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走马上任
作者:画纯爱的JIN      更新:2022-07-07 16:39      字数:6540
  谁料下一刻陈启超直接二话不说,走到他们面前,冷冷的对着那两名副统领道:「打明儿起,你们两个不用来了,暗字营用不起你们这样的大爷。」
  两个副统领微微一愣,他们也料到陈启超会有责难,但是这小子年纪轻,资历浅,又是新来的雏儿,估摸着对方想要树立权威最好的手段估计也就是明里训斥两句,暗里拉拢一番,许他们两个重要些的职位以巩固自己,下放些权力。要知道李无影此人乾纲独断,几乎所有权力都集中在他一人手里,那两名副统领名为副手,实际上就是打杂的。
  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陈启超居然当众作出了这样的安排,两人勃然大怒,跳起来厉声道:「姓陈的,你说甚么老子在暗字营辛辛苦苦打熬半生,你说不用就不用了,你想让老子去哪儿」
  陈启超淡淡一笑,背负双手,微微扬起了那张俊俏的面孔:「没有职位,自然就是散职,在家候着吧,哪儿有了缺,或许会有人用你。如果你们想求本统领帮忙,我倒可以帮你们活动活动,在山北村镇里给你们安排个地方」
  那个年近四旬的副统领怒不可遏,劈胸就向陈启超抓来:「你个小兔崽子」
  陈启超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一抹寒光在眸中一闪而过。既然这些人打算给自己来个下马威,那他也没打算善了如果别人也觉得他好欺负,那就错了,大错特错
  「有好戏看了」暗字营的成员纷纷从各处涌了出来,兴高采烈的呼啦啦围拢了过来。即使强悍如他们,也免不了凑热闹这种人类的本能行为。
  一见那个副统领探手向自己胸前抓来,陈启超傲立不动,目中却有一道寒光倏然闪过。那个副统领也没藏着后手,直接一招黑虎掏心,只是手指刚刚触到陈启超的胸口,陈启超的一双手掌便突然动了,他左手一托、右手一扼,干净俐落的一个擒拿动作,那副统领惨叫一声,整个人便顺势跪了下去。陈启超确实没用多大劲儿,这一招更多的是一股巧劲儿,他只是在一个关键点上使力,拿捏住了对方的手腕,而对方来不及反应,仍旧用足了力气杵向前来,自己把自己的手腕给扼断了。
  这一招巧妙的擒拿手法,说起来还是谢腾龙教给他的,但是能运用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时机、角度、力度拿捏的这么稳,这段时间他除了肏屄,可没少下工夫。那副统领痛得冷汗淋漓,他真不敢相信,这个长得像个俊俏大姑娘的新任统领居然如此心狠手辣,一言不合居然下得了如此毒手。
  另一个副统领一见老友落得这般下场,怒火攻心,「呛」地一声拔出了佩刀,指向陈启超胸口,厉声道:「你敢下毒手」
  陈启超用行动回答了他,右腿倏地踢起,鞋尖便吻上了被他擒住的那个副统领的下巴,把他一脚踢了出去。那个副统领身高体胖,怕不有一百八十斤上下,居然被陈启超看似轻描淡写的一脚给踢得飞出去一丈多远。离得近的人清楚地听到「咔嚓」一声,下颌骨恐怕是全碎了,那副统领一声没吭,已经晕了过去。
