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阴阳交融
作者:karma085      更新:2022-01-05 11:24      字数:12485
  红绫的变化很大,娇嫩的脸更加红润,顾盼生姿,身子像是抽了条的柳枝,从苗条纤瘦的身材变为了曲线更为玲珑曼妙的妇人身。
  而且见了人后,每一次笑容中眼眸都会露出半分媚意,引得路过的人纷纷侧目,为之惊艳不已。
  有经验的一些侍女,隐约都可以看出来,红绫这丫头八成是有了未婚夫,很可能是还上了床,晚上还不知道去哪里修行什么双修功法。
  一位与红绫要好的侍女就开玩笑似的问她,是不是学了双修功法,惹得半屋子的侍女丫鬟们都笑了起来,一些未经人事的小丫鬟则是脸色羞红,捂住脸颊,可双眼却睁得圆圆,盯着红绫看。
  仙云宗的功法要求清心寡欲,可越是禁止的东西,越是说明有人忍不住诱惑去做。
  特别是双修功法,许多无法突破筑基而焦虑的男女弟子,都会尝试的结合成道侣,白日正经修行,晚上就一起躲练功房内摸索双修的奥妙。
  因此,红绫突然变得有了女人味,媚态毕露的模样,她们也不是很惊讶,只是羡慕一番哪位男弟子能拥有红绫这么漂亮的道侣,怕不是哪位亲传,才能。
  “不是。”
  红绫低笑着摇头。
  “不是不信”
  一位侍女嘻嘻笑道,“咱们的红绫姐是夫人身边的贴身侍女,内门弟子想来是入不了红绫姐的眼界的,我看八成是亲传弟子,你们说,是哪个”
  “三师兄”
  “不不,我看是赵师兄,赵师兄帅气”
  “也可能是师弟啊,木师弟多可爱。”
  “呸,骚蹄子,老母牛吃嫩草。”
  “你不想吗”
  “哈哈哈”
  一屋子的侍女欢快的大笑,她们也等于是仙云宗弟子,没有凡间的下人们那么憋屈,开起玩笑来更是肆无忌惮,聊天内容逐渐延伸到探寻双修秘法上。
  一些芳龄少女害羞的侧耳倾听,是不是用眼神打量红绫,一个胆大的还偷偷问道:“红绫姐,双修真有那么舒服吗”
  “安心修炼你的”
  红绫不回答,紧绷着脸走了。
  这些人又怎会知道,她哪里是和男弟子在双修,而是和夫人。
  一个月过去了。
  夫人和宝儿的交合还在继续。
  红绫也看了一个月两人亲密交媾的模样,更是吃了大半个月夫人的乳汁,自从那天后,她早晨中午晚上前去山洞,都会用手挤出夫人丰满翘挺双乳内的奶水,用嘴吮吸喝掉,用舌尖舔舐夫人的两座雪白乳峰。
  夫人慵懒妩媚的躺在石床上,因为宝儿的插入和她的舔舐而轻喘呻吟。
  红绫吃夫人的奶时,夫人还会伸出手,爱恋的抚摸她的脑袋。
  在宝儿无意识的往前挺动,深深插入时,夫人又会哆嗦的颤抖痉挛,双足紧绷,仰着头惊叫,宝儿射精结束,夫人又会大口大口喘气,红绫用湿热的毛巾擦去夫人的香汗,慢慢平复夫人受到的剧烈刺激。
  宝儿插得夫人很舒服。
  红绫很早就意识到这件事,但她还是低估了宝儿那根怪模怪样,结合了男女性器长处的阳具的威力。
  “呜呜呜呜”
  “坏宝儿,坏宝儿呜呜呜呜。”
  “啊啊姐姐要死了,坏蛋宝儿”
  “呜呜呜,泣泣泣”
  这一日,红绫照常提着食盒进了山洞。
