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秋季舞会
作者:someguy1      更新:2022-11-20 21:20      字数:7038
  我看着镜子中的人影,调整着领带。在重试了五次之后,我无奈地将它脱了下来。希望女孩们打领带比我这个五年没穿过西服的人更在行吧。
  我将黑色的西装夹克穿上,再次打量了一下镜中的人形。比起刚降临这个位面时杨凌云一副精神萎顿的虚胖模样,经过近三个月的刻苦锻炼,我壮实了许多,脸也瘦了下来。挺胸收腹时,虽然还是跟帅扯不上关系,但是称得上相貌堂堂,五官端正了。
  也幸好杨凌云的身材相当削瘦,这套西装也不是那种特别修身的样式,因此哪怕衬衣下塞着一寸厚的防弹衣和垫料,在我穿上夹克后,也完全看不出来。
  我在群聊里发了一条消息后,便开着租来的suv启程了。今天吃完午饭后,五个女孩便一直聚在菲莉茜蒂家,为今晚做准备。虽然我很怀疑到底什么鬼才需要这么多时间来打扮,但还是明智地没有提出疑问。
  十五分钟后,我来到菲莉茜蒂家,敲了敲门。
  开门后,我眼前一亮。开门的是一身乳白色女士西装,气质飒爽的颜君泠,在她不远处则是服装黑白相映,清秀动人的谭箐。俩人一个青春粉嫩,一个娴静秀丽,然而明白这两张脸庞下是什么样的灵魂,那种落差只让我有点想笑。
  我恭维道:「两位很漂亮嘛,都有着和你们本人完全不符的美。还觉得女士西装那么难以接受么」
  颜君泠点了点我的额头道:「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嗯,你穿上西装之后倒是还挺仪表端正的嘛。」
  谭箐则不以为意地贼笑道:「嘻嘻,这具身体已经算是个小美人了,但是比起你在这个位面交的那三位朋友待会儿她们出来了,不要流口水就好。」
  我嗤之以鼻:「得了吧,我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
  「凌云,是你来了吗」
  「是我,菲莉茜蒂,你们哇。」
  菲莉茜蒂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穿着一条美丽的白色斜肩长裙,流焰般的橘红长发柔顺地依在她削瘦莹白的右肩。红发美人藕节般的玉臂抱在胸前,虽然小巧的椒乳规模并不算大,但形状相当优美,配合着她纤细的身姿与清纯的气质,极是可人。长裙勾勒出菲莉茜蒂窈窕的腰肢和圆润的臀线,并在膝盖处开叉,露出了紧实粉白的小腿,与一对秀气粉嫩的玉足。
  女孩儿仔细地描出了柳叶般的飞扬长眉,深色的眼线衬托着那对比水晶还要纯净的浅灰色眸子,清澈而深邃。琼鼻间几颗可爱的淡淡雀斑并没有被妆容掩盖,而是点缀着她吹弹可破的小巧脸蛋。饶是我对化妆和女性服装一点都不了解,也不得不惊叹,菲莉茜蒂本身的清纯甜美穿着这成熟的裙装丝毫没有被削弱,少女感在这淡淡的妆容下反而是被放大了,与她纤长玲珑的身姿形成了靓丽的反差。
  菲莉茜蒂看到我,稍稍提起裙角转了一圈,问道:「怎么样」
  我认真地点头道:「非常非常漂亮。具有你特色十足的甜美可爱,但这个样式成熟的长裙也添加了一种很适合你的大方秀丽。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你的造型,便会想起夏天。」
  她满意地点头笑道:「你可真知道如何赞美一个女孩,谢谢了。」
  我问道:「剩下两人呢还没换好衣服吗」
  菲莉茜蒂叫道:「奥丽维娅,蕾克希,好了吗」
  「来了来了。」
  当黑发美人走出来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在心里吹了声口哨。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奥丽维娅穿不是朋克风或者哥特风的衣服,结果让我很是惊艳。
