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下山!
作者:七分醉      更新:2022-01-02 03:19      字数:5652
  韦云跟着紫衣走出地宫,小金化作一只金丝雀,站在他的肩膀上,眼睛乌溜溜的,东张西望的样子。
  紫衣将他送到山门门口的紫玉牌坊之下,然后说道:“好了,你速速下山吧。”
  “七娘,那我先下山了,记得告诉我娘一声。”韦云挥手跟她告别。
  此刻已是夜间,周围的门人并不多,只有几个守门弟子,韦云在她们的脸上分别亲了一下,然后沿着石阶,朝山下走去,不时回头朝几个守门弟子挥手,这几个女弟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都吃吃地笑了起来,眼中颇有些不舍。
  紫衣见韦云离去,转身便回了山门。
  韦云和小金主仆二人,很快就离开紫月仙山,刚一下山,便听得前面的黑暗中传出一声娇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在我紫月仙门的地盘做什么”
  韦云就见到一个修长的身影从前边的一棵古松上跳了下来,拦住他的去路。
  定睛一看,韦云才发现眼前之人是虞飞雪,登时松了口气,道:“姐,是我啊你想干嘛吓到我了”
  虞飞雪走上前,见来的是韦云,便将明月飞环收起,说道:“哟,小老弟,怎么是你啊,你怎么出来了,这大半夜的干嘛去”
  “我我当然是下山啊,娘放我出来的。你呢,你又在这做什么”
  “我在这捉鬼啊,整日呆在山门好无聊,偶尔出来转转,听外门的几个师妹说,这几日山下有鬼魅出没,便在此蹲守,看看能不能遇上。”
  “”
  韦云默默无语,紫月仙门的弟子怎会对区区鬼魅感兴趣随手也就捏死了,还蹲守呢,这是有多无聊才干得出这种事来。
  韦云道:“山门中的确无聊,不如你跟我一起下山吧,出去走走也好。”
  虞飞雪欣然同意:“好啊,那咱们是先去找菲儿妹妹呢,还是去找叶师妹呢”
  “都行。”韦云道。
  夜色下,两人并肩走在小道上。
  虞飞雪忽然鼻子一嗅,道:“咦,什么味道,弟,你多久没洗澡了”
  “我”修行之人身体无垢,需要洗澡么韦云也嗅了嗅自己身上,发现带着淡淡的性骚味,这才想起方才与璐瑶、璇玑和紫衣在地宫内先后淫玩的事,身上的气味还未散去呢。
  韦云使了个净水诀,将身上气息洗刷了,然后说道:“这位仙子,我刚刚洗完。”
  虞飞雪一笑,拍拍他的肩膀,道:“小老弟,要讲究卫生哦。”
  韦云忽然想起一件事,他匆匆下山,还未去看过御珠娘娘,也不知她现在如何了,就问:“御珠娘娘是否醒过来”
  虞飞雪摇摇头,道:“依旧昏迷,她现在被安置在本门的长老院落,有你那四个侍女照看着,安全的很,放心吧。”
  还未醒来
  韦云叹了口气,他实在是对御珠娘娘有所亏欠,希望她能及早醒来,如此才好弥补她,否则想弥补也无从谈起。
  姐弟两个边走边聊,因为不急着赶路,故而速度较慢,虞飞雪还特地在山间转悠了片刻,但并未见到有鬼魅出没,事实上即便有山精鬼魅,察觉到他们前来,也早就躲起来了,法相强者,哪里是这些山间野鬼惹得起的。
  下得紫月仙山之时,天色已经蒙蒙亮了,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这时,韦云忽然看见前方的小道口出现一个高挑的身影,一看之下,登时呆住。
  虞飞雪也微微一怔,只见出现眼前的是一个女人,头结道髻,黑发如瀑,凤眼如电,瓜子俏脸微有些冷,樱唇很薄,身披紫色长袍,手握一根紫色月牙玉杖,晶莹剔透,玉杖的顶端有一轮明月,泛着淡淡光华,煞是好看。
