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浩然一气功
作者:Z      更新:2022-11-03 08:18      字数:7997
  符箓的爆炸,非但没有对那些死气森森的厉鬼造成任何的伤害,甚至在烟尘散去之后,那些厉鬼再度朝着姜华飞冲而来。
  速度之快,如风似电。
  面对这些飞冲而来的厉鬼,眼见符箓没有作用,姜华只好将红缨枪在手中不停地转着圈,伴随着红缨枪的旋转,强风形成一层气罩,挡在姜华的身前。
  那些死气森森的厉鬼,姜华从未对阵过,心中自然也是没什么把握,只能稳妥为主。而那几只厉鬼,却是面对着姜华迎头冲来,速度没有丝毫减缓,迎面撞上的瞬间,成型的厉鬼,轰然退散,仿佛是鸡蛋撞在了石头上一般,巨大的力道让那些成型的厉鬼瞬间灰飞烟灭,转而化为了一滩滩的青灰色的死气。
  死气在姜华的身前散开,随即便如蜂似蝶的将姜华团团包裹,眨眼之间,便仿佛是将姜华的身影遮挡了一般,半空中肉眼能看到的,只有团团青灰色的死气,被死气包裹的姜华如何,一概不知。
  高空中的王野几人见状,全都皱起了眉头,显然七殿司命的这一手,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那青灰色的死气更是始料未及,凭姜黎的见识和阅历,愣是没有见过那种诡异的死气,或者说,和寻常的死气不同。
  随着死气将姜华的身影包裹,几秒钟过后,姜华的身影仿佛冷不丁的从死气当中逃脱了出来。
  随着姜华逃脱,那死气反而依旧聚集在空气,如云朵一般飘荡着,久久不散。
  从死气当中脱离出来的姜华,整个人就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一样,脸色煞白,眼窝深陷,原本平静的脸色,此刻就像是铺了一层水泥一般,变得一片灰白。整个人从死气当中脱离出来之后,更是不停地剧烈喘息着,哼哧哼哧的粗气声仿佛下一秒钟就要窒息而亡一般。
  瞬间的病态,浮现在了姜华这个散仙的身躯之上。
  要知道,成就了散仙身位,那可就是真正的仙了。
  何为仙自然是与凡人不同,不会生病,不会炎寒,不老不死,与天齐寿。当然,这虽然是对比凡人来说的,但某种程度上而言,散仙不会如凡人那般生病,也是真的
  可此刻的姜华,就像是大病一场的凡人一般,不单单满脸的病态,就连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都萎靡了一样。肉眼可见的衰败,在这个散仙的身上出现。在场观战的所有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那飘在空中,久久不散的青灰色死气的眼神,充满了震惊。
  那青灰色的死气,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有如此功效
  心中诧异之时,只见那窜释放出死气的佛珠,突然“啪”的一声在高空之中爆裂,伴随着佛珠炸裂,下一秒钟,那一颗颗圆润的珠子,便带着破石穿空的音爆声和速度,朝着姜华飞速的击打了过去。
  猛烈的速度,让正对面的姜华眯起了双眼,浑身病态的他,状态早已经不如先前那般,面对飞冲而来的佛珠,姜华没有丝毫犹豫,底牌尽现
  只见在那佛珠即将打在自己身上的瞬间,姜华一声高喝。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随着喝声响起,就见那数枚佛珠,在即将打到姜华身上的瞬间,仿佛是被某种无形的气浪阻止了一般,瞬间弹飞了回去,紧跟着,那姜黎的身周各处,四肢百穴之中,金色的光点,颗颗浮现,眨眼之间,就如同是一副铠甲一般,将姜华全身包裹,密不透风,乍看之下,竟如同是缩小版的天师道兵一般。
  那副铠甲当中的气息,也给了高空当中观战的王野一种及其熟悉的感觉。
  瞬间,王野便明白了云婉裳所说是怎么回事了,这一次的战争,不单单是天师府打响与魔萝开战的第一枪,更是借着这次机会,掌握情报,明白魔萝七殿司命的能力,魔萝整体的战力,包括一旁姜黎,或者说姜氏一族的实力
  “姜长老,这就是姜华的底牌”
