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作者:流浪老师      更新:2022-10-09 06:17      字数:7613
  晚上,我没有去爸爸那边吃饭,而是选择待在了妈妈这边。
  除了想更多的时间和妈妈在一起之外,最重要的是,爸爸组建了新的家庭,他那边始终让我不自在,觉得自己像一个外人。
  而且,在学校憋了一个月的欲望,我已经完全没有其它心思了,只想着和妈妈来一场欢快淋漓的肉宴。
  打量着妈妈那张满满胶原蛋白的脸颊,温润而红的檀口,皙白的肌肤,我的心脏怦怦直跳,就像期待着某件要发生的事情,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了。
  因为妈妈下午去了趟学校,所以穿着的那身教师制服还没脱掉,只是单独将外套褪下,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紧致的衬衫将妈妈胸前圆滚滚的乳房紧紧包裹,像两座小山一样,无比吸引着我的眼球。
  斜搭在桌子底下的一只美足,晶莹剔透,甚至还有些反光,仔细一看,便明白是妈妈穿着一条肤色的丝袜,还未及时换下来。
  再往上看,是同样包裹着薄薄的肉丝的一截小腿,圆润笔直。
  只是,妈妈今天穿了一条九分的直筒西裤,遮挡了这双美腿的大部分美景,但仍然可以看出,妈妈的这双美腿,是多么的修长匀称,小腿没有多出一丝赘肉,丰腴紧实的大腿并拢在一起,软酥酥的腿肉夹在一起,没有一丁点的缝隙,而且丰腴却不臃肿。
  看着看着,我都有些觉得嘴里的肥肉不香了。
  目光再次转回妈妈的肉丝美足上,我咕噜吞咽着口水,胯下的肉棒都支起了帐篷。
  「电脑用的还行吗」正当我看得出神的时候,妈妈忽然随口问了一句,我连忙点头道:「嗯嗯,很好用。」
  「那就行,不过。」妈妈放下手机,凤眸直勾勾的瞪着我:「给你买笔记本是让你学习用的,你要是用来打游戏,哼。」
  妈妈充满威胁的目光,不言而喻。
  「妈,您就放一百个心好吧我不怎么玩游戏,您又不是不知道。」我连忙替自己辩解。
  「那也拦不住别人带你玩,你要知道,虽然去了大学没有人管你了,但学习的劲同样不能松懈下来,知道吗等出了校园,你就知道想学习再给自己充充电,已经没机会了。」
  妈妈又开始了她的说教模式,我无奈的不断应和,一句句知道了,明白了。
  饭后,我收拾碗筷,妈妈慵懒的躺斜靠在沙发上,玩着手机,很是悠闲。
  我不禁有些幽怨的瞅着妈妈,小声嘀咕了句:「饭后不动,身体长肉。」
  「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妈妈凤眸斜视着我,目光透着寒气。
  「没、没说什么,我去洗碗。」我连忙转身进了厨房。
  「把桌子也擦一下。」不一会,妈妈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我只好拿着抹布从厨房出来,开始擦拭饭桌。
  「左擦一下右擦一下,你当画花呢」妈妈放下手机,没好气的训斥道。
  等我认真的擦了一遍之后,妈妈又来了句:「去洗一下抹布,再擦一遍。」
  「哦。」我拉着张脸,起身走向厨房。
  等我从厨房出来,妈妈抬头瞥了眼我郁闷的表情,忽然失落的叹了口气,说道:「让你洗个碗,擦个桌子,怨气都这么大,等我以后老了,算是指望不上你了。」