  她双手叉腰,从头到脚一色的纯黑三件套西装。黑色衬衣解开了两个纽扣,露出了修长的颈脖下素白的肌肤与被她傲人的胸围挤出来的深邃沟壑。没有被扣上的夹克荡在两边,中间的小蛮腰被防弹的西服背心裹着,像是束腰多过背心。也许是颜色太过纯粹的原因,女子窈窕的腰肢下那对丰腴的美腿长得过分,我感觉我的视线好像穿梭了她三分之二的身体才看到西裤下,那双穿着短袜的娇俏小脚。
  虽然奥丽维娅的服装堪称英气逼人,但是在她暴力之极的身材加持下,哪怕是线条直来直去的女士西装也多出了几分凹凸有致的香艳。而只要往她的脸看一眼,任何与「女人味」有关的顾虑便会消失。奥丽维娅化着与往常风格一模一样的浓妆,黑色的眼影和眼线描出一对神采飞扬的琥珀猫眼,而她轻扬的细长娥眉也许是唯一一处显得稍微温柔的地方,平添三分清秀。这个女子能够化如此狂野浓艳的妆容,却依然不失半分柔美妩媚的五官,一直让我觉得实在是优越。
  奥丽维娅撩了撩自己漆黑如墨的亮丽长发,对我抛了个媚眼问道:「喜欢你看见的东西吗」
  我微笑道:「虽然知道我的话肯定会让你本就居高不下的自我评价更加难以忍受,但是是的。你的妆容风格和跟白雪公主一样的皮肤让这么纯粹的黑色和比较中性的服装形成了一种很惊艳的反差,将你本身的气质和五官都衬托得很棒,像个瓷娃娃一样精美。这女士西装还真的效果不错嘛。」
  奥丽维娅上前几步,纤细的手指挑起我的下巴,艳红的朱唇轻启,语气暧昧:「不错不错,若我不认识你的话,怕是会以为你是个情场老手呢。你打扮起来也不赖哦,今晚我会奖赏你一支舞的。」
  「呵,那我就提前感谢了。」
  那么,就只剩下今晚的主角了。
  仿佛感应到我的想法似的,一个精灵似的身影从房间里踏出,有些腼腆地站在我面前。艾莉克希丝穿着大红色的无袖长裙,流水般的丝绸顺着她傲挺的峰峦滑下,在窈窕的柳腰遽然收窄,像是来到了水渠的河流,而遇到女子柔美的臀线时,却又猛地扩开,最后顺着颀长的双腿形成了瀑布般的帘幕,艳丽的红色裙角随着她的脚步在地上无声地弥漫。
  艾莉克希丝的白金长发像是夜空里的月晕,轻盈而空灵,在她白皙的香肩前稍稍荡起波浪。金发美人化着淡妆,俊美的剑眉一点不嫌强硬,反而为她明艳大气的容颜画龙点睛地加了些许英朗。而她海蓝的双眸一如既往地温柔,澄净的眸光里似乎有几分紧张,但更多的是对于我被十足震慑的满意。我不怎么喜欢用「女神」这个词来形容人,但是在这个时候也不得不承认,没有比这个词更适合描绘此刻的艾莉克希丝了。
  她轻启比烈焰还炽热的红唇问道:「怎么样」
  我从短暂的失神恢复过来,由衷地赞叹道:「这条裙子简直是为你而生的。艳红色的长裙需要一种强大的气场才能把控好,但是在你的身上,我想不出更贴切的风格了,优雅而高贵,美艳不可方物。」
  艾莉克希丝露出了一个足以令人窒息的微笑,说道:「谢谢你。」
  当艾莉克希丝走到另外两人身旁,三女并列站在一起时,我竟然被那姹紫嫣红的艳色冲击得有些心跳加速。
  收回前言,虽然我见过的大场面不少了,但是这样群芳争艳的景色确实是第一次见到。只可惜奥丽维娅并没有穿长裙,颜君泠和谭箐也不是以本体示人咳咳,想哪里去了。
  谭箐在三女的要求下,拍了数张照片,不住地点头,看来也被这份光景惊艳到了。
  我狐疑地看了看艾莉克希丝和菲莉茜蒂,问道:「你们俩人的裙子都很美丽,但是符箓要放哪里啊」
  俩人对视了一眼。菲莉茜蒂将肩带翻开,露出一个小小的袋子,说道:「我认真考虑了一阵,决定这条裙子最适合我的口味和我们今晚的任务。」
  艾莉克希丝笑道:「英雄所见略同啊,菲莉茜蒂。」她同样将左肩的肩带揭开,露出了内层的小袋子。
  「因为这本来就是我的主意好不好」菲莉茜蒂没好气地摇了摇头。