  越过阵法界限后,她立刻就听到山洞内传出了夫人哀吟哭泣声,哭得像是一位少女遭受情郎的责骂,委屈得紧,可又舍不得离开情郎半分,一直黏着他。
  红绫心中一荡,她早已不是几个月前未经人事的懵懂少女,虽说她还是未经人事,还是黄花大闺女,可红绫却看了足足几个月的夫人与宝儿的淫戏,这些天来又加入进去,张嘴含住夫人的乳尖,吮吸她的乳汁,近距离的倾听夫人妖媚的喘息,亲眼看夫人被插得媚态万千的模样。
  她的情欲已经被完全催发出来,知晓了男欢女爱中女人的滋味。
  此刻一听夫人娇颤颤的哭泣声,就知道夫人是被宝儿怪模怪样的阳具插得哀吟不止,眼中流泪,哭得荡人心魄。
  果然。
  进了山洞后,红绫就看到夫人嫩白的双足抵在石床上,足背白腻莹润,上面一层香腻的细汗显现出夫人正承受了多大的刺激。
  再看夫人纤柔的腰身,已经完全抬了起来,将怀中插着她的少年顶起,胯部紧贴,夫人肥美光滑的臀部悬空,一颤,一哆嗦,一抖,一痉挛。
  红绫看得全身发烫。
  夫人丰腴的美妇身子满是香汗,额头上沾着发丝,小腹微鼓,双手往后撑在石床上,足尖抵在床面,雪白的大屁股悬空,将身上纤细的少年顶起,吃力十足的模样。
  可夫人的臀部却在一颤一颤的,紧紧的夹着两瓣桃臀,哆嗦颤抖,像是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刺激。
  看到红绫进来后,夫人还有求饶的眼神看过来,眼睛里满是可怜兮兮:“红绫,呜呜,红绫,快来帮我”
  夫人被宝儿插得哭泣求饶
  可宝儿还未醒来,夫人怎么会那么累
  而且,夫人还紧夹着臀缝,似乎穴内的嫩肉也紧密的包裹着少年的阳具,不像是受不住刺激,反而像是舍不得离开。
  “怎么帮”
  红绫没有急,先将食盒放好,拿出米粥浓汤和瓜果点心来,盛在托盘里拿到夫人的石床上,眼神带笑的看向了夫人。
  一点也没急,反而在欣赏着夫人呜咽哭泣的娇弱模样。
  往日里在阳台上慵懒晒着太阳的高贵美妇,此刻却被少年插得呜呜哭泣,丰腴的身子抖啊抖,臀缝紧夹着,严密的紧锁住少年插入她的肉棒,全身香汗淋漓的模样,明显就是在极大的享受中啊。
  夫人在欢愉,红绫怎么会焦急
  “把、把这小坏蛋拔出来呜呜,快些”
  夫人左右扭头,抵在床面的玉足不断颤抖,似乎已经到达了极限,又呜呜呜的哭了出来。
  趴伏在她身上,紧贴着她下身的少年,依旧无知无觉,反而因为身下美妇的颤动,而挺了挺身子,又往内顶了顶,惹得美妇继续眼泪巴巴的流。
  可她的手却没有推开插着她的少年,肥美的屁股也在悬空着,紧紧夹住少年的阳具。
  红绫的手指尖触摸上夫人雪白的玉乳,轻笑道:“夫人真要拔出来可夫人不是在夹着吗”
  她脸上更红,如喝醉一般看着。
  美妇的两瓣悬空的桃臀太惹眼了,此刻又紧夹着,凡是试着夹紧臀瓣的人都知道这个动作意味着什么:男人夹紧屁股,是让阳物更坚硬,插入得更深;女人夹紧臀瓣,则是让穴内的嫩肉紧紧缠住男人的阳物,舍不得肉棒离开。
  更何况夫人此刻是雪白桃臀悬空,一颤一颤的与宝儿交合中,怎能射得拔出呢
  “呜呜不是。”
  北冥小婉呜咽摇头,青丝越发凌乱,妖艳的脸上满是香汗,散发出浓郁的媚意。
  久旷后得到满足的美妇,简直媚得滴水。
  “不是”
