从海口出发准备去西藏。
  与丁爽和丁菲一样,戴鹿卯和齐任倩共骑一辆宝马水鸟。不过不同的是,齐任倩没有摩托驾照,也不会骑摩托。
  到了成都已是中午了,四人找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登记入住,却只开了两间房。
  这一路丁爽多次要求与丁菲各睡一间,都被丁菲给拒绝了。尤其是和戴鹿卯二人结伴而行后,丁爽更是坚持,可是丁菲依然不同意,理由就是为了省钱。
  这让丁爽十分尴尬,戴鹿卯和齐任倩知道丁爽和丁菲是亲兄妹,可二人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同住一间怎么也说不过去。
  丁菲却是一句话顶得丁爽没法反驳,她说,「哥,难道你还想对你妹子怎么样不成不就是晚上休息休息吗又不是睡一张床,就是睡一张床又怎么样以前不都是一起睡的吗」
  丁菲的话逗得戴鹿卯和齐任倩哈哈直乐,丁爽也没有办法,只能随了丁菲的意。再拒绝那不就是承认自己对丁菲有那种想法吗
  「我也有个妹妹,关系却没有你俩这么好。她总是欺负我。」这一路戴鹿卯没少安慰丁爽,说了很多他妹妹在家蛮横的表现。
  「我家那是个弟弟,不过只有我教训他的份这叫血脉压制。哈哈哈。」齐任倩也将自家的事情说出来给大家听。
  丁爽和丁菲则是讲着自己的故事,听的那对小夫妻唏嘘不已。
  四人开好房,先回房间洗漱,约好十分钟后下楼一起吃饭。
  进入房间,丁爽先进卫生间,将骑行服脱了下来挂好,顺便洗了把脸。
  「哥,你快点,我快憋不住了。」丁菲则是不停的在丁爽身后催促他,不等丁爽擦脸就把他推到床边。
  「切,把我推这么远,不像是着急的样子啊。」丁爽撇了撇嘴,回头看向厕所的方向。
  这一看,差点把丁爽的心脏病给吓出来厕所对着房间的这面墙是透明玻璃的,而丁爽这一回头刚好看到丁菲脱下裤子。
  丁爽连忙闭眼道,「菲菲,你眼瞎了没看到这墙是玻璃的吗赶快把帘子放下来」控制帘子的开关在厕所里边,站在床边的丁爽想关也无能为力。
  「我着急嘛,那有啥办法。还有,想看你就看呗。我又不介意。」丁菲将丁爽推到床边当然是故意的,而且她就等着丁爽回头才猛然脱下裤子。
  丁爽隐约觉得丁菲这是故意的,有些生气的道,「丁菲你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我警告」
  「你偷看妹妹上厕所你还有理了啊警告什么我才要警告你呢流氓哥哥」丁菲打断丁爽的话,反而恶人先告状
  「算你狠」丁爽被丁菲气的起身离开房间,他能有啥办法他又没有证据反而丁菲告他一告一个准
  丁爽本着眼不见心不烦的想法离开房间的去了楼下大厅,不过刚才那一眼他看的是真真切切,内心却不由得放松下来。
  丁爽之所以会放松,是因为此时他完全确认之前丁菲被博士调教的事是个梦了。虽然他在送韩融冰时,鉴定了她的父母都是普通人,但心里却还是有些郁结。
  当丁爽和丁菲出发时,他通过后背感受到丁菲胸部比梦里的那个丁菲大时,他能确定90 那就是个噩梦。
  直到刚才,丁爽看的丁菲耻部的细密的阴毛时,他完全放松下来,内心思忖,「看来那的确是个噩梦了。菲菲在噩梦里的裸体,绝对和现在不同。胸部大小应该是她上高一时期我的记忆,而下体应该是她上初中甚至是小学时的记忆吧。忘了是多少岁之后,我就没给她洗过澡了。」
  丁爽坐在大厅,心情十分愉悦。长久以来在他内心的阴云,今天算是彻底烟消云散了。不过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阴影,就是他要保护好丁菲,一定不能让她出事绝对不能让丁菲如同噩梦里的一样,落入博士魔爪之中。