  王战皱着眉,话语平淡如水,不含丝毫情感波动。但姜黎能够感觉的出来,这位少府主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姜华的身上,尤其是,当姜华将自己的底牌用出来的时候。
  “是”
  姜黎没有丝毫隐瞒,他也清楚,当云婉裳召自己回天师府的那一瞬间,他便明白,这一次的血神之争,既是自己一族千载难逢的机会,同样也是自己这一族千钧一发的危机,想要躲过去,那是不可能的,只能出山面对。而且在回到天师府的时候,姜黎就知道,自己这一族韬光养晦这么多年,终究是要瞒不住了,至少瞒不住云婉裳,所以从一开始,姜黎便不打算有所隐瞒,因此在王战疑问响起的下一秒钟,姜黎便紧跟着全盘托出。
  “启禀少府主,这是我们姜氏一族,每个族人都会修炼的浩然一气功,是老奴根据天师府的天师道兵演化而来的,算是小型的天师道兵,以浩然之气,覆盖全身上下,不单单可以提升功力,更可以抵挡一些歪门邪道的功法袭击,因为气息与天师府的天师道兵相近,少府主觉得熟悉也是正常”
  “哦”
  王野闻言,目光紧盯着姜黎,缓缓道:“你们姜氏一族,还有这等手段那所谓的浩然一气功,怎么没见你们上交天师府”
  “低微功法,不过是天师道兵演变而来,上不得台面,少府主若是有意,稍后回到府内,老奴双手奉上”
  姜黎不卑不亢,回答着王野。
  王野闻言,也便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看着高空之下的战场。
  只见随着那浩然气覆盖全身,宛若天师道兵一般的金黄铠甲,硬生生的将那数枚攻击而来的佛珠弹飞了。
  弹飞佛珠的下一秒钟,姜华忍受着肩膀的伤痛,再次提枪朝着七殿司命攻杀了过去。
  但那高空中的佛珠,虽然是被弹开了,可下一秒钟,就再次整合队列,朝着姜华攻杀了过来。
  每一颗佛珠上面,依旧缠绕着森森的死气,青灰色的气息夹带着恐怖的威力,就像是利剑一样的射来。
  姜华见状,挥舞着自己手中的长枪,一颗颗的将那些佛珠弹开,但佛珠数量众多,且速度飞快,有的佛珠,更是直接打在了姜华的身上,但那覆盖全身的浩然气,似乎提供了极高的防御,佛珠打在上面,也不过是留下了一道白点,仿佛什么事都没有。
  而一旁的老二并没有出手,反而是站在那里仔细观察着姜华,因为那到处乱飞的佛珠的攻击,姜华摆脱不开,只能被围困在当中。
  数颗佛珠,从不同的角度刁钻的攻击着姜华,任凭姜华手里的红缨枪舞动的如何密不透风,依旧是无济于事,那一颗颗的佛珠当中夹杂着的死气,在攻击留下白点之余,更是滋滋滋的不停腐蚀着姜华的铠甲,那铠甲防御虽高,可消耗法力速度也是急快,并且一开始的姜华,已经是被死气缠身,落了下风,现在,更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完全无能阻挡,那七殿司命的老二之所以没有出手,也是在等姜华自己落败。
  眼见于此,高空中满脸焦急的姜武阳再次朝着一旁的王野一抱拳。
  “少府主,姜华危在旦夕,就让我替他吧”
  其实,不用姜武阳说,王野也看得出来,此时此刻的姜华,已经是强弩之末,因此在姜武阳话音落下之后,王野缓缓道:“那你去吧”
  话音落下,下一秒钟,姜武阳就已经是迫不及待的从高空一跃而下,身形飞快,带出道道残影,随即瞬间来到了战场之上。
  或者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了姜华的身边。
  与姜华不同的是,姜武阳手中的兵器,竟然是一对金钹,那金钹通体巴掌大小,和凡间吹吹打打的乐器一般,但是既然是在散仙的手中,那自然不是凡间的寻常乐器能可比拟,在出现在姜华身侧的下一秒钟,姜武阳便将手中的金钹横举在身前,下一秒钟,那些速度飞快的佛珠便打在了金钹之上,或者说也没有完全与金钹对撞在一起,反而是在金钹的近前停了下来,仔细看去,那金钹外层,竟然包裹着一层白色的薄膜,那薄膜柔软有力,仿佛棉花一样,速度飞快,力度很足的佛珠打在上面,如同打在棉花上面一样,仅仅是深陷进去了几厘米,随即便停下了。
  而挡在姜华身前的姜武阳,目光直视着远方的七殿司命中的老二,眼神当中,似乎有勃然怒气。
  “族长”
  眼见姜武阳到来,姜黎也是解除了浩然一气功,气喘吁吁的看着姜武阳高大的背影。