  红绫的指尖轻轻一摁,夫人弹性十足的乳房下陷进去,一小股浓白的汁水又流出来。
  “啊不是”
  北冥小婉抖得更厉害,再求饶道:“快帮我红绫,我不敢松开,呜呜这坏孩子一直在进入,现在都快进入到深处呜呜呜,快些拔。”
  进到了深处
  宝儿插入到了夫人的最深处了
  红绫已经知道了,宝儿的身体很神奇,不但男生女相,而且能射精一次,下体就变大变长一分。
  如今一个月过去,宝儿的肉茎的确已经长得很长很长,触碰到了夫人最深处。
  女子的穴内那个地方,据说很敏感很敏感,也不容易被采撷到,可一旦被采摘,女人就会止不住的流水,而宝儿的肉茎还长了嫩嫩的肉芽,若是顶入到夫人深处,磨一下夫人的穴芯
  “是,是,红绫马上来帮夫人”
  红绫终于知道夫人为什么呜呜哭泣了。
  穴芯被采,还持续了数个时辰,而且还被宝儿阳茎上的肉芽磨蹭,难怪夫人会哀吟不止,紧紧夹着宝儿的阳物不敢松懈半分。
  若是松开阴道紧夹的力道时,宝儿无意识顶撞一次,夫人估摸着就会被要了命,尖叫晕迷了过去。
  “宝儿乖,让夫人休息一会。”
  红绫来到宝儿身后,双手环住少年纤细的腰身,往外轻轻一拉。
  “啊呜”
  北冥小婉仰着头尖叫,一大股的汁液从被分离半分的交合处喷溅而出,红绫看了夫人微鼓的小腹一眼,脸上不禁泛起红晕。
  夫人的肚子里,怕不是全都是宝儿的精液和夫人涌出的花蜜。
  两人的交合已经持续了一个月,宝儿不知射了多少,又从不拔出来,夫人想必已经把宝儿的精液给消化掉,不然夫人现在的肚子更鼓。
  红绫再往外拉宝儿,让他的肉棒拔出。
  可夫人又尖叫了起来,全身颤抖个不停,哀哀哭泣的让她不动。
  “夫人”
  红绫陷入了苦恼中,把宝儿的肉棒往外拔出,夫人被采摘了的花芯就会被磨蹭,受不住的尖叫,可不拔出来,夫人的花芯也会一直受到肉芽的顶触,同样会受不了。
  “慢些,慢些呼,呼,慢一些”
  终于止住了花芯上被肉芽顶撞的绵绵快感,北冥小婉身子的颤抖慢慢停下了一些,得到了半分喘息的机会。
  红绫看明白了要怎么做。
  她就站在宝儿身后,搂着他的腰肢,定住他。
  夫人则是躺在石床上,维持臀部抬起的姿势,再慢慢的往下落。
  宝儿的肉棒,终于一点一点的往外拔出。
  每次拔出一分,北冥小婉都会控制不住的颤抖呻吟,两人的交合处溢出一小股黏腻的汁液,滴落到软毯上。
  这些日来,红绫已经换了百余次床单。
  “慢些嗯这臭小鬼,要把本夫人活活,活活”
  北冥小婉大口喘了一下,美艳的脸上媚态毕露,目光迷离的看着她与少年分离开来的性器,颤声说完:“肏死。”
  活活肏死
  红绫呼吸凌乱,手上动作加重几分,宝儿的肉棒一下子被拔出许多,惹得被肉芽缠住花芯的北冥小婉又尖叫起来。
  可宝儿也恰好挣扎起来,脱离了手脚酥软的红绫的控制,倒向了身下的美妇,肉棒再次直插而入。
  “啊”
  北冥小婉翻起了白眼,小腹紧紧收缩,花芯吐出了海量的汁液,浇灌到少年龟头肉芽上。
  这些肉芽贪婪的吸收美妇的阴液,阴极化阳,美妇被肏得高潮后吐出的阴气,反而变为了他的阳气,让他的肉茎又获得了新的力量,继续往内钻。
  无数的肉芽缠住了美妇敏感的花芯肉环,惩罚似的狠狠一磨。
  “”