  见状,我连忙求饶,哭笑不得道:「您这是哪的话啊,我可没有怨气,我这只是担心您刚吃的饱饱的就躺在沙发上,对胃不好,」
  妈妈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明显有些不信。
  「再说了,您以后不指望我,那指望谁啊。」我一边认真的擦拭着桌子,一边笑着说。
  「大不了我再找一个。」妈妈撅着红唇,说话的底气都不足,明显是气话。
  不过,我可是当真的了,佯装吓唬妈妈:「您要是再找一个,那我就离家出走,让您这辈子也见不到我了。」
  「那你可真自私。」妈妈冷嘲热讽了一句。
  「哪有啊。」我挠了挠头,小声道:「这不是怕您识人不明,后半辈子不幸福嘛,再说了,有我您还不知足啊。」
  言罢,我小心翼翼的打量妈妈的反应,只见妈妈气呼呼的,手机都扔到了一旁。
  半晌,妈妈不耐烦的说道:「那你还是赶紧离家出走吧,我眼不见心不烦。」
  见妈妈有些恼怒了,我也没再敢言语了,擦完桌子,连忙进了厨房。
  「妈,您要不要下去散散步」从厨房收拾完出来,我询问的语气问妈妈。
  「不去。」妈妈此时已经整个身子面对着沙发,软绵绵的侧躺在了沙发上,手里拿着手机,正在看着无聊的肥皂剧。
  「为什么啊。」
  「懒得去。」妈妈简单一句。
  我哑口无言,只好走过去,坐在了妈妈脚的这一头。
  其实,我打心里也懒得去散步,还不如和妈妈在家里卿卿我我,但事情总讲究个过程,不能一蹴而就。
  和妈妈出去散散步,谈谈心,然后回来家到了休息时间,水到渠成。
  不过现在,我一时间有些犹豫不断了。
  妈妈现在不会像以前那样果断拒绝我了,但我同时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毫不尊重妈妈,就直接强迫妈妈了。
  低头看着妈妈那双上下搭在一起的丝足,我不禁有些心神荡漾起来,自己的手也在犹豫一阵以后,慢慢的伸了过去。
  「呼 」我轻轻的吐了口气,心里只觉得紧张的不行。
  不知道怎么了,明明和妈妈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而且明确清楚妈妈不会拒绝我,但我还是很紧张。
  光滑细腻的丝足,与我的指尖触碰之时,妈妈下意识的缩了下美足,但下一秒,就被我一把抓进了手里。
  「你干什么。」妈妈有些惊慌的转过头来,看着我,一边用力向后缩着丝足,一边羞怒道:「松开。」
  「我、我给您按按脚。」我没敢抬头去看妈妈的脸,只是低着头一个劲的抓着妈妈的丝足,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不用你按,赶紧松开。」妈妈踢腾着丝足,却始终脱不出我的手。
  「您每天上课都站着,对身体不好,要经常按按脚,这样能促进血液循环。」一边说着,我一边轻轻的按起了妈妈光滑的丝足。
  一只手压在妈妈的足踝上,另一只手轻轻抓着妈妈的足趾,隔着一层薄薄的是丝袜,一个一个的轻按揉捏,妈妈贝齿轻轻咬着下唇,眼神垂下,完全没了刚刚的样子。
  几近透明的肉色丝袜,包裹在妈妈的美足上,光滑细腻,摸起来滑滑的,还有着接近肌肤的温润触感。雪白的足背,隔着一层丝袜,也清晰可见,五根整齐的足趾如同嫩葱,可爱而又圆润。