  “回去休息”
  姜武阳没有废话,依旧冷冷的看着远处的老二。
  姜华也没多说什么,转身往天师府的阵营而去。
  而场中,登时只剩下了姜武阳和七殿司命的老二两个人,那被姜武阳挡在身前的佛珠,这一刻间也是飞速后退,随即悬浮在空中,如豺狼恶虎一般,死死地盯着姜武阳。
  数十颗的佛珠,兀自在空中旋转着。
  而老二与姜武阳的目光,则是彼此隔空对视着,双方的战意仿佛在这一刻化为了实质,在彼此的视线之中噼啪作响。下一秒钟,那悬浮在空中的佛珠仿佛受到了召唤,瞬间再度朝着姜武阳攻击了过去。
  姜武阳见状,没有丝毫犹豫,一左一右,两手中的金钹猛地一拍。
  “啪”的一声,声音悠远绵长,伴随着金钹声音的响起,下一秒钟,音质之声化作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气浪,以姜武阳为中心,朝着前方扩散。声音所过之处,就连空间仿佛都变得扭曲了起来。那急射而来的佛珠,在来到气浪边缘之处,就猛地停了下来,仿佛那化为实质,连空间都扭曲的气浪,有着强大的阻力一般,硬生生的将那些佛珠全都挡了下来。
  伴随着佛珠被挡下,下一秒钟,老二动了。
  身影迅捷,来到了姜武阳近前。
  一刀还未劈出,就见不远处的姜武阳,再次将自己手中的金钹狠狠地拍击在了一起,无形的音波如一根长枪,瞬间将那钉固住,止步不前的佛珠崩向两旁,当中的音波宛若一枚尖刺一般,朝着老二狠狠刺了过来。
  原本想要劈砍的老二,不得不硬生生的停止了攻击,转而将刀身竖立的挡在身前,硬抗姜武阳这一击。
  透明的音波,碰撞在豹眼金环大刀刀身之上,强横无匹的力量,直接将老二横推了出去,那法器所击打出来的音波,内中所蕴含的力量,竟然是比姜华的长枪还要来势汹涌,同为散仙的张廷玉,竟然被硬生生的横推出去了数米有余。
  上面的力道,甚至差点儿让老二手中的大刀脱手而出,仅仅是一招,七殿司命老二的表情便前所未有的认真了起来。
  因为他感觉的出来,面前的人,是个强敌
  和先前的那个年轻人不一样,这个更加难缠。
  一招试探之后,接下来的战斗,更加的激烈。
  只见老二抡圆了大刀,再次朝着姜武阳劈砍了过去,而姜武阳,则是朝后躲闪着,与老二拉开距离的同时,不停地拍打着自己手中的金钹。金钹每拍打一下,都会有音波从金钹当中飞出,然后朝着老二射去,而老二,则是挥舞着自己的大刀,将射过来的音波,尽数劈砍到一旁,一边劈砍一边快速朝着姜武阳靠近,两人的身影,如雷似电,在战场当中不停地穿梭。姜武阳的每一次音波攻击,都能让老二的大刀火花四溅,而老二的每一次劈砍,虽然也能将音波砍到一旁,但却是不能将之击碎,而且老二也注意到了,那被自己弹射到一旁的音波,并没有消散,反而是如同自己佛珠当中的死气一般,残留在空气当中,甚至无形之中,将自己的退路牢牢封死了。
  “这人”
  “不简单”
  高空当中,王野俯视着下方的战场,短短的三字评语,从王野的嘴中说出,却是无比的凝重。一旁的姜黎暂时也搞不清楚王野说的是谁,因此毕恭毕敬的道:“少主是说”
  “你的儿子,他很强啊,比一般的散仙要强”
  王野虽不是散仙,但好歹也是天师府的少府主,散仙没见过一千,也有八百了,有的散仙强,有的散仙弱,都是可以一眼看出来的,这初上场的姜武阳,明显就属于很强的那种,至少,也比一开始的那个姜华要强而且王野发现,那姜武阳手中那所用的本命法宝,也不是寻常的法宝,还有那金钹发出来的音波,也不似普通的音波,并且那金钹,攻防兼备,非是凡物。
  王野看的越多,心中越是惊讶,同时心里也升起了一个疑问,想姜武阳这样的,姜氏一族,有几个
  若放在平日里,姜氏一族自然不算什么,也轮不到王野这般忌惮,毕竟散仙再多,也只是散仙,连个二阶散仙都没有,面对地仙,更是如蝼蚁一般。可现在的天师府,在血神还没有伏诛之前,已经经受不起再多的消耗了,所以,不得不防
  一旁的姜黎,似乎也是看出了王野内心深处的担忧,他的眸光之中同样闪过一抹精光,这一刻间,他的脑海当中竟然升腾而起这么一个念头忌惮天师府在忌惮自己忌惮姜氏一族
  这个念头升起的下一秒钟,就被姜黎又压了回去,他依旧是满脸臣服,毕恭毕敬。
  “少府主说笑了,再强,也只是散仙而已呀”