  北冥小婉玉足蹬直,瞳孔放大,半晌,才从天上云端回到了高峰。
  开始呜呜哭泣。
  “呜呜呜,不要,不要了,不要再往内操了坏宝儿,呜呜。”
  她被操得就好像初夜破处时那般可怜兮兮的模样,千里之外,射得身体虚脱的周老奴可以拍着胸口保证。
  婉儿小姐,已经被宝儿操得没了脾气,就跟刚破身的二八少女承受他肉棒奸弄一样哀吟哭饶。
  红绫不知所措。
  往外拔,宝儿的龟头肉芽又死死黏住夫人的花芯,不拔,夫人又不断翻白眼哭泣。
  她只得搂住宝儿,在他耳边安抚说话,让他不要再往内插了。
  幸运的是,在美妇的穴内泡了一个月,吸够了阳气的宝儿终于悠悠醒转。
  “姐姐”
  少年睁开惺忪的睡眼,脸蛋贴着温软的乳肉,不过这对他来说已经是很熟悉的事,从小他就贴着妈妈的胸乳睡觉,妈妈离开后他又贴着婉儿姐姐更大的乳房。
  可这一次却和之前都不一样。
  他的下面好热也好硬,又被湿热紧窄的一个肉箍用力攥着,像是被婉儿姐姐的小嘴吸着一样,不难受,热热软软的很舒服。
  “姐姐”
  宝儿蹭了蹭脸颊贴着的乳肉,下身很自然的抽动了下,想看看自己下身究竟被什么东西缠住,可没想到,他一动,抱着他的婉儿姐姐就发出长长的娇吟,身子也剧烈哆嗦起来。
  缠着他下身的那个东西,更是紧密的缠过来,还张开嘴用力吮吸他,吸得宝儿张嘴就尖叫:“姐姐我要尿啦”
  噗
  他的小鸡鸡弹跳起来,一大股浓稠液体从头部喷出,涌进了那张吮吸他小鸡鸡头部的紧窄洞穴口内,可那洞穴口还在吸,用力吸,不断吸,宝儿就控制不住的用力射出尿来,全都喷进了那个紧窄湿滑的洞穴内。
  红绫看得目瞪口呆。
  宝儿趴在夫人身上射精,夫人被射得又痉挛颤抖,弓起腰身一抖一抖,这次还要更惨一些,口水眼泪一起流,整个人就好像是中了羊癫疯一样挺动。
  丰腴成熟的夫人,被清秀可爱的少年奸弄得如此失态,光是看到这样的香艳一幕,就让人受到剧烈刺激而达到小高潮。
  周老奴甚至是把几百年蓄积的阳精都射光,现在已经射不动,腿软得站不起身,有些畏惧还要继续下去的宝儿与小姐的交合。
  他可没有宝儿的吸收阴气的天生能力,也不是女人能源源不断的高潮,接受来自宝儿的刺激长达一个月,现在已经是虚脱状态,浑然不知王家山庄内发生的事。
  良久。
  宝儿才无力的趴在北冥小婉的身上,两人倒下去,身子依旧紧缠着,维持交合状态。
  但射完后,他似乎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凉飕飕的,一股阴气传入他的下体,那张吮吸他鸡鸡头部的小嘴又开始一张一合的蠕动,将一缕缕的凉气送入他的体内。
  让他万分的舒服。
  “姐姐”
  清醒一些后,宝儿抬起头,小手撑在眼角挂泪的北冥小婉胸口处,满是心疼的小表情。
  他再傻再天真,也知道了,自己是在和婉儿姐姐交合中,男女阴阳交媾,这种舒服的感觉就和书里面描写的一样。
  姐姐不但给他喂奶了,还和他交合,做着夫妻才能做的事。
  “姐姐姐姐,呜呜呜,你没事吧宝儿是不是太调皮把姐姐弄哭了”
  未经多少人事污染的少年,说出的话就是如此的天真可爱。
  红绫捂着小嘴想笑,转头看向夫人,发现夫人也哭笑不得。