  卫生间里丁菲坐在马桶上,手托着香腮。虽说她之前有故意设计丁爽,但急着上厕所却是不假,而且是大小一起。
  「唉,光想着如何勾引哥哥了,忘了带着手机了,现在好无聊啊。」身为现代人的丁菲也有一个现代人的毛病,那就是没有手机容易便秘。
  丁菲的手机在她的骑行服里,被她脱在房间的床上,此时她也懒得过去拿了。她抬头看到丁爽的骑行服就挂在厕所,于是一撅屁股身子前倾将丁爽骑行服拽了下来。
  「嘿嘿,果然哥哥也把手机落在骑行服里了。哈哈,不无聊了。」丁菲把丁爽的手机从骑行服里取了出来,输入自己的生日成功解锁。
  虽然丁爽已经和韩融冰开始谈恋爱,但多年以来的习惯还是让他把手机密码设为丁菲的生日,这也让丁菲很容易的就解锁了丁爽的手机。
  丁菲手中的这台手机,却不是丁爽那台智能通讯设备,而是韩融冰交给丁爽的那一台。这个手机就像是个插卡pad ,不能打电话,可以安装app这其实是一台博士一伙开发出来专门用于看直播和直播的设备。
  丁爽此时正坐在酒店大厅与同行的小夫妻聊天,却不知道丁菲已经打开了那部手机。
  「什么嘛这手机里怎么没几个app 啊」丁菲看着这台手机的桌面,发现根本没有那些主流的app
  「咦,只有一个直播app 名字还这么直接,就叫直播让我看看我哥他一天都看些什么总感觉这个app 不是什么正经app」丁菲将罪恶的小手点向了直播app ,仿佛头上长出两只恶魔尖角。
  「啊果然是色色的app 啊」直播app 一打开,没有任何广告,直接就进入一个直播间当中,只见一个身材极好的女子带着面具,用一根粗大的假阳具在自己的小穴里抽插。
  如此色情的画面惊得丁菲立即将手机屏幕倒扣过来,按在自己的腿上。她双颊通红,喘着粗气,一时难以消化刚刚看到的一幕。
  「哥你是真行啊这是新手机吧啥app 都不装,先装个色情直播」丁菲越想越气,甚至想直接把丁爽的手机给砸了。
  「嗯,丁菲,冷静,冷静」丁菲在心里默默劝解自己,同时思索,「看看也好,了解一下我哥他好哪一口,到时可以有针对性的勾引他。嘿嘿,时间还长。我就不信你不就范」
  想到此处,丁菲将手机屏幕翻了过来,找到个人界面,打开了丁爽的喜欢列表,看着列表里空空如也,丁菲再次沉默了。
  「这是啥意思没有喜欢的难道你喜欢男人不成不对啊,我哥要是喜欢男人也不会和冰冰在一起了啊难道是新注册的,还没来得及关注女主播嗯,果然是才注册不久。」丁菲找到了个人信息栏,发现丁爽是3 天前才注册的账号。
  这当然不是丁爽3 天前注册的,而是博士3 天前才给丁爽开通的权限。这种一机一号的方式,不存在注册不注册。
  「这也没法知道我哥他好哪一口了啊。唉,算了,就让我看看这些直播吧,学习学习怎么勾引男人,兴许有哪招就让我哥就上套了。」原本丁菲这也算是初次接触色情直播,内心躁动的决定继续看一看。
  一幕幕令人面红耳赤的画面在丁菲眼前划过,看的丁菲呼吸越来越急促。这款app 和抖音差不多,上下划动更换直播间。
  各式各样的美女穿着凉爽的在直播间搔首弄姿,也有双人、多人尽情的展示什么叫做爱。看的丁菲下体骚痒起来,没有拿手机的那只手不由自主的向伸去。
  就在丁菲的小手即将接触到小穴时,眼前直播间里的一人让她瞳孔瞬间一缩,一个名字从她的嘴里惊呼出来:「韩融冰」
  丁菲双手捧住手机,将屏幕往眼前凑了凑,她并不能确定屏幕里的女子就是韩融冰,只是刚刚那一眼是那么的熟悉
  只见屏幕里的女子身着一身皮衣被吊在半空,头上带着面罩看不清容貌。双手被绑在一起向上吊起,小腿和大腿也被绑在一起,各吊向一边,摆出一个 型。下体处有两台炮机,各有一个巨大的鸡巴分别插入女子的小穴和菊花之中。炮机的频率极高,一秒能插两三下,一个出,另一个就进的抽插着女子的双穴。