  姜黎这句话,一语双关,既强调了姜武阳的实力,更强调了姜武阳的弱小。
  是啊,再强,也只是散仙而已呀
  就像是与姜武阳对战的这位魔萝中人,再强,也只是散仙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天师府无论怎样遭受波折,都不是魔萝能可比拟的,安安分分,才可生存
  况且天师府中,地仙虽然值得忌惮和恐惧,但也不是唯一。天师府强大的,并不单单是顶尖的武力,还有绝对的智力。
  虽然任何智谋,在绝对的武力面前都毫无作用,但现在的姜氏一族,可没有绝对的武力,为臣者,不与君抗,这才是真正的聪明,真正的智慧
  因此,面对王野展露出来的忌惮,姜黎也不管这份忌惮究竟是真是假,只是毕恭毕敬的用完美的话术回答着。
  这个世界,会说话,有时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天赋。
  “是么”
  听到姜黎这番回答之后,一旁的王野抬头斜着看了姜黎一眼。
  “一个家族,又不是一个宗门,太过强盛,也是不好的,毕竟你能力越强,肩上的担子也就越重,整个天下苍生的担子,不是那般轻易能可挑起来的”
  王野话里有话的点拨着姜黎,说完这句话之后,也便跟着再次将目光转移到了战场之中。
  只见战场上的两人,厮杀已经逐渐接近白热化,老二不单单用自己的大刀攻击着姜武阳,甚至再次调动起了四周的佛珠,那些漆黑无比、圆润光滑的佛珠,带着更加猛烈的攻势,对着姜武阳俯冲而来。
  姜武阳一边应对佛珠,一边应对刀气,竟然是丝毫不落下风。
  二人的战斗比之于先前与姜华的战斗还要激烈,面对那数颗的佛珠,姜武阳手中的金钹挥舞的密不透风,不止一次的挡住了佛珠的进攻,并且在抵挡佛珠之时,还能顺势挡住老二的刀气,不过此时此刻的老二,浑身气势正盛,虽然短时间内奈何不得姜武阳,但却是用自己刚猛无比的刀法,硬生生的压制着姜武阳,在那狂猛无比的刀势之下,姜武阳纵使能可抵挡,也不得不慢慢的后退。但那被其法宝金钹打出来的音波,还停留在身后的空中。
  这般退了数米之后,姜武阳似乎也是感觉时机成熟了,金钹再次在手中拍响,不过这一次,金钹的声音不是那般响亮,反而声音很轻,并且不是一声,而是急促的如鼓点一般,伴随着金钹声音的响起,那被残留在空中的音波,开始渐渐地有了变化,一团团的音波,开始随着金钹的声音逐渐扩散,就像是寒冰融化成水一般,透明成团的音波,开始快速的变大,扩张,然后每一团的音波都彼此交融,慢慢的连成了一片。转瞬之间,那运转在空中的音波,形成了一片音波的海洋。
  虽然音波已经有了变化,但在之前与姜武阳的交战当中,经验丰富的老二就已经注意到了身后停留,久久不散的音波,所以方才的攻势才会那般的凌厉,压着姜武阳朝后退去。因此,即便此刻那停留在空中的音波有了变化,依旧奈何不得老二,或者说现在的老二,已经压制着姜武阳脱离了音波的范围,融化成海的音波,此时此刻在老二的身后数米。
  本来,这姜武阳留下的暗手此刻已经不起作用,可谁知道,在音波相融的下一秒钟,姜武阳手中的金钹,突然再次合拍在了一起,并且这一次,时间很长。
  伴随着金钹合在一起,姜武阳的身形急速后退,左右金钹当中的法力,源源不断的集聚着。
  战斗经验丰富的老二自然是察觉到了不对劲之处,手中的大刀翻转数圈,想要出手阻止。
  但已经晚了
  与老二拉长距离的姜武阳,突然将合在一起的金钹分开,分开的同时,无数道金钹的幻影彼此重叠,下一秒钟,从那分开的金钹当中飞速的射出。
  重重叠叠,数不清到底有多少。
  金钹宛若流星一般,密密麻麻的朝着老二冲去。
  老二积聚在刀锋处的刀气同样劈砍而下,但却是没有将那络绎不绝、洋洋洒洒的金钹彻底劈开,反而是那金钹迎着刀气而上,然后对着老二冲来
  没有办法的老二,只能快速挥舞自己的本命法宝,用数不清的刀气挡在自己的面前,但那源源不绝的金钹,内中蕴含的力量石破天惊,就算是破不开老二的刀气,依旧是顶着老二的身影朝后退去。
  眨眼之间,就将老二重新顶回到了音波当中。
  身体与四周的音波接触的瞬间,老二的身躯猛地一颤,只因身陷音波海洋当中的老二,明显的感觉到了四周音波的强力,那音波如沼泽一般,不单单让老二的身子深陷,甚至一股股强大的力量,还在挤压着老二的肉身。