  在场的暗字营成员不乏技击高手,这些人很多都是负责暗杀的刺客,也有正面冲阵的高手,可不是摆设。能够被选入暗字营,本身素质就不逊色于龙骧营以外的任何一营。而且他们的训练强度也远超过其他营,所以硬实力可以排前三
  他们当然看得出,这一脚踢出去之前陈启超有个向外扬手的动作,有藉这个副统领吃痛主动后撤的取巧动作,可是统领大人这一脚的力量仍旧惊人,这还是在他轻描淡写的一击之下,这位统领大人的腿部爆发力如果他全力施为,那将是何等惊人一时间,众人对这个貌若少女的统领大人刮目相看,竟然没有人敢跟着鼓噪了。
  陈启超面对胸前那口锋利的钢刀不以为然,向他淡淡一笑道:「本统领已经下手了,不是么」
  说罢他便淡然的一转身,竟把背部卖给了对方,摆明了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那副统领当着众多旧部,羞刀难入鞘,一咬牙,便向陈启超刺来,不过对方毕竟是他上司,这一刀他还是留了力气,估计只想给陈启超一点轻伤,刮破点皮儿,叫陈启超难堪一下,自己也就有台阶下了。
  可他手中刀刚刚递出,斜刺里又是一道刀光闪过,「噗」地一声血光四溅,这个副统领一声惨叫,一条手臂连着紧握的长刀一齐落在地上,疼得他满地打滚,一时遍地都是怵目惊心的血迹。
  站在陈启超旁边的一名高瘦中年人缓缓收刀,自腰间抽出一块雪白的手帕,若无其事地拭起刀上血迹来。
  众人大哗,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惊骇莫名。同僚间偶有冲突而已,他竟然直接就把别人一条手臂而砍了,而且还是一个副统领
  中年刀客厉声道:「这段时间,你们是不是安逸日子过惯了不要忘了,暗字营也是腾龙堡的一员,也得听谢大人的吩咐。现在谢大人不在,主母的话就是命令由得你们胡来以下犯上者,军法从事,就是杀他的头也不为过,何况是断他一臂」
  陈启超背负双手,昂然道:「这两个人,以下犯上,夺其营籍,送进咱们的大狱,关起来李统领不幸遇害,现在从今天起,就由我陈启超带领大家继续前行」
  中年刀客一愣,他本以为这两个不开眼的副统领一个扼断了手腕,一个连手臂都斩断了,陈启超会就此罢手,没想到他会这么狠,若是关进大狱,想再出来可就难了暗字营易主的第一天,没想到竟是把本营的人给关进去了。他也是白家的人,是白梦胧派给陈启超作为属下的,也算是半个监视。他名为白天穆,武艺自然也是不俗。
  仅仅一愣之后,白天穆连忙抱拳道:「卑职遵命」
  方才,白天穆也在人群中看热闹来着,他想要看看这个陈启超究竟有几分成色,能不能挑起大梁。如果不能的话,他还是打算给大姐谏言,要求换人。当然,他是不会让陈启超太难堪的,因为陈启超固然是刚刚上位,他又何尝不是,他们两人是休戚相关,一损俱损的,别人如果不把陈启超放在眼里,就同样不会把他放在眼里。
  要知道白家虽说势力不弱,可是想要渗透到腾龙堡内部,却有些困难。腾龙堡两卫七营,掌控着的力量和秘密,是极为强大的,但是这些力量并不完全在白梦胧的手里。这回李无影被狙杀,正好给了白梦胧插手暗字营的机会,所以即使陈启超是个废物,白天穆也必须要在暗字营站稳脚跟。
  不过,对陈启超位居他之上,他同样有点不服,所以本想看陈启超出点小丑,再出面相助,帮他稳固局面,可是方才陈启超双手往背后一负,转过身去时,那双眼睛已经如闪电一般在他身上刺了一下。他的心思没有逃过陈启超的耳目,陈启超看出来了。陈启超这冷冷一瞥,隐隐竟有几分谢腾龙的神韵,白天穆心头一跳,哪里还敢等着看他笑话,刚才他手如此狠辣,其实也有故意下重手,向这位新任统领请罪,想不到他自以为已经极其严厉的惩罚,陈启超尤嫌不够。