  我不断吞咽着口水,呼吸都似乎紧促起来。
  按捏完妈妈的足趾,我继续向下,将手指按在了妈妈足掌的前端,那块软软的地方,轻轻的按压起来。
  「嗯」妈妈忽然发出一声细微的轻吟,然后向后缩了下美足,我连忙停下,抬头道:「怎么了」
  妈妈将酡红的脸颊扭向一侧,小声的说:「别、别按了,有点痒。」
  「那我稍微用点力,您忍着点。」言罢,不顾妈妈的反对,我增加了几分力度,用手指的关节开始按压妈妈的足心。
  「嗯 」妈妈发出一声轻吟,连忙看了我一眼,接着止住了声。
  「妈,力道还行吧」我一边轻轻按压,一边问。
  「嗯 还行 」妈妈有些紧张的轻喘着气,脑袋重新转了回去,面朝沙发里面,将脸埋了起来。
  明亮的客厅,寂静无比,只能听到手掌摩挲着丝袜的「沙沙」声。
  「妈,我再给您按一按另一只脚。」
  「嗯 」妈妈有些慵懒的应了一声。
  见妈妈没有拒绝,我抓起妈妈的另一只丝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再次轻轻的按压起来。
  「嗯 」妈妈向后抽了下美足,细声道:「痒 」
  「我用点力。」我低着头,喘着加重的气息,眼睛直直的盯着妈妈的丝足。
  妈妈今晚穿着的薄如蝉翼的肉丝,简直戳中了我的小心脏,让我的灵魂都躁动了起来。
  胯下直挺挺的肉棒,已经将裤裆顶了一个巨大的帐篷。
  这时候,我已经逐渐忘记了按摩是什么,放在妈妈丝足上的手掌,已经开始由按压,变成了轻轻的抚摸,细腻的丝袜触碰在掌心,那种让人悸动的感觉,让我不断的心猿意马。
  到后面,我已经完全不满足于此了,手掌从妈妈的足心不断抚摸游走,绕过妈妈的足踝,攀上了妈妈那截裹着丝袜的小腿。
  妈妈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满的踢腾了几下,就像是在警告我。
  但妈妈碍于脸皮薄,丝毫没有转过头来训斥我的迹象,这也让我的胆子越发的变大。
  手掌「沙沙沙」的抚摸着妈妈笔直光滑的小腿,感受着细腻的丝袜,再逐渐向上,将手钻进了妈妈的裤腿之中。
  这已经是很明显的信号了,但妈妈仍然没有要转身过来的意思。
  我喘着轻微的急促气息,将手从妈妈的裤腿中退出来,双手把着妈妈的丝足,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自己的裤裆上面。
  直挺挺硬邦邦的肉棒,在戳到妈妈足心的那刻,妈妈就立马察觉到了异样,刚刚还放松下来的身体,都甚至变得僵硬了起来。
  但妈妈并没有出声,而是不露痕迹的将美足向后缩了缩。
  见此,我已然明白了妈妈的心思,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
  轻手轻脚的将自己的裤子解开,然后往下拽了拽,就将自己滚烫硬挺的肉棒放了出来。
  妈妈自然感觉到了动静,但仍然像一只千年乌龟似的,憋的一动不动。
  我小心翼翼的扶着自己的肉棒,捏着龟头顶着妈妈的足心,轻轻的转磨了起来,触感最强烈的龟头与裹着细腻丝袜的足心,交触的一瞬间,酥麻的触感,仿佛窜到了后脑勺。
  我紧促的呼吸声,妈妈一定听到了,我甚至听到了妈妈喘着的急促气息。
  细心的观察了一下,我注意到妈妈的手,已经在紧紧抓着沙发套垫了。
  妈妈紧张了。