  “是啊是啊,你这臭宝儿,把姐姐我弄哭了”
  北冥小婉想要坐起身,却又在极致高潮后手脚酥软,只得用修长双腿缠住纤细的少年腰身,没好气的用手捏着他的脸蛋,来回的捏:“把姐姐都给肏哭,可真有你的”
  美妇的脸颊洋溢着满足的红晕,真是艳光四射,媚意如水般流出来。
  “操哭”
  宝儿呆了一呆,下意识的动了下腰身,让他身下的美妇又呻吟了一下,宝儿能很清楚的感受到她穴内也跟着蠕动一下,最深处的穴口再次吮吸起来。
  强烈的刺激,让刚经历或者说,才刚醒来感受到被美妇的湿热小穴包裹肉棒滋味的宝儿被吓到了,连忙求饶,可怜兮兮:“姐姐,不要吸宝儿啦”
  他所插入的婉儿姐姐的穴内深处,有一张又湿又热,圆溜溜黏乎乎的肉环,刚好紧密的贴着他鸡鸡的头部,两者像是密不可分,动一下就又酥又麻,让他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可又很舒服,舍不得拔出来。
  北冥小婉喘了口气,抬起手,啪的一下就打在插入她蜜穴的少年的小屁股上。
  本想要涨威风以“姐姐”的名头教训他,可没想到,吃痛的少年又往前一挺,龟头与花芯再次紧密研磨挤压,交合中的两人又同时呻吟了起来。
  北冥小婉呜呜抽泣,宝儿眼睛转圈,被刺激得找不着北。
  红绫看得刺激又好笑。
  这分明是一幅淫蘼的,贵气美妇被男人插得流泪呻吟,摇头哭泣的绝世淫荡画面,可把美妇插坏了的男人却是一位清秀可爱的少年,少年没有半点自豪,反而咿呀呻吟,眼神晕乎乎的,被剧烈的刺激给弄得“翻白眼”。
  美妇和少年交媾在一起达到最极致高潮,受不住的流口水,却又没有分离半分。
  这画面,怎么看着很好笑呢
  过了好一会,宝儿才软趴趴的倒下,又脸枕乳肉,迷离的喘气。
  “夫人,宝儿,慢些做”
  红绫用湿热的毛巾为两人擦拭汗涔涔的身子,直到美妇的颤抖停止,才松了口气。
  她真怕夫人晕过去。
  两人又这样休息了好一会,宝儿才迷糊的开口:“姐姐,你还在吸宝儿呀”
  北冥小婉用无力的手臂遮住眼睛,又觉得自己不该羞涩,抬起手掌想要打,又怕宝儿这小混蛋再插她,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只能去拧他娇嫩的脸蛋:
  “还不都怪你,姐姐为了你付出那么多,还笑话姐姐,嗯”
  “没笑啊”
  宝儿的精神满满恢复,又开始撒娇的磨蹭她硕大柔软的胸脯,伸出舌尖去舔美妇的乳肉,咿唔说道:“宝儿最疼姐姐了,姐姐对宝儿那么好,以后宝儿啊保证不惹姐姐生气。”
  北冥小婉一颗心都要化了。
  插着她的少年,却用娇柔可爱的语气跟她撒娇,眷恋无比的蹭着她,她空虚了许久许久的下身再次被插得满满当当。
  男女之间最热切的交缠,毫无阻隔的相连,心与心交缠在一起,正是她一直以来所要追求和渴望的东西。
  她喜欢的男人,也必须全心全意的喜欢她,其他任何东西,什么师门儿子家庭追求理想成仙得道,通通都不是她所渴望的
  她就要一个男人,一个她喜欢,也必须只喜欢她的男人
  “那以后”北冥小婉眯起了眼睛,捧着少年的脸:“姐姐做了错事,宝儿要怎么办”
  红绫隐约觉得不对,抬头诧异的看向夫人。