  虞飞雪道:“您怎么来啦”
  韦云有些傻眼地道:“外外婆。”
  来人不是虞若仙又是谁
  虞若仙缓缓走了过来,看了看二人,然后把目光落在韦云身上,看得他浑身发毛,颇不自在,就在韦云开始冒冷汗,以为她要将自己抓回去的时候,虞若仙忽然露出一丝微笑,语气温柔地道:“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玩累了,就回来。”
  这话一出,韦云登时错愕
  什么意思
  这是同意自己下山了么不关自己了已经原谅自己在紫月仙门的所作所为了想到这里,韦云大喜过望,忙道:“多谢外婆关心”
  虞若仙道:“沉鱼去了中州,你们可与她汇合。”
  姐弟二人才要表示点什么的时候,虞若仙已经一步迈出,身形闪烁之间,消失在二人眼前。
  “雨过天晴,天下太平,哈”
  此时的韦云说不出的得意,既然虞若仙认可自己了,那他心头的心事便彻底放下了,至于什么降妖除魔,击溃魔教不急,来日方长,咱慢慢来。
  韦云揽住虞飞雪的香肩,说道:“外婆说叶师姐去中州了,也不知师姐去中州做什么,既然如此,咱们就先去找叶师姐,然后再去云州找菲儿妹妹,咱们几个去闯荡一番,看看还有没有魔教余孽残留,正魔大战才结束,怎也要清理一番,以免百姓遭殃。”
  “唔,这个提议本宫采纳了。”虞飞雪欣然同意。
  当下,二人便飞身朝中州而去。
  天魔教总坛,山门大殿之中。
  澹台老祖、血祖和金蛟老祖三人正在宝座上,翘着二郎腿,商议着魔教的要事,忽然脚下一震,“咚”的闷响传遍整个山门,紧接着,一股极度强悍的绝世煞气从地下透出,瞬间弥漫了整座山门
  三人脸色一变,立刻从宝座上起身,身形落在大殿中间。
  下一刻,一条暗金色的身影不知从何处出现,瞬间就出现在正中间的宝座之上,此人身高丈八,比正常人要高大两三倍,赤着双脚,他眉目凶悍,满脸横肉,身上披着暗金色战甲,裸露出来的部位肌肉虬结,一块块十分壮实,他的皮肤乃是厚厚的角质层,呈现暗金色,周身泛着淡金色的光华,这光华从他皮肤开始弥漫到周围,三尺之内,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一层淡金色光华之中,宛若沐浴在金光中的天神,威武而霸气
  除此之外,此人最大的特征就是眉心到额头的位置有一个暗金色的太阳图案,太阳周围有一圈燃烧的火焰纹路,他双目如电,如同大灯笼一般,从中射出两道金光,罩在澹台老祖、金蛟老祖和血祖身上。
  三人被这眼神金光罩住,只感觉浑身酸软,法力停滞,无比乏力,双膝一软就跪了下去。
  “拜见神尊,恭喜神尊出关”
  三人恭敬参拜,齐声说道。
  此人正是上古第一王族巨人族的最后血脉,仅存的一个巨人巫戎
  在血祖将大千僧王也献祭给巫戎,成为了他腹中美餐之后,巫戎花了一些时间炼化法力,今日终于恢复得七七八八了,不论是元神、肉身还是法力,都已经无大碍,故而出关。
  巫戎收了身上的气势,道:“唔,尔等都起来吧。”声音震得整个大殿嗡嗡作响,光是回声都有十多次。
  三人感到身上的压力一轻,这才起身,也不敢乱说话,只是默默站在下方,同时暗暗打量眼前的巨人神尊。
  万年来,巫戎一直在天魔教地宫之中,借助天韵大陆的地脉之气进行休养,直至今日才出来,算是万年之后的第一次重见天日,其实这三大教主对巫戎也并不算了解,都是听历代魔教的教主和前辈口口相传,说他如何神秘而了得,也是头一次见到他将身体缩小成丈八小巨人的样子。
  这是一个活着的地仙,活生生的坐在三人眼前
  澹台老祖装着胆子问道:“敢问神尊,您恢复得如何了”