  我和妈妈都心知肚明这是在做什么,但都默认了下来,我没有开口去提,妈妈也没有反对拒绝。
  这是最好的状态。
  「呼 」我轻轻的吐了口气,龟头抵着妈妈的足心,一边揉磨按压,一边往上,抵住了妈妈的五根足趾。
  圆润精致的五根足趾,仿佛小手一般,就这样攀在龟头之上。
  我开始微微挺动着肉棒,戳弄妈妈的小脚。
  如此明显的动作,自然引来了妈妈的不满,丝足用力的弓了起来。
  但是,我已经不满足于妈妈的丝足了。
  抬头见妈妈依然趋于趴着的姿势,我放下妈妈的美足,慢慢的朝着妈妈的身子压了上去。
  「嗯你干什么」妈妈感受到身上的压力,连忙转过头来,蹙着眉头看向我。
  「妈,我想你了。」我喘着粗气,直接朝着妈妈的面颊亲了上去,软弹紧致的脸颊,温润的触感,我不禁用力吸了几口。
  「你、起来」妈妈反过手来,连忙抵住我的额头,急促的语气道:「赶紧起来。」
  「都一个月了,您就不想我嘛」我低头看着妈妈,轻声问。
  妈妈凤眸直直的与我对视着,羞怒道:「不想。」
  「您撒谎,您下面肯定湿了,不然您脱了裤子我们检查一下。」
  「滚。」妈妈恼羞成怒的给了我一巴掌。
  巴掌不重不轻,反正是不疼。
  我嘿嘿笑了笑,胳膊伸下去,就要脱妈妈的裤子。
  妈妈用力抓着我的手,一脸羞愤的盯着我:「还开着灯呢,能不能别闹,让对面楼里的人看见,我们母子俩就不用活了,干脆从窗户跳下去。」
  我扭头看了眼对楼亮着的一户户人家,我这才想起来,窗帘忘记拉了。
  「我去拉窗帘。」言罢,我跳下沙发,迅速的拉上窗户,再次返回沙发上。
  「现在行了嘛」妈妈已经坐了起来,我凑过去,将头发拱的凌乱的妈妈抱进怀里,撅着嘴巴就朝着妈妈的嘴亲了上去。
  「臭死了。」妈妈用手抵着我的下巴,一脸的嫌弃。
  「诶呀,您就别矜持了,家里就我们俩人。」我用力向前一压,就将妈妈再次扑倒在了沙发上。
  「你别胡闹了,行吗」妈妈语气软了下来,和声和气的想让我停手,但此时已经是箭在弦上了,怎么能停下来,双手抓着妈妈的裤腰,就直接给褪了下去。
  裤子扒到胯部,我才发现,再也难褪下去一寸,我郁闷的俯身起来,低头看去,才发现有两颗裤扣。
  我伸手起解裤扣,妈妈连忙抓住我,商量的语气道:「晚点行嘛,听话,现在别闹。」
  「妈,我都憋了一个月了。」
  「那就再憋一会。」
  「憋不住了。」解开妈妈的裤扣,抓着裤腰直接就给妈妈的西裤拽到了臀部下方。
  过程中,不知道妈妈是不是担心我的拽坏裤子,还稍微抬了下屁股,顺利的将裤子脱了下来。
  将西裤仍在一旁,我直起上半身,低头一览无余的看着妈妈优美的身材曲线,白衬衫,肉色丝袜,完全是纯与欲的结合。
  饱满的胸部,如柳枝般的细腰,平滑的小腹,修长笔直的美腿,我仿佛在观赏稀世珍宝,一点都不敢遗漏。
  火辣辣的目光,盯的妈妈脸颊都红了。
  俯下身去,我在妈妈的下巴处轻轻的亲了一口,然后便小心翼翼的去解白衬衫的纽扣。
  妈妈没有阻止我,只是喘着急促的气息,胸部剧烈的起伏着。
  米色的纽扣,一颗一颗的被我解开,只是,还没来得及解开所有的纽扣,两个圆滚滚的乳房,便顶着一层薄薄的紫色布料,迫不及待的挤了出来。
  将最后一颗纽扣解开,我的目光也直了,望着妈妈饱满结实的胸部,情不自禁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妈,我想吃奶。」我抬起头,憨笑着调侃了妈妈一句。