  夫人的眼神,好似魔女危险的目光。
  “什么错事”
  “你就回答我。”
  少年插着她,北冥小婉的欲望却在快速收敛,她又回到了当初“猎杀”她的男人之时,一旦男人暴露出他丑陋的内心,她就会毫不犹豫的翻脸,一脚踹飞,或者干脆一剑杀之。
  直到遇到了年轻时惊才绝艳,如书中君子的白鹤仙,她才慢慢收敛了这种对男人的猎杀敌意。
  “唔,姐姐做错事当然要改啦,改了才是好孩子”
  “改不了呢”
  “改不了就打屁股哎哟,坏姐姐”
  少年自己被打了一下屁股,不禁扭了扭身子,与美妇交合的性器一阵蠕动,肉芽磨蹭花芯,带来的刺激感让两人都颤栗不已。
  “快回答我”北冥小婉咬着银牙催促,她快忍不住了。
  “什么”
  宝儿陷入男女交欢的快感中,又迷糊了起来。
  “姐姐我改不了怎么办”
  看着夫人,红绫突然意识到,夫人不是问宝儿,而是问她自己。
  改不了,怎么办
  可这么重要的问题,夫人却问宝儿。
  是太迷茫无措,还是信任宝儿
  “改不了”
  宝儿扭了扭身子,仰头看她,嬉笑道:“那姐姐就是坏蛋”
  北冥小婉柳眉跳了跳,又扬起了手掌,可她怀中的清秀少年,却凑到她面前,悄悄的说道:“宝儿和姐姐一起变成坏蛋。”
  “嗯”
  北冥小婉目光忽地柔和下来,定定的看着她。
  “我们一起躲起来,”宝儿做了个嘘的手势,红润娇嫩的樱唇与纤细的手指头,清秀的面庞上满是认真:“别人找不到我们,自然就不知道我们做了坏事,姐姐是坏蛋,宝儿也是坏蛋我们再去把妈妈找回来,妈妈在别人嘴里也是坏蛋。”
  北冥小婉失了神般看他,半晌,又噗嗤的笑出声,笑得花枝乱颤,胸前两座浑圆的乳房颤颤巍巍的抖动,两粒被宝儿吮吸不知多少次的乳头涨得娇艳欲滴。
  红绫怔怔的看着她,夫人眼泪都笑出来了。
  “姐姐,我要喝奶”
  宝儿张开小嘴去追逐在他面前乱颤的嫣红奶头,北冥小婉就捧着奶儿逗他,像是抖小狗一样,每次宝儿刚伸出舌尖去舔,她就嘻嘻笑着把奶头移开,宝儿又去追逐,北冥小婉就轻轻一挤,奶水滋的一声喷出,溅射到宝儿的脸蛋上。
  “夫人”
  红绫看得呆住了,眼前究竟是什么啊夫人用硕大饱满的乳瓜去逗弄少年,还挤奶喷他的脸,两人玩乐得既淫蘼,又妖艳,哪里还有半点名门正派的掌门夫人模样
  周老奴身体一震,眼前的婉儿小姐,和当年在北冥宫中与他以及一众侍女淫乐的模样,是何等相似
  可当时的北冥宫是被小姐的母亲施了催淫阵法,才导致小姐如此放浪形骸,与他和一众侍女在北冥宫中足足淫乐了半年。
  如今呢
  没有任何外力,婉儿小姐却堕入淫欲中,肆意的放纵自己的欲望,毫无节制的行淫。
  “姐姐”
  宝儿鼓起了嘴巴,美妇的奶水溅得他满脸都是了,可他还是没吮到她的奶头,再加上下身一阵接着一阵的难受,偏偏姐姐还双腿缠着他,不许他动。
  “宝儿”
  北冥小婉也鼓起了嘴巴,以同样的表情回敬。
  清秀少年的撒娇是让人会心一笑,妖艳淫媚的美妇撒娇,却是让人欲望滋生。
  宝儿脸上一红,突然觉得吃奶也不是很重要了,他想要另一种未曾体验过的快乐玩法。
  “姐姐”
  他不知道怎么说,只有用长音来撒娇,不去追着美妇的奶头,而是仰头看着她,眼睛里满是渴求。
  属于少年的最真挚的操穴欲望。