  巫戎的眼睛闪烁金光,扫了他一眼,淡淡道:“我说过了,我要吃四个渡劫修士,你们给了我三个,还缺一个,虽然元神和肉身都已恢复得差不多了,不过法力还有些空虚,你们得再去给我找一个过来。”
  三人听得浑身一紧,生怕他一个不开心把他们给吃了。
  澹台老祖道:“是这样的,神尊,对神尊而言,区区渡劫强者算不了什么,但对我等而言,却着实不易,三个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我想请问神尊,若是换做法相修士,需要多少个才能满足您的需求”
  三人低下头去,等着巫戎回应,其实澹台老祖也怕巫戎发怒,但没办法,直接告诉他问题所在,比蒙骗他强。
  巫戎先是扫了三人一眼,然后才缓缓道:“若是换做法相修士,怎也要十个之多唔,必须是法相圆满的修士才行。”
  三人闻言大喜,十个就十个,抓法相修士,比抓渡劫强者不知容易了多少倍。
  澹台老祖道:“如此,我等就抽空前往正道修真界,抓十个回来。另外,请恕属下直言,若是神尊亲自出手,别说十个法相修士,便是十个渡劫修士,也是轻而易举”
  他想怂恿巫戎自己动手,一旦巫戎去了正道修真界,根本无人能挡,顷刻间也就灭了正道各宗,统一了天韵大陆,又何须如此费事。
  本以为巫戎会发飙,却见他认真想了想,然后皱眉道:“非是本尊不愿,实是不能。”
  三人闻言,登时一怔。
  澹台老祖问:“神尊地仙修为,实力滔天,我等在您面前不堪一击,如今的正道修真界一个地仙也无,谁可挡神尊一击”
  巫戎摇摇头道:“这个问题,本尊一时间跟你们这几个蠢蛋说不清楚,总之本尊现在还不能踏入正道修真界,那里有本尊的克星存在,本尊这些年遨游太虚,往来诸多大陆,什么没见过没什么能让本尊害怕,唯有本尊的命中克星”
  “克克星”
  三人听他说的玄乎,都有些不大相信的样子,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克星不得跪下
  “不错,克星”
  巫戎捏了捏拳,说道:“你们可曾听说过正道修真界有一个叫韦云的人”
  三人面面相觑,澹台老祖就道:“此人乃是药王宗的弟子,紫月仙门门主的私生子,不过区区法相修为,没多大威胁。”
  巫戎冷哼一声,怒道:“你们几个蠢货懂什么此人就是本尊的克星,金蛟,你亲自带人,速去正道修真界,将此子给杀了,此子一日不死,我一日寝食难安”
  三人将信将疑的样子,也不敢反驳。
  金蛟老祖道:“神尊放心,属下立刻去办”
  “现在就动身”
  “是”
  金蛟老祖躬身退出大殿,点了几个长老,因为邪异教的长老都死的只剩下虎王一人了,他只得从血神教和天魔教中点了几个出来,领着法相圆满境界的几个长老往正道修真界而去。
  金蛟老祖走后,巫戎又道:“当世的十大王族还有多少人可用”
  上古十大王族,乃是巨人、吞日火猿、麒麟、蛟龙、凤凰、金翅大鹏、白虎、九尾灵狐、血族、魔族,皆为非凡血脉,天生有异能,天赋极佳,都曾是天韵大陆处于统治地位的种族。
  澹台老祖说道:“回禀神尊,当世王族,以魔族、血祖和灵狐族最为昌盛,其中灵狐一族背叛神教,投入了正道,吞日火猿一族不服管束,仅余的一个被我炼成了傀儡,乃是一大助力,金翅大鹏只剩下一个,也在正道那边,至于麒麟、蛟龙、凤凰、白虎等族,都已不多见,不过多少还是能够找出一两个来。”
  巫戎咬牙切齿地道:“灵狐族和大鹏族不提也罢,他们就是墙头草,万年前就背叛过,今日同样没指望,火猿族不过是一群蠢货,别的王族有多少就找多少出来,血族族长,此时交给你去办”
  “是,神尊”