  「这小子还真是谢大人的关门弟子,也不知道跟了多久,连谢大人风韵都学来了」白天穆心里嘀咕着,可是没敢说出来。
  「还愣着干什么,该干嘛干嘛去」陈启超冷冷的说道。
  这时候,满院子的暗字营人马才突然醒悟过来,陈启超是谢腾龙的关门弟子,白梦胧面前的红人。你跟人家斗资历你拿什么跟人家斗再望向那位副统领时,大家眼中便带了几分怜悯白痴的意味。
  白天穆喝道:「没听到大人吩咐么把他们抓进大狱」
  旁边呆若木鸡的暗字营兵丁突然惊醒过来,忙不迭拖起两个已经残废的副统领,那些跟着两个副统领一整天优哉游哉什么都没干的人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哪敢就这么离去,立即拿出吃奶的劲儿来,认真打扫起他们负责的地段来。
  陈启超双手负于身后,看着这隐藏在山阴后的营地,心道:「就从这里开始吧」
  陈启超原本是打算睡在暗字营的营地的,两卫七营除了影字营位置未知,其他诸营都有固定的驻地。他原本打算睡在营地里,向白梦胧表表忠心的,毕竟李无影刚死,他又才立威,也得表现出那种忠心为君的戏码。谁料白梦胧让白总管过来,让他回破晓楼睡觉,而且是当着正在汇报工作的几名中层管理的面,直截了当的宣读了白梦胧的口谕。这下暗字营看向陈启超的眼神都是畏惧之中带着一丝暧昧了。
  不过对于脸皮极厚的陈启超来说,这根本不叫个事儿。他极为淡然的跟着白总管回到破晓楼,只不过并没有遇到白梦胧,据说是在书房里办公。陈启超并没有太过在意,照常洗浴换衣,然后喝光了桌上给自己准备的热牛奶,便翻身上床睡觉了。这一觉极为酣甜,以至于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就在他喝完那杯牛奶,翻身上床睡觉的十分钟之后,白梦胧又再度打开了反锁的房门,只裹着一层薄薄的浴巾,缓缓的走进了陈启超的卧室。昨晚的那一番激战点燃了她积攒已久的性欲,让这位食髓知味的中年美熟妇又再度相要尝尝陈启超那根大鸡巴的味道,于是她不惜让自己的弟弟去请陈启超回来睡觉,以此来让自己得手。
  如果陈启超能够睁开眼睛看的话,就会发现白梦胧身上还带着一丝水滴,显然她也是刚刚沐浴了一番。白梦胧轻轻松开了那层浴巾,露出了她爆乳肥尻,晶莹如玉般的傲人玉体。她抬起圆润修长的美腿,跨上了陈启超的身体,然后一把掀开对方的棉被,露出了后者健壮的身体。白梦胧盯了一眼陈启超的胯部,顿时娇嗔一声道:「坏种,睡觉鸡巴都硬着」
  果然陈启超那内裤高高隆起,尤其是顶端更是明显能够看到龟头的模样那狰狞可怖的模样即使隔着老远都能看出。白梦胧媚眼如丝的扒开了对方的内裤,一股浓郁的男性气息顿时伴随着一股白气涌了出来,她精致的瑶鼻轻轻嗅了嗅,顿时沉醉其中,难以自拔。
  在深吸一口气之后,白梦胧缓缓的分开了自己那饱满白嫩的臀瓣,上面已经渗出了很多汗液,在夜视灯那柔和光线的照射下,可以看到她的整个臀部泛着莹润的光泽,好似一个去皮拨开的熟透了的水蜜桃。这种只属于成熟女人的肉感圆臀绝不是青涩的小姑娘可以比拟的,光是看着就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谁都没想到,一直只属于谢腾龙禁脔的白梦胧,居然会被陈启超这个小青年给肏了,而且还是主动献媚。