  「这是猫女的服装」丁菲仔细看着屏幕里女子的装扮,认出来女子是在spy美漫里的猫女。
  「我记得冰冰也有这么一套s 服,和这个款式一模一样,还在宿舍里穿给我们看来着。难怪会认错。哈哈哈。」丁菲的笑容有些苦涩,想着自己是神经质了,一直以来把韩融冰当成自己的情敌,不由自主的往那方面想了。
  就在丁菲准备划走时,她注意到直播间左下角的弹幕,时不时的有人刷一句,「这不是冰美人吗」
  「是啊,就是冰美人。」
  「怎么被博士给吊起来了」
  「博士不是最喜欢冰美人了吗」
  「你们都不看直播间标题的吗」
  「标题是小野猫不听话了,需要教训一下」
  「看来是冰美人惹博士生气了啊。」
  「这倒是便宜咱们了。」
  「对啊,不少人都没见过冰美人吧」
  弹幕对视频中的女子的称呼,让丁菲原本放下来的心又悬了起来,「冰美人不会真的是冰冰吧」
  丁菲对于韩融冰的感情是极其复杂的,对于韩融冰抢走丁爽这事,丁菲内心是有些恨她的。可是一直以来,韩融冰都对丁菲极好,这让丁菲又有些感激她。如今屏幕里的女子,有可能是韩融冰,这让丁菲内心极其难受。
  丁菲一直盯着弹幕,看有没有人将屏幕里女子的姓名发出来。看了好一会都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大部分都是那些色狼们感叹女子到现在未发出一声呻吟。
  「对了,冰冰这件衣服有一处开线了,还是我给她缝起来的。缝的技术并不怎么样,如果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的。」丁菲盯着视频中女子的腋下看,韩融冰衣服开线处就在附近,可惜视频拍摄的这个角度看不到。
  丁菲仔细观察着,她发现视频中的女子也不是一直保持不动,毕竟她是被吊在空中,身体稍微动一下都会产生晃动,只不过晃动的幅度不大。
  丁菲如此细致的观察,并不是为了确认该女子就是韩融冰,而是为了否定自己的想法。虽然她希望韩融冰能离开丁爽,但绝不希望是这样的方式离开
  此时弹幕又多了起来,「再有一分钟,又可以电击了啊。」
  「我就等着这一刻呢。」
  「哈哈,大家都等着呢。」
  「是啊,也就电击时能让冰美人出声呻吟。」
  「嗯,那声音太好听了,犹如天籁啊。」
  「有没有哪个土豪来一发」
  「坐等土豪。」
  「坐等土豪。」
  丁菲也在坐等土豪,电击或许能让屏幕里的女子身体晃动幅度增大,自己就能看到有没有重新缝合的痕迹。
  电击倒计时还剩十秒,众人同时在弹幕里倒数。倒计时刚结束,就见视频里的女子浑身颤抖起来,细如蚊呐的呻吟声通过手机扬声器穿了出来,这呻吟不是那种欢愉的声音,而是痛苦的哀鸣,听的丁菲不由得睁大了眼睛,「这声音,很像韩融冰啊。」
  电流通过炮机传导到其上的假阳具,强烈的电流在屏幕里女子的双穴之中来回穿梭,女子的身体随着颤抖晃动幅度越来越大,终于让丁菲看到她想看的的地方。
  手机从丁菲手中滑落,摔倒厕所地板上。丁菲并没有急着捡起手机确认是否摔坏,而是两眼无神的望着自己的双手。
  视频直播app 推送的都是极致清晰的画面,配合专用手机都能看到主播的毛孔。虽然丁菲想看的画面只在她眼前晃了两三秒,但是那缝合处粗糙的手法是那样的熟悉,再巧合也不可能巧合到如此地步吧。
  丁菲基本确认屏幕里女子的身份,那就是韩融冰她迷茫了,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告诉哥哥吗这会不会伤害到他不告诉吗也不能让他一直蒙在鼓里吧。」