  散仙的身躯,本来已经是强大无比了,但是在那音波的挤压之下,老二惊骇莫名的发现,不单单自己的身体脱离不了音波海洋的范畴,甚至自己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被挤的劈啪作响。
  那音波汇聚而成的海洋,内中,仿佛连空气都变得粘稠了,随着身子被顶入音波当中,老二发现,自己短时间内,竟然完全无法摆脱。
  而随着老二受困,一旁的姜武阳,也是停止了动作,同时,高空当中,威武非凡的天师道兵,一左一右各自散开,散开的道兵中,两道身影,徐徐出现。
  当先一人,俊秀斯文,面如冠玉。
  旁边则是一位老者,仙风道骨,气度非凡。
  随着二人出现,战场上的老二,也是缓缓地抬头,将目光聚集在了二人的身上。
  “你是魔萝七殿司命的其中一人”
  王野从高空低头,俯瞰着下方的老二。
  纵使整个场中他的修为最低,但天师府少府主的身份,依旧足以让一切的牛鬼蛇神仰望自己。
  “你就是王野”
  纵使身躯被制衡住,老二都没有丝毫的惧怕,抬头看着王野,随即目光又转移到一旁的姜黎身上。
  “你便是姜黎”
  “认识我”
  姜黎也是微微一愣,看着身下的七殿司命。
  “听说过”
  老二目光沉稳,随即看向王野。
  “你们天师府的动作很快啊”
  老二感叹着,眸光之中,并没有半分服气。
  “从你们姜注意打到血神的半分魂魄上面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王野同样也不怯场,居高临下,将少府主的威仪,发挥的淋漓尽致。
  “千年来,你们魔萝,藏的是好,但那是因为你们活跃在暗中,天师府找不到你们的具体位置,但现在只要台面上有诱饵,且诱饵带来的利益大于风险的时候,你们便会出现可惜你们选错了对象,太过自以为是,天师府不是你们能可招惹的乖乖投降吧”
  王野看着下方的老二,此刻的他,身周除了姜黎之外,便是那威风凛凛的天师道兵,高居于云端,倒真有一些神仙下凡、斩妖除魔的味道。至少,那身后的天师道兵,仿若天兵天将一般,气场十足,很是唬人
  面对王野这个连散仙都不是的毛头小子,老二不以为意,他真正忌惮的,是一旁的姜黎。
  姜黎此人,老二听说过,早年间便是他,一路开疆拓土,才有了现在的天师府。
  可以说,天师府的大半个基业,都是这个寿元将尽的老头打下来的,只不过功高震主,后来的姜黎,在天师府成立之后,便被闲置了。如今再临,虽说是为了对付自己一方,但只要是聪明人,都能看得通透,主弱臣强,乃是大忌王野在天才,也不过是个毛头小子而已,姜黎,才是真正的老谋深算当初跟着云婉裳、楚天南南征北战那么多的功臣,后面被云婉裳处理了的有多少可姜黎呢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硬是活到了现在,作为一个开宗元勋,就连云婉裳,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借口处理,反而是让姜氏一族,延续至今,由此也可知,这个老头的厉害之处了。
  老二的目光深深地在姜黎的身上停留了许久,随即看向上方的王野,挑衅道:“想让我投降,下辈子吧”
  说罢,身处音波当中的老二艰难的抬起一只手,慢慢的,捏动着法诀,伴随着法诀的变化,那悬浮在一侧,已经许久没有动静的一颗颗佛珠,突然开始产生了变化,内里散发的死气,开始如滚烫的沸水一般沸腾,伴随着青灰色死气的沸腾,那一颗颗圆润的佛珠,莫名的便有了变化,佛珠开始一颗颗的变大,原本还是普普通通的佛珠,转眼之间,变得如苹果一般大小,之后就是如西瓜,如南瓜一般,越变越大,最终,竟然变成了一个直径将尽有两米的巨大铁球,通体圆滑,乍看之下,就像是门口的石狮脑袋一般,数颗佛珠,在变大之后,就从高空当中,狠狠地砸了下来
  恐怖的威势,何止是几倍的增加。
  目标,正是老二自己或者说身周那连成一片的音波海洋
  巨大的佛珠,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狠狠地从半空中,猛地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