  白梦胧没有太多废话,她分开自己的肥厚阴唇,让陈启超的龟头轻轻顶住,然后缓缓的挪动着身体,让那温热的唇瓣摩擦着对方极为敏感的龟头。此时白梦胧的肉屄就像呵着热气的小嘴一样,向陈启超的龟头喷吐着热气,同时涂抹着晶莹透明的液体,很快陈启超的龟头就被淫液涂满变得油光发亮,像是打了层蜡。
  尽管已经做爱过一次了,可是当白梦胧和对方再度做爱时,她依然觉得身体颤抖不止,那最为敏感的玉腿内侧也在感受着陈启超的鸡巴形状和火热。白梦胧的子宫微微的颤抖着,花心更是分泌出一丝丝的淫水,那是她的身体在释放出饥渴的信号,也期待着接下来的侵犯。
  白梦胧微微闭着眼睛,她已经忘却了自己的真正的正牌丈夫谢腾龙,她那下体深处的子宫释放出的饥渴信号,驱使着她的丰满玉体去接受陈启超的大鸡巴的爱抚,以及接下来的激烈性爱。白梦胧微微挺动雪臀,那下体的蜜穴口更是像是鱼儿的小嘴般不断的开合着,滴滴答答的流着涎水。
  而中年美熟妇则是趴在了陈启超的身上,她嘟起自己丰润香甜的红唇,覆盖在了陈启超的嘴唇上面。她饥渴的和陈启超唇瓣交缠,香舌卷吸,那香津唾沫更是互相吮吸着。同时她那饱满丰腴的阴阜和蜜穴口去摩擦着对方胯间的巨蟒,任由其摩擦着,然后再用那肉屄去一点点的把后者的阳具给吞食进去
  白梦胧的两条修长圆润的美腿以一种扎马步的姿势支撑着,她的身体缓缓的下落着,而陈启超的鸡巴也在一点点的进入到她紧致湿滑的肉屄之中。当白梦胧的身体完全坐在了陈启超的胯间时,陈启超的那根大鸡巴也再度深入到了她那湿滑温暖的桃花源之中。两人都爽得打了个冷颤,发出一声甜腻的娇吟。两人的表情极为复杂,似痛苦似享受。她的白皙美足踩在陈启超两侧的床单上面,十根脚趾奋力的张开又收紧。
  陈启超的腰部开始快速挺动起来,那鸡巴猛地开始前后捅刺抽插起来,噗嗤噗嗤的在对方的肉屄里来回的捅刺着。白梦胧感受到那根炙热的阳具将自己的下体填充得满满当当的,极为充斥满足。她微微挪动着自己的身体,然后低声道:「好好大嗯嗯好大啊」
  那粗长的鸡巴贯穿了白梦胧的下体,而她的肉壁因为那根鸡巴过大而本能的绷紧,使得肉屄更加的紧窄。而且随着主人的呼吸,那腔道也随之不断的收缩着。那一圈圈滑腻娇嫩的屄肉紧紧箍着陈启超的鸡巴,使得后者极为愉悦。
  陈启超的鸡巴是如此的火热,以至于那腔道都仿佛被点燃了,火辣辣的灼烧感刺激着她脆弱的神经。做爱交媾是如此的激烈,白梦胧只觉得自己像是一只大白肥羊般,等待着被陈启超这头色中饿狼生吞活剥白梦胧微微分开自己的修长美腿,用自己的肉屄去套动着对方的鸡巴,随着她腰部的上下挺动,那鸡巴也被一圈圈的屄肉和褶皱疯狂的套动着,带着香甜的蜜汁,呱唧呱唧的泛着淫响。
  虽说现在还是睡梦中,可是被性欲驱使的陈启超却挺动着自己的鸡巴,狠命的肏干抽插着面前的中年美熟妇。白梦胧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那紧致滑腻的下体却没有任何抵抗,极为温顺的松了开来,任由那根炙热的鸡巴来回的抽插,直肏得白梦胧身心俱酥,娇喘吁吁。
  或许是错觉,白梦胧觉得比起昨天,陈启超的鸡巴似乎又粗长了一些,那肏干的速度和架势也更加猛烈的了一些。仅仅是一开始龟头插进来时,她便觉得整个肉屄都猛地抽紧了,仿佛是既期待又畏惧。当那整根鸡巴插进她的肉屄时,白梦胧又觉得子宫也跟着颤抖起来,她在不知不觉之中,沉溺于帅气青年的鸡巴征服之中了。