  「嗯,很好。那我们准备得差不多了,六点半出发吧。在这之前,大家可以随意点聊天。」
  众人坐在沙发上,椅子里,两两三三地在闲聊。虽然菲莉茜蒂摆出了点心和饮品,但是女孩们都只是浅尝辄止。至于酒精,则是被我严令禁止了。
  我坐在角落,仔细地推敲着今晚可能发生的事,想要确保自己没有落下什么重要的东西。我身旁的椅子忽然坐下了一个人,对我问道:「在干什么呢」
  我转头看了看,是菲莉茜蒂。她仪态无可挑剔地翘腿坐在椅子上,裙摆垂在椅侧,娇俏粉嫩的赤足荡在空中,葱白般的可爱脚趾涂上了红色的指甲油。从脚趾到她精致的脸蛋,红发丽人无处不美。
  我说道:「只是在想着今晚的任务而已,不想到了酒店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完全忘记了什么重要的环节。」
  「辛苦了说起来,我还没能好好感谢你呢。」菲莉茜蒂轻声道。
  「你不是邀请我去你家吃感恩节晚餐了吗这么亲密的场合,算得上相当隆重的感谢了。」
  菲莉茜蒂摇头道:「那是我父母的要求,我还没自己表示谢意呢。」
  我调笑道:「哦你的意思是之前那几次你对我道谢的时候,都不算」
  菲莉茜蒂失笑道:「算,但远远不够。嗯我已经有一些主意了,之后再跟你说吧。」
  「若你一定要这么做才能心安的话,那就随你了。」我不在意地说道。
  「正是如此。」菲莉茜蒂端详了我的脸庞片刻后,忽然又问道,「你和艾莉克希丝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东西」
  我痛苦地捂脸道:「第四个艾莉克希丝是你最好的朋友,该说的她应该已经告诉你了吧」
  「是说了,但是我好奇你的角度是什么样的。」
  我耸肩道:「这有意义吗出轨就是出轨,玩弄感情就是玩弄感情。我的动机和理由,并不能为之开脱。」
  菲莉茜蒂灵秀的双瞳稍稍眯起,眼中那许久未见过的寒光重现,轻声说道:「当然有意义。作为她的朋友,也作为你的朋友,我有义务了解你们双方的故事和背后的原因。」
  她将「你的朋友」这部分咬字咬得极重,令我不得不认真对待:「好啦,明白了。多谢你的关心。这样吧,今晚之后,早饭,午饭,晚饭,咖啡,随你的便,我们见面仔细讨论一下我的不道德行为,如何」
  红发美人淡淡地笑道:「正合我意。对了,你怎么没打领带」
  我打了个响指,说道:「啊对,差点忘了这茬。我试了好几次都没结好。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菲莉茜蒂叹了口气,递出手掌说道:「给我吧。你是怎么到大学毕业了还不会打领带的」
  「这不难,只要避开所有需要穿正装的场合就行了。」我玩笑道。
  呃,其实这也并不算玩笑来着。
  菲莉茜蒂让我站起身脱下外套。她将我的领口竖起,然后小心地将领带两边一长一短地比好,开始绕圈圈似的将带子来回地里翻外绕。
  「我帮你结一个温莎dsor结,这个样式适合最为正式和庄重的场合。虽然我们的秋季舞会因为蒙面人的缘故,复杂很多,但是它也是我们作为康大学生,不可或缺的重要仪式。这次不认真对待的话,就没有下次的机会了。」菲莉茜蒂仔细地系着领带,对我说道。
  她纤长的手指上下纷舞,时不时会刮到我的胸膛。因为我俩的身高只差几厘米,她秀美的小脸蛋也凑得相当近,让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清秀的眉宇间精心描绘的妆容,和那小巧的鼻梁间可爱的雀斑。这个女孩换下那冷若寒霜的面孔时,真的甜美得有点过分,我看着她认真的样子,忽然如此想到。
  「好了,咱们进厕所看看。」菲莉茜蒂轻轻地拉紧领带,双手伸到我的颈后,像是准备环抱我一样,将竖起的领口放了下来。
  我啧啧称奇地看着镜子里那完美的温莎结,问道:「你是怎么会打这么漂亮的领带结的」