  泪水从丁菲眼角滑落,她此时只想哭泣。不仅仅为丁爽流泪,同样为韩融冰流泪。她从弹幕中看出,直播间里的韩融冰并不是自愿的。而且直播间的名称,似乎也昭示着她就是因为与丁爽谈恋爱才惹怒哪个叫博士的人。
  「菲菲,怎么还没出来戴鹿卯他们都等急了」丁爽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从大门外飘了进来,打断了丁菲的思绪。
  「啊马上马上」丁菲立即反应过来,刚刚她看到太投入,没有注意时间。快速清理了一下,丁菲走了出来。
  「咦菲菲。你眼睛怎么这么红啊」丁爽发现丁菲有些异样,于是关心的问道。
  「还不是因为早上走太早了嘛,刚刚不停的打哈欠,差点坐马桶上睡着。」丁菲立即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切,谁让你晚上不早点睡呢。不停的刷手机,你是不是在学校也这样啊」丁菲的这个理由编的很好,骗过了丁爽。
  「就是在学校只知道学习,才在放假猛刷手机的嘛。」丁菲白了丁爽一眼,自己这哥哥怎么什么都能联系到学习上,简直就像个老父亲一样。不过也对,这些年哥哥不就是既当爹又当妈的。
  「嚯嚯嚯,你说的我差点都信了。你注意身体就行,别老是熬夜。」丁爽刚刚也就是开个玩笑,他更关心丁菲的身体。
  「好的,知道了哥。赶快下楼吧,我都饿了。」丁菲拉着丁爽,一路小跑的奔向电梯。
  午饭期间,丁爽询问小夫妻下午有什么安排,他联系了曲纷烟当导游。小夫妻也约了自己的朋友,于是四人相约后天再出发。
  吃完午饭,丁爽带着丁菲打了辆车去找曲纷烟。一路上丁菲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丁爽也问不出个结果,丁菲只是回答自己有些累。
  直到见到曲纷烟,丁菲的状态才好了起来,因为她认出曲纷烟的身份,「哥,你怎么没告诉我曲姐姐就是翠芬儿呢」丁菲一脸嗔怪的看着丁爽,对于他这种隐瞒不报的做法颇有意见。
  「哈哈,我以为你不关心游戏上的事呢,也就没说。」丁爽的确也是这么想的。
  「再不关心游戏,也不会不关心猛龙头盔吧曲姐姐可是头盔的代言人呢。大明星大主播呢」丁菲白了丁爽一眼,自己这哥哥总是这么不靠谱,毕竟自己也有猛龙公司3的股份,对于猛龙的发展会一无所知
  「菲菲说笑了,我就是一个普通的玩家而已。而且我还要感谢你哥,是他让我帮忙推广猛龙头盔,才最终与猛龙公司合作的。」曲纷烟看向丁爽,眼中全是爱意。
  丁菲看到曲纷烟眼中那毫不掩饰的爱意,内心再次变得烦躁起来,因为她想起韩融冰看自己哥哥的眼神也是这样。
  曲纷烟来到丁菲身边,挽出丁菲的手臂问道,「菲菲,想去哪里玩啊」
  「啊,都行。」丁菲再次回到那种心不在焉的状态,看的丁爽眉头微皱,不知道丁菲这是怎么了
  曲纷烟向丁爽投来一个询问的眼神,丁爽传音道,「带菲菲去一些自然名胜古迹吧,她喜欢那种地方。」
  曲纷烟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很快规划好游玩的路线。
  曲纷烟带着丁爽二人玩到很晚才结束,由于第二天还要带他们去玩,索性也就一同住进丁爽他们的酒店,当然是单独开了一间房。
  丁爽想让丁菲去和曲纷烟一起住,丁菲依然是拒绝了。而丁爽又不可能当着丁菲的面去曲纷烟的房间,也就只能继续和丁菲共处一室。
  曲纷烟倒是想和丁爽一起住,顺便再发生点什么,奈何丁爽这次来是带着丁菲的。回到房间后,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没找丁爽商量,于是又来到丁爽与丁菲房间。