  妈妈此时已经完全羞红了脸颊,羞怒的骂了一句:「滚。」那双以前严厉的凤眸,此时犹如有一汪春水在眸子中流转,诱人心魄。
  揪着紫色布料的一角,轻轻的向上一推,两个犹如白花花的大馒头,便从布料之下,再次挤了出来。
  高高耸着的胸部,不如少女那般的瓷实,也没有孕妇那般的肿大,但妈妈的胸部,却不偏不倚,结实饱满,圆润挺拔,刚好合适。
  我瞥了眼妈妈的神情,发现妈妈此时撇着脸,贝齿咬着下唇,仿佛受到了委屈似的。
  「妈,我尝一口。」
  「滚。」
  我探过头去,张开嘴巴,一口就将峰尖的两颗殷红蓓蕾含进了嘴里,大小犹如樱桃一般,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我用力往嘴里吸了两口,峰端嫩白的乳肉,就像白豆腐似的,被我含进了嘴里。
  舌尖抵在两颗殷红的蓓蕾之上,轻轻的按压转磨,挑逗的妈妈,双手都不自觉的抓住了我的头发。
  「嘶溜 」舌尖在淡淡的乳晕上转了一圈,舔了舔白嫩酥胸上残留着我的口水,我这才将妈妈的乳房从嘴里松开。
  看着被我舔舐的已经湿滑的乳房,我心满意足的舔了下嘴角,看着妈妈调侃道:「妈,您猜味道好不好」
  「有个屁的味道。」妈妈恼怒的打了我一下。
  「您可是教师,不准说脏话。」
  「我没骂你就算好的了。」妈妈没好气道。
  「我再尝尝您下面什么味道。」我嘿嘿笑了笑,俯下身去,直接拱到了妈妈的腿部中间。
  妈妈有些慌张的将双腿紧紧并拢,急道:「你要是敢、敢,你信不信我的一脚踢飞你。」
  闻言,我抬起头,看着妈妈一脸认真的模样,我无奈妥协:「好好好,我不舔还不行嘛,那您让我进去一下。」
  「滚。」
  「嘿嘿 」我笑了笑,低头打量着妈妈的一双丝袜美腿,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妈,我来了啊。」我搓了搓双手,接着就抓着丝袜的裤腰,轻轻的往下褪去,妈妈不露痕迹的抬了下屁股,肉色的丝袜顺利脱到了妈妈的大腿根。
  紫色的三角裤,映入眼帘,我眼睛直了那么一下,便趴了下去,往前瞅了瞅,嗅了两口,好像没什么味道。
  「你敢那个,我真的踹你了」妈妈再次警告我。
  「我知道。」我伸出食指,在紫色内裤的三角地带,轻轻的刮了一下,才发现妈妈的宝地,已经泥泞不堪了。
  「妈,您都湿了。」我抬头打趣一句。
  妈妈脸颊一红,恼怒道:「你能闭嘴吗」
  「我能,但是您不能。」手指轻轻拨开蜜穴前方的布料,将食指的一小截伸了进去,湿漉漉的蜜穴,此时已经冒着热气,在张张合合了,仿佛一张小嘴。
  妈妈感受到下体的异样,也顿时明白了过来,凤眸直勾勾的盯着我,怒道:「哪里学的这污言秽语。」
  「自学成才。」我笑道。
  「鬼才信。」
  「妈,我来了啊,我都想您一个月了。」我跪起身子,将妈妈还未褪去肉色丝袜的一双美腿抗在肩上,把龟头抵在了早已湿透了的蜜穴口。
  妈妈微微仰起脑袋,双手紧紧抓着沙发套垫,咬了咬红唇,看了眼衣衫不整的衬衫、丝袜,又盯着我问道:「你就是这样想我的」
  我愣了下,摇了摇头。
  「这只是身体上的,我心里同样想、您」说完最后一个字,我用力向前一挺,硕大的龟头直接没入湿漉漉的小穴,接着整个棒身尽根没入。
  「嗯」妈妈檀口发出一声压抑的闷哼声,脑袋一沉,连忙贝齿咬紧了嘴唇。