  「基本的富人家礼仪罢了。我小时候还真的上过类似「淑女课」的东西,你能相信吗」菲莉茜蒂似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问道:「说起来,有一件事我倒是挺好奇的。奥丽维娅就算了,本来就没有准备参加这次舞会,但是你和艾莉克希丝也没有舞伴,是什么回事我明白咱们今晚的任务应该令大家无法带外人参与,但是看你们的意思好像本来就没准备和舞伴一起来」
  菲莉茜蒂笑道:「有那么难以置信吗艾莉克希丝最近两年谁都没有接受过当然,除了你以外。你知道,我对这件事也有我自己的好奇心呢,今晚之后我们再见面,我可要仔细了解一番。」
  「好吧好吧。」
  「至于我嘛,我是基本上不会接受男性的邀约的。而如你所说,今晚并不是一个适合带女伴的场合。」
  我挑眉问道:「哦是不对他们有兴趣还是」
  「因为我遇不到看上眼的。」菲莉茜蒂摇了摇食指,道,「而女生的话,又没有足够适合的人选。当然,这次名义上,杰西卡是我的舞伴,奥丽维娅是你的,艾米莉则是艾莉克希丝的。奥丽维娅,这又是一个有意思的人。艾莉克希丝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孩,而奥丽维娅竟然比她丝毫不逊色,你是从哪里认识她的」
  我调侃道:「哦我觉得你站在她们身旁,也是一点也不落下风哦,我是从哪认识你的呢」
  菲莉茜蒂啐了我一口:「哈,哈。希望你和奥丽维娅并不是因为一件性骚扰的指控相识的。」
  「嘿嘿嘿,这其实也是完全的巧合,你且听我道来」
  七点整时,我在卡洛韦酒店的停车场里停好车,与众人来到门口。
  卡洛韦酒店于1977年建立,是一家金碧辉煌的巨大酒店,足有十一层楼高,五百间客房。菲莉茜蒂告诉我,这是康宁顿最大,也是整个罗切斯特都享名的酒店。正因为它的档次够高,宾客也不乏贵重的人物,所以在这种大型活动的场合里,酒店的安保会加大力度,今晚每人进门的时候都必须通过金属探测器。
  我最担心的不是蒙面人的近身袭击,而是他会用枪械狙击艾莉克希丝。卡洛韦酒店有这么一道安检,倒是让我放心不少。
  进门之后,我发现这家酒店铺尽奢华却又处处讲究。走在干净得可以当成镜子的大理石地板上,打量着大堂天花板吊下的华美枝形玻璃吊灯,我不禁对身旁的颜君泠嘀咕道:「这可能是我一辈子进过的,最贵的场合。你在主位面里是不是经常来这种地方」
  颜君泠轻轻捏了捏我的手臂,道:「你说得好像我是什么皇亲国戚似的不过以颜家的实力,确实喜欢在这种讲究的地方订位,但也很少能有包场的时候。国内的文化与这里不一样,在这里,康大能够轻易地每年包好几次场,反而是罗切斯特的州长都未必能够这么做。」
  我们在衣帽间把大衣交给服务员挂好后,一起进入了东厅,找到了我们的桌子。东厅其实有名字的,叫「亚当斯厅」,西南北则分别有各自的名字,但是除了员工之外,大家都只是按照方向来称呼。这间庞大的宴会厅整齐地摆着少说也有四五十张铺上洁白桌布的圆桌,而在最里面,靠近窗户的位置,有一个小舞台。
  我坐在艾莉克希斯的左手侧,然后从我的左侧座位排序依次是奥丽维娅,克莉丝蒂娜,史蒂芬,颜君泠,谭箐,最后是菲莉茜蒂。
  我考虑过要不要离史蒂芬和克莉丝蒂娜远一点,以免池鱼遭殃,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既然不知道蒙面人会不会来,来的话会从哪里出现,那还不如让两人坐在我们这一桌,出了什么事我也能尽量照顾他们。
  「喂你在哪里啊我们是十一号桌,在东厅的后面,靠近窗户的位置。」
  刚坐下没多久,史蒂芬便给我打了电话。我站起身来,一边说话一边往大堂的两个入口张望,还未挂断电话时,便看到了两人的身影。