  「丁哥,你和菲菲休息了吗有件事情忘了和你说了,这会方便吗」曲纷烟原本可以明天再说,可是她内心还是想和丁爽多待会。
  「哥,你和曲姐姐在外边说吧。我今天太累了,回来时记得轻一点。」丁菲对着丁爽露出一个极其疲惫的表情,意思就是别打扰我睡觉,你俩爱说到几点就到几点,但晚上要回来。
  「好,你快点休息吧。明天还要玩一天呢。」丁爽嘱咐了一句后,出门去见曲纷烟了。
  刚刚还是一脸疲态的丁菲一见丁爽离开,一个翻身从床上下来,翻找出丁爽的手机解锁打开直播app
  丁菲今天并没有玩好,她满脑子都是韩融冰的事情。在游玩过程中,她的记忆也越来越模糊,总觉得自己可能是看错了,毕竟只是扫了那一眼。再想看时,丁爽已经再门口叫她了。
  进入直播app ,直播间已经变了,丁菲开始一个个的翻找,同时也通过关键字进行检索,一时半会却找不到正确的直播间。
  丁爽出门与曲纷烟来到走廊沙发坐下,询问曲纷烟要说什么事情。
  「丁哥,猛龙公司买了o 席位,邀请我去试训。你说我去不去啊」曲纷烟是真的想去,因为猛龙公司新战队的基地就在广州,自己去了就距离丁爽更近了。只是她怕自己直接过去会打扰丁爽,毕竟她曾经说过自己不会黏着他的。
  「去啊为什么不去我就说你很有天赋的嘛,转c 后是不是越打越顺对了,o 什么时候开赛」对于曲纷烟有如此好的机会,丁爽当然赞同。猛龙公司的运作他几乎不怎么插手,所以选中曲纷烟绝对是因为她的实力而不是什么黑幕。
  「7 月29号,原本6 月底就应该开打了,就是因为猛龙头盔才让暴雪推迟了一个月,而且新赛季将使用守望先锋2 进行比赛。」曲纷烟回答丁爽的问题。
  「啊,最近的确没怎么关心守望。不过这会还来得及吗还有,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丁爽疑惑,这没几天就要开赛了,曲纷烟还能注册成为选手吗
  「来得及,选手注册后天才结束。这不是你之前说要来成都嘛,我想当面告诉你。」曲纷烟有些脸红,她期待很久了,却没想到丁爽来的这么晚。
  「后天就结束了,你还没试训呢。怎么来得及啊明天别带我们去玩了,先去试训。」其实丁爽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只是他不想让曲纷烟留下口舌。
  「没事的丁哥,大不了先加入猛龙的学院队嘛。」曲纷烟到不在乎加入主队还是学员队,只要她能留在广州就行。
  「不行不行,这样前两个阶段你都上不了场。听话,明天就去争取进入主队,等我回广州给你庆祝我保证你的比赛我都会看,这段时间会在屏幕前给你加油的等我回广州,也会去现场给你加油」丁爽真心期望曲纷烟能走出去,毕竟自从诊断出白血病后,她的生活就是家与医院之间。
  「那个丁哥,猛龙的主场不在广州,而是在香江。只是基地在广州。」曲纷烟指出丁爽的问题,看来他真的最近一点都没有关注o
  「啊猛龙公司的队到底叫什么啊为什么主场在香江,基地却在广州啊」这种安排的确让丁爽有些疑惑,哪有这种基地不再主场城市的
  「那是因为猛龙公司在广州啊,如果将基地建在香江,还要过去一帮人。再说了,香江距离广州又不远,来回打比赛还是很方便的。猛龙的主队叫做香江boo,学院队叫teaot 总感觉学员队起的名字有些拉仇恨啊。哈哈哈。」说到猛龙学员队的名字,曲纷烟就想笑。
  「哈哈哈,是拉不住仇恨吧。ot了ot了」丁爽也笑了。
  关于teaot这个队名拉不拉仇恨在网上早就成了个话题了,站在t角度来看,ot就是没拉住仇恨,站在ot者角度来看,那就是把仇恨拉到自己这里了。