  「嗯胡说八道嗯啊」
  「妈,我忍不住了,我要快点。」双手扶着妈妈雪白肌肤的大腿,肩膀扛着妈妈的小腿,从一开始我便进入了冲锋的状态,直接狂肏猛干了起来。
  「嗯啊慢慢点」妈妈仰起头,檀口张开,秀眉紧蹙,急促的气息一声接着一声。
  「我憋了一个月了。」我喘着粗气,一下又一下,急不可耐的将粗长坚硬的肉棒送入妈妈的蜜穴中。
  紧致且火热的穴腔,湿滑而又多汁,每次肉棒都能像一条滑溜的蛇一样,插到妈妈的蜜穴深处,那软绵的花房。
  「啪啪啪」
  只是几分钟,妈妈的淫汁便不可控制的往外溢出向下流,在我的两颗卵蛋的拍击下,发出一阵阵肉体与汁液撞击的声音。
  双手抚摸着包裹肉丝的大腿,光滑细腻,那两只丝袜美足,在一下下的撞击下,仿佛风浪中的船只,颠簸摇荡,在空中划着一条条优美的曲线。
  「你轻点嗯啊」妈妈的一双小腿,紧紧的勾着我的脖子,宛如醉眼的凤眸微眯着看向我,檀口张开,断断续续的言语。
  「妈,妈,舒服吗」我挺动着肉棒,深入浅出,连续不断的抽插着妈妈的蜜穴。
  「嗯嗯嗯啊不不行了啊啊啊」妈妈摇晃着身子,暴露在空气中的两只白嫩乳房,也随着身体的晃动,在空气中不停的摇曳。
  「这一个月,呼您有没有想我嗯」我一记重插,将肉棒送入到最深处,龟头顶着那片柔软的花心,按压揉磨。
  「嗯啊别别顶嗯啊啊啊」妈妈不断吐着急促气息的檀口,在我不断的肏弄下,一张一合,甚是动人。
  「那您想我了没有」我两只手身下下方,各托着一瓣妈妈结实浑圆的臀肉,往上抬起,好让自己的肉棒插入的更深。
  「啪啪啪」
  「想」妈妈双手紧紧抓住我的大腿根,迷乱之中,说了出口。
  「是不是想我的肉棒了」我颤抖着嘴巴继续问。
  每次和妈妈性爱,我都喜欢问一些淫乱的问题,因为从妈妈的嘴里说出来的淫词秽语,都会令我感到刺激。
  「不不要说了啊嗯啊啊」妈妈紧蹙着眉头,明显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可我在学校,想了您一整个月。」
  「嗯啊嗯啊嗯啊啊」
  「舒服吗妈妈。」
  「舒嗯啊舒服嗯啊啊」
  闻言,我放下抗在肩上的那双美腿,将细腻的肉丝美腿并拢着抱进怀里,那双夹杂着混合味的丝足,被我用力抵在我的整个脸上,下身开始如同捣蒜一般,快速的抽插起来。
  「噗嗤」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与我的胸部也在此时发出挤破空气的声响,那软弹的大腿,甚至在一下一下的跳动。
  「嗯啊别别用力了来了啊啊啊」突然,妈妈的的身体如同痉挛一般,娇躯极力的颤抖起来,被我填满的小穴,也喷涌起了滚烫的蜜汁。
  我憋了口气,猛烈的撞击几下之后,最后一下直捣妈妈的花心,不管不顾的射了出来。
  「嗯啊」妈妈发出一声有些嘶哑的叫声,双手紧紧抓着沙发套垫,身体一下一下的抖动了起来,「不不行了」
  一场激烈的性爱之后,我和妈妈衣衫不整的相拥在沙发上,我依恋的趴在妈妈的酥胸上,在圆滚滚的胸部轻轻的滑弄着。
  「唉,就不该生你这玩意,一天天的就知道折腾我。」妈妈没好气的打了下我的脑袋。
  「谁让我是您生的呢。」言罢,我起身道:「妈,再来一次吧。」
  「别,身体吃不消。」
  「那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