  史蒂芬穿着一身得体的深蓝色西服,平常乱糟糟的头发整齐地梳成大背头,放在其他人身上可能会有点油腻,但是配合着他清秀的眉宇,竟有几分型男的帅气。然而他领口的蓝色蝴蝶结与看到我时迷之猥琐的笑容告诉我,这还是我熟知的那个风骚的男人。
  他身旁的女孩儿穿着紫色的无肩带长裙,留着微卷的齐肩棕色短发,身材高挑,穿着高跟鞋甚至比史蒂芬还高出几分。克莉丝蒂娜化着烟熏妆,艳丽而大方,浅绿色的双眸充斥着自信的神采。她虽然不算是一等一的大美女,但也是个按照常理来说,史蒂芬这种怪人追不到的美人,然而偏偏还是她倒追史蒂芬的,如今两人已经交往了一年多了。
  两人走了过来,史蒂芬亲热地与我抱了抱,说道:「看来这年我们能在一起坐了,好极了」
  「嗨凌云好久不见」
  我与克莉丝蒂娜交换了几句寒暄的话语后,对着在座的人说道:「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史蒂芬,和他的女朋友,克莉丝蒂娜。两位,这些是我的朋友,奥丽维娅,她是康大的博士生,杰西卡和艾米莉,她们是我在外地认识的朋友,正在拜访康宁顿,这位是菲莉茜蒂,最后我身旁的是艾莉克希丝,她们两个跟我们同级,也是康大的大四生。」
  克莉丝蒂娜是个非常外向的女孩,玩笑性地捅了捅我的手臂对我结识了三个本地的大美女这件事表示「good job」之后,便坐在奥丽维娅身边开始跟就座的几个女孩们聊天。史蒂芬则是揽着我的肩膀走到窗户旁,以一种极度怀疑的眼光打量着我,看得我有点心里发毛。
  「兄弟啊,康宁顿这块地儿上,我是跟你关系前二的朋友,而且不是第二。所以,你他妈什么时候跟艾莉克希丝理查兹交上朋友的而且,那个是菲莉茜蒂哈特曼吗kappa b的主席我操你怎么从来没跟我提起这件事」
  「唉说来话长。」
  我非常简略地挑了最重要的几件事讲给史蒂芬听。说到让他今晚小心点,并且告诉他离开的时候赶紧逃跑的部分,他少见地表情管理完全失控,脸庞有点扭曲。当然,我没有把蒙面人有超自然力量这个细节告诉他,毕竟想要解释这一点的话,有点太复杂了,只是简单地提到这可能是个杀人狂。
  「如果不是明白你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我的玩笑的话,我还真会以为你请了人来搞我的。原来这就是两周前学校给我们发邮件里说到的那件事,听起来真的还挺惨的,兄弟,我有点理解你为何没跟我说起这些事了。单单是想象这种东西我都头疼。」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你以为啊比你想象中还难搞呢。反正今晚要是没出事的话,那就好,但是如果出事了的话,你和克莉丝蒂娜赶紧躲一躲。别说我没警告你啊。」
  「收到你可别被人给捅死了啊」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道:「我会尽量避免这种后果的。反正你跟克莉丝蒂娜稍微解释一下,但是别在艾莉克希丝面前说太多,她估计还有ptsd呢。」
  「明白,放心吧。」史蒂芬鬼鬼祟祟地往桌子的方向看了一眼,转回头来低声说道:「那么,最重要的问题来了;这里面哪个人是你的目标还是说你的胃口这么大,全都要了」
  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相信我,我对这里面的人一个都没有那方面的想法。而她们也更不可能对我有那方面的想法。」
  史蒂芬贱贱地笑道:「虽然你的语气非常坚决,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你绝对会跟这里面至少一个女孩搞在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