  丁爽与曲纷烟又闲聊了一会,最终确定曲纷烟明天就飞广州参加试训,自己和丁菲在成都随便转转。
  房间里的丁菲终于找到韩融冰的直播间,此时的韩融冰已经被放了下来,正在被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奸淫着。身上猫女服装已经被厮得七零八落,露出身上白花花的肉。
  丁菲则是皱褶眉头,目前拍摄角度正好能看到之前的缝补处,可是却已经被撕开了,这让丁菲没法再次确认。
  趴在韩融冰身上的男人很快就射了,镜头立即对准韩融冰的小穴,随着男人的鸡巴拔出,一股精液同时流了出来,这就是让直播间所有人看到韩融冰是被人内射了。
  这时弹幕里有人计数,「这已经是第28个人内射了吧」
  「是啊,博士是真不怕冰美人怀孕啊。」
  「博士好像就是为了让冰美人受孕的。」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刚来的吧之前有人说了,博士要找100 个人内射冰美人,看看谁能中奖。」
  「哦,奖品是什么」
  「奖品好像是获得冰美人一年的使用权吧。」
  「楼上正确,就是冰美人一年的使用权。」
  「是不是该第29了」
  「是啊,大家速度很快啊。」
  「那是因为冰美人那可是名器,能坚持超过5 分钟的都是人中龙凤了。」
  「呵,到现在还没龙凤出现呢。」
  就在众人在弹幕中吵来吵去时,第29个男人登场了。登场的这个男人十分魁梧,浑身肌肉虬结,胯下那根鸡巴至少25厘米长。男人伸手抓住韩融冰的双乳,隔着皮衣揉搓了两三下后一把将其扯烂,由于用劲过大,甚至将韩融冰的一只袖子扯了下来。
  随后男子用大鸡巴在韩融冰小穴处摩擦了几下,用上一个人留下的精液给自己的肉棒润滑,然后就是狠狠的插了进去镜头也给了二人交合处一个特写,能看到韩融冰的小穴几乎被这根大肉棒插变形了一进一出都带着一抹粉红,那是韩融冰小穴里的肉壁。
  看到这里,丁菲还是不能确定此女就是韩融冰,但是她觉得女子乳房的大小及形状和韩融冰的十分接近。不过那名壮汉两只手握住韩融冰的腰,势大力沉又速度不慢的抽插,让韩融冰的双乳晃动的频率和幅度都很大,丁菲也不敢完全确定就和韩融冰的一模一样。
  直播间的镜头并不是保持一个方位,多角度的展示韩融冰被爆肏的模样,既有面部特写带着面具没法确认面容,又有整体视角,有侧面角度,也有壮汉第一视角。
  随着壮汉更加用力,韩融冰的双乳晃动的也越来越激烈。镜头也给了韩融冰晃动中的双乳一个特写,先是从正上方展示,有袖子的那一侧,最后是无袖子的那一侧。
  而就是无袖子的那一侧的特写,让丁菲再次确认这个直播间的女子就是韩融冰。一次雷同可能是巧合,两次雷同是小概率事件,那三次雷同怎么也没法再骗自己了
  丁菲看到女子腋下的那颗痣,与韩融冰腋下的一模一样且在同一个位置。
  韩融冰这颗痣非常的小,且正好在腋下,如果不将腋毛剃除,则是无法看到的。即便是剃了腋毛,不仔细观察也很难发现。可是好巧不巧的,韩融冰由于常年参加spy 活动需要经常剃腋毛,而丁菲也帮韩融冰剃过几次,正好知道她腋下的这颗痣。
  而丁菲本就是在寻找韩融冰身份的证据,腋下的这颗痣当然逃不过她的眼睛。完全确认韩融冰身份后,丁菲将手机反过来盖在床上,低头思索该怎么和丁爽说这件事。她十分害怕丁爽受不了打击,万一做出点什么傻事该怎么办
  就在丁菲苦苦思索之际,丁爽却推门而入了。看到丁菲盘腿坐在床上,丁爽一愣道,「菲菲,还没睡吗」
  「啊哥你怎么没有锁门」丁爽突然出现,让丁菲十分慌乱,连忙将床上的手机偷偷塞到自己腿下,不让丁爽发现。