  血祖应着声,也退出大殿。
  巫戎忽然一声叹息,淡淡说道:“万年长河,弹指一瞬间,那一战仿佛就在昨日澹台”
  “属下在”澹台老祖上前一步。
  巫戎道:“这段时间,你就留在山门,陪我解解闷,唔,我现在要出去看太阳,你带路”
  “属下遵命”
  澹台老祖应着。
  两人一前一后,澹台老祖领着巫戎走出大殿,在魔教的领地内转悠起来
  中州,东平城。
  中州历来都是太玄仙门的地盘,大唐王朝也是天韵九州最为繁荣昌盛的国度,不过自从太玄仙门没落,又经历过正魔大战之后,大唐王朝乃至整个中州,都出现了衰败的气象,许多中小宗门在跟没落的太玄仙门争夺地盘,以如今太玄仙门的实力,仅存河洛道人和玄玉仙姑两大法相强者,根本压不住这么多宗门的大小势力,只得闭门不出,装作没看见。
  大唐王朝有五大重城,包括都城长宁城在内,还有东平城、西川城、南安城和北静城,现在,叶沉鱼就走在东平城的一条大街上。
  她来中州是为了寻找天音宗的传人,凭着感应,料定近期曾经有天音宗的门人在此出现过,故而来这里寻找,希望能有所收获。
  “卖糖葫芦喽”
  “上好的胭脂水粉,一两银子一盒”
  大街上商贩走卒的吆喝声不断传入耳中,还有卖艺的,算命的,走访郎中,一片嘈杂,叶沉鱼视若无睹,走着走着,忽然看见十字街头有一家规模不小的三层酒楼,此刻正是午时,许多达官贵人,江湖游侠,都在里头喝酒吃饭,看样子是城中的一个群英荟萃之地。
  叶沉鱼抬脚进入酒楼之中,立刻有店小二上前招呼。
  叶沉鱼来到二楼,选了靠窗的位置坐下,点了一壶女儿红品尝起来,她一身青袍,衬托出玲珑浮凸的身段,但她脸上系着青色面纱,周围的人都看不出这是个绝色佳人,故而一时间无人上前骚扰。
  周围几张桌子坐着几个男女,身边都佩戴刀剑,其中几个甚至有金丹修为,显然是修真界人士,有几人正在聊着最近修真界发生的大事,唾沫飞舞、侃侃而谈的样子,比说书人还要敬业。
  “此次正魔大战也着实惊险,魔教一度攻入正道领袖宗门紫月仙门,不过还好关键时刻天韵八仙之首的玉杖仙娘破关而出当时三大魔教的群魔就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兄台说的如此绘声绘色,莫非是亲眼所见”
  “那是自然,为兄我虽然不才,但也参与了这场大战”
  “哦竟有此事”周围的人闻言,都肃然起敬。
  参与了正魔大战而存活的人,那可是修真界的英雄人物啊
  一旁的叶沉鱼闻言一笑,以这人金丹初期的修为,若是参战,还没来得及出手恐怕就已经灰飞烟灭了俗世繁华,总有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趣事,就是这么好玩。
  “好了,我已经吃的差不多了,等下贫道还要去争夺中州领袖宗门权力,就不陪各位道友了。”
  “听闻此次争夺中州权柄的宗门有几十个,再说太玄仙门也还未灭门呢,你们火神宗有多大把握”
  最近,中州诸多宗门都在抢夺地盘,想让自己的宗门执掌中州,整个大唐王朝都会来朝拜和供奉,就会有源源不断的资源。这些宗门定下协议,举行一个论道大会,哪个宗门赢了,便可获得中州权柄,成为中州第一大宗门,小宗门火神宗也是其中之一。
  就见这男子嘿嘿一笑,道:“不瞒你说,我们火神宗宗主已经突破成了法相强者,此次把握极大,太玄仙门已经避世不出,不需要考虑,至于那什么两仪派、五行宗、七星湖宗主和长老都死光了,早已不复当年,还有什么百花门、天音宗更是不值一提”
  这话一出,叶沉鱼立刻神色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