  外人很难想象那面容端庄,性格高傲的中年美熟妇白梦曦,会和现在这个欲火焚身,春心荡漾的赤裸淫女是一个人这种巨大的反差,恐怕任谁都会瞠目结舌一番。当然白梦胧是不会在乎这些的,她现在正用自己紧致滑腻的肉腔去套动吸吮着对方的大鸡巴,那种主动套动侵犯对方的感觉真的极为美妙。
  或许白梦胧才是那种在外堪比女王贵妇,在内淫荡如娼妓的床第尤物吧。还是说她的淫荡本心一直隐藏着,只有在这陈启超昏睡时才会暴露出来没人知道,或许陈启超以后会知道。不过现在他也只能遵从身体的本能,让自己的鸡巴一寸寸的插进对方的肉屄,然后再一寸寸的将其拔出。白梦胧的肉屄是如此的柔软又紧致,里面的屄肉和褶皱不断的紧缩着,肉粒间的摩擦又是如此酥麻,像是无数萝莉的小嘴在吸吮着。
  从端庄贵妇到诱人的淫娃,这种反差很少会有人会体会到。而白梦胧却就是这样的美人儿
  陈启超的鸡巴每朝前进一寸,白梦胧就会觉得下体滞胀饱满一些,那种仿佛随时让人窒息的滋味,偏偏却如此的迷人。白梦曦只觉得自己极度的兴奋,阴精仿佛随时就要快乐地喷泄出来。
  「不行,不能这么快就认输呜呜呜不能这么快就向这个小坏种认输」白梦胧在心里艰难的挣扎着,两只美眸几乎要彻底迷离失神了。可是她并不愿意在陈启超的肏干下就立刻泄身,还在苦苦的挣扎着。
  陈启超本能的吮吸着白梦胧的嘴唇,而身下的胯部也是在不断的挺动着,如此多管齐下的攻势,令她体内犹若野火燎原,难以喘息。光是这样的刺激就已经极度爽快了,可是陈启超绝对不会止步于此,他的鸡巴插在白梦胧的肉屄里越来越深,越来越猛,只是他动作越是激烈,后者反而越来越安宁踏实。
  尤其是当那硕大的龟头接触到白梦胧的最深处的花心时,中年美熟妇更是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舒服到难以想象的地步。而她的花心也在尽情的吮吸着陈启超的龟头,那种若有若无的吸力引得陈启超连连低吼,爽得不行。白梦胧腰肢扭动,美臀变形,那花心更是微微凹陷,任由对方肏干品尝。陈启超的那根鸡巴实在过于粗长,直接把白梦胧撑得下体满满当当的,几乎不留一丝缝隙。
  白梦胧那火热紧致的肉屄紧紧的箍着陈启超的鸡巴,然后以一种缓慢却有规律的速度吮吸着棒身,那绝妙的快感实在不足为外人道。而白梦胧却在千娇百媚的呻吟之中,迎来了今夜的第一次高潮,迷糊之间只觉自己泄出的阴精
  而陈启超则是双手本能的攀到了白梦胧那沉甸甸的大白奶子上面,此时对方的乳头早就充血勃起,他的手掌很快便陷在了那两团白花花的乳球之中,她的大白奶子是如此的柔软,以至于手指很快便陷在了里面,而那两枚冬枣大小的酒红色乳头,也被陈启超夹在指间,被他轻轻碾压摩挲着,白梦胧娇喘吁吁。
  中年舒美妇的蜜桃臀随着她的身体抖动而显得更加的饱满挺翘,而陈启超的那一截露在外面的鸡巴被白梦胧的淫水浸泡得泛着淫光。只可惜陈启超没有看到这种淫靡的场景,只是继续的挺腰抬臀,疯狂的抽插着。而白梦胧的丰润玉体也和陈启超靠得更紧了。陈启超揽着白梦胧的香肩,玩弄着对方的饱满豪乳,挺动着自己的鸡巴,感受着对方的阴唇被自己的阳具带动得翻进翻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