  「想着你睡了,就没锁门。怕一会开门吵到你。」丁爽说着向丁菲走去,刚刚丁菲的举动没能逃过他的眼睛。
  丁爽看到丁菲藏起来的手机,就是博士给自己的那台,一种不好的预感浮现在他心头。
  「拿来。」丁爽来到丁菲面前,阴沉着脸伸出一只手,他期望丁菲能主动交出手机。
  看到丁爽阴沉的脸色,丁菲知道自己刚刚藏手机的动作已经暴露,极不情愿的将手机拿出来放到丁爽手中。
  丁爽接过手机,输入密码解锁,直播app 还是打开状态,直播间也停留在韩融冰的直播间。丁爽一眼就看出来直播间被壮汉爆肏的女子就是韩融冰,他关上手机看向丁菲。
  「你为什么随便动我的手机」丁爽并不知道丁菲是否猜出韩融冰的身份,但那种不祥的预感昭示着丁菲已经猜到答案。
  「哥,那人」丁菲原本在将手机交给丁爽时就想好说出真相,毕竟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可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对,是韩融冰。」丁爽平静的开口道,看来丁菲是真的猜到了,于是也不想隐瞒。
  「啊哥你已经知道了」丁菲则是十分吃惊她怎么也没想到丁爽竟然早已经知道韩融冰的秘密。
  丁爽依旧面沉似水,随手拉过来一张椅子坐在丁菲对面道,「韩融冰是被胁迫的。」
  「这我也发现了,可是再怎么说」丁菲原本想说,再怎么说她也是给你戴了绿帽子,不过却被丁爽给打断了。
  「接下来我要告诉你一些事情,你好好听,不要害怕,也不要惊讶,更不要打断我。」丁爽阴沉的脸变得更加阴沉了,他原本是不想让丁菲知道这一切的。但如今丁菲已经发现了韩融冰的秘密,那有些事就要告诉给丁菲了。
  丁菲点了点头,没有出声。她能看出丁爽此时的心情极为糟糕,而此时也不是安慰他的好时候,还是等丁爽倾诉完再说吧。
  丁爽沉默了好长时间,他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也不知道哪些该告诉给丁菲,哪些不该告诉给她。
  丁爽抬头看向丁菲,看到她那双担忧又充满关心的目光,丁爽阴沉的脸缓和了许多,他也下定决心把大部分的真相告诉给丁菲。
  「这件事要从6 月8 日说起,那天我如同往常一样中午起床,准备先洗个澡然后吃点东西。没想到洗澡时竟然煤气中毒了,当时我以为我就要死了」
  丁爽开始向丁菲讲述自己濒死时意外得到一个系统,当然,系统的名字丁爽没有告诉给丁菲,只是说了系统能带他穿越不同的世界。
  「在穿越不同世界的过程中,我得到了各种各样的能力,实力也越来越强,且已经超出凡人的范围。在这个期间,我发现了韩融冰的秘密。她其实一直被一个叫做博士的人控制,而最初接近我的目的是为了你。」说到这里时,丁爽看到丁菲的眼神发生了变化,一种恐惧的情绪浮现在她眼底。
  「是的,博士想通过韩融冰控制你,而不知道为何,韩融冰却主动放弃了。不仅仅没有帮助博士,反而开始保护你。」丁爽没有告诉丁菲她的另外两个室友已经沦陷,他不想让丁菲活在恐惧之中。
  「我知道了,冰冰开始保护我是因为她爱上你了。」虽然丁爽之前叮嘱过丁菲不要打断他,可是丁菲依旧是情不自禁的说出这句话。
  「如今韩融冰深陷魔窟,这一切都不是她自愿的。我不在乎她的过去和她的现在,我只想在未来能把她给救出来丁菲你要记得,如果不是韩融冰对你的保护,或许你早已经沦落到和她一样的下场你想想,我获得系统才一个来月。而她保护了你近一个学年,她为你背负了太多东西,我一定要救她出来」丁爽神色坚定的看着丁菲,刚才他就已经决定了,既然瞒不住丁菲,那就将她带入修练一途,让她有自保的能力,这样自己才能毫无顾忌的去拯救韩融冰了。
  丁菲早已经是泪流满面,她没想到这段时间丁爽竟然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她能想象到其中一定有无数的风险,也不知道丁爽经历过多少次生死。她也没想到韩融冰为了保护自己,遭受多大凌辱,她终于明白中午直播间的标题的含义,那不是针对丁爽,而是针对自己。
  「哥,我、我也要修练,我要和你一起去救冰冰。」丁菲哽咽着向丁爽提出请求,希望丁爽能带着她一起修练。
  「嗯,带你修练可以。但那是为了让你自保的不是让你去以身犯险的如果你做不到,还不如做个普通女孩,我会一直护着你的。」这也是丁爽不愿意带丁菲修练的原因,丁菲修练后一定会主动要求和自己一起去救韩融冰的。
  「哥,我答应你。我知道,只有我有了自保能力,你才能全力以赴去救韩融冰。我不会乱来的,除非你觉得我有能力帮助你,我再帮助你。」在大是大非面前,丁菲是十分明事理的,聪明如她也明白丁爽的意思。
  「好,等明天曲纷烟离开,我就教你修练。曲纷烟明天有事,没法带咱们去玩了。你先睡一会吧,等天亮我第一时间叫你。」既然决定带丁菲进入这个圈子,迟一点早一点都无所谓,现在他身上的穿越点极多,还有19个超级抽奖没用呢。
  丁菲点了点头,既然丁爽答应了她,那也就不用急于一时,毕竟丁爽答应过自己的事情还从来没有食言过。
  丁爽已经尽可能的简短的给丁菲讲解,时间也到了凌晨4 点。此时的丁菲也已经十分疲惫,之前被丁爽的故事吸引她没感觉到睡意。现在放松下来后,很快就睡着了。
  早上7 点,神识感应到曲纷烟出了电梯来到这一层,丁爽悄悄起身出门。他这也是不想打扰丁菲休息,要不然也不会时刻用神识关注曲纷烟。
  见到丁爽从房间出了,曲纷烟对着丁爽笑了。她可是知道丁爽的本事,不敲门就能知道自己已经来了,这不就是那些神人们的手段吗
  丁爽与曲纷烟吃完早点,然后送她去了机场。曲纷烟什么行李都没带,直接去广州试训了。反正就是两个结果,成功或者失败。
  失败了那就直接回来,带不带行李也都无所谓。成功了那就让亲妈把行李送过来呗,正好也让妈妈出门散散心。
  目送曲纷烟通过安检,丁爽骑着摩托回到宾馆。进入房间,发现丁菲已经醒了,而且洗漱好等着自己。
  「送曲姐姐去机场啦」丁菲笑着询问丁爽。
  「啊你怎么知道」丁爽有些郁闷,感觉关于自己丁菲什么都猜到一样。
  「呵呵,哥你果然是方外之人啊,猛龙公司发微博了啊,确认曲姐姐今天参加香江boo 的试训啊。」丁菲嘲笑丁爽一天不刷微博。
  「猛龙公司真是心急啊,早上才给他们打的电话,这么快就发微博了。」丁爽撇了撇嘴,没想到竟是自家公司泄露了自己的行踪。
  「曲姐姐可是如今最红的主播之一啊当然要第一时间造势吸引流量毕竟o 选手注册马上就要结束了,曲姐姐现在试训是最能制造话题的。看来曲姐姐很重视你啊,非要见到你当面和你说试训的事。」丁菲有极强的推理能力,看到今早猛龙公司的微博后,很快就推测出丁爽今早的动向和昨晚曲纷烟找他商量的事情。
  「行了行了,准备好了吗。现在就带你修练了。」丁爽、丁菲这对兄妹从小受尽苦难,也获得了一个技能,就是愁不过夜。那就是再难过的事情,睡一觉心情都会恢复正常,毕竟日子还要过嘛,一直纠结于过去,太累了。
  「啊,就在这里修练吗不需要去什么洞天福地吗」丁菲感觉有些突然,感觉修练在丁爽这里就跟闹着玩一样,说开始就开始啊。
  「地球现在哪还有通天福地,走带你去一个小空间。别反抗。」说罢,丁爽带着丁菲传进爱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