  北冥小婉搂着他,光洁修长的美腿也缠着他,像是母豹咬住可怜的猎物,媚眼如丝的抬高他下巴:“坏宝儿,知道你现在和姐姐在做什么吗”
  宝儿点头,“是在男女交合”
  “嗯哼舒服吗”
  “舒服”
  “姐姐的穴舒服不”
  “穴”
  少年还不懂这样的淫词浪语,可美妇却夹了一夹阴道,娇嫩的腔肉紧紧包裹他的肉棒,蠕动吮吸一下,把他刺激得浑身一哆嗦,连忙点头:“懂了懂了,宝儿懂啦,宝儿的鸡鸡插在姐姐的穴里,姐姐的穴呜呜,又在吸宝儿了”
  北冥小婉兴奋得娇靥散发红光,追问道:“那你可知,这种事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南宫婉出轨了。
  她背叛了白鹤仙,背叛了两人曾经不顾正魔双方反对,执意在一起,惊动三界的感情
  她堕落了,又重新入魔,变为了那个妖女,六道门的妖女
  可宝儿却不会这么回答南宫婉,更不会这么回答北冥小婉。
  “我们在做坏事”
  宝儿含住她的奶头吸了一口,又捂住嘴巴,让奶汁别流出来,清澈明亮的少年双眼里闪着光:“姐姐和宝儿在做坏事,不被别人知道的事,姐姐是坏蛋,宝儿也是坏蛋”
  北冥小婉笑得双乳直颤,抱着他快活的笑着,又把他搂住,翻身一压,骑在了宝儿的身上。
  红绫吃惊的瞪大眼睛。
  周老奴更是哆嗦起来,太快了,婉儿小姐堕落得太快了
  阴极化阳是他提议的,目的也是为了破去婉儿小姐坚守了数百年的贞洁,让她再次堕落,与别的男人私通。
  可他还是没想到,婉儿小姐才第一次与宝儿交合,就被天赋怪异的宝儿奸得哭泣,不但空旷许久的身子得到满足,更是激发了婉儿小姐身上放纵与肆意的魔女性格。
  想当初,婉儿小姐在北冥宫中,就是最放浪形骸的那一个,而在勾引了仙云宗的绝世天才后,更是拉着他跑到了幽冥界,又进了鬼门内,在彼岸花中与她的男人交合,身子跑到了奈何桥上翘起了屁股勾引他的男人,把神女孟婆气得拐杖猛敲,周老奴站在远处看得目瞪口呆。
  也亏那时候婉儿小姐已经是圣女,不然早被天谴了。
  如今的婉儿小姐,又变成和当初一个模样,甚至
  “嘻嘻嘻,坏小鬼,张开嘴。”
  北冥小婉跨坐在宝儿身上,与他的肉棒相连,浑圆的翘臀压着纤细的少年,就好似健美的母豹压着小羊羔,一对雪白的大奶随着她嬉笑的动作而一颤一颤。
  少女的娇媚与妇人的结合在一起,浑然天成,媚不可言。
  宝儿涨红了小脸,小嘴张开。
  北冥小婉捧着雪白的玉乳,嫣红的奶头对着他的小嘴,凌空挤压乳肉,一道细小的奶流喷出,恰好的落到了身下少年的嘴里。
  红绫再次惊呆。
  感同身受的周老奴惊得神魂颠倒识海狂乱,他怎么也想不到婉儿小姐会做这样的事
  可直接享受美妇挤奶喂食的少年,却是十分不领情。
  “呸呸呸”
  宝儿扭着小脸不去接这奶水,皱着脸蛋喊道:“姐姐坏死了,一点也不好喝”
  北冥小婉笑着趴在他身上,伏下身,硕大的乳瓜在在了他脸上。
  宝儿张嘴就咬,这次终于顺利的含住,北冥小婉唇角带着媚笑的给他喂了一阵奶,又低下头,含住他的小嘴,红舌伸进去刮了一下,品尝自己乳汁与少年嘴里香甜的滋味。
  “姐姐”
  宝儿眼神迷离的看着她,欲望自发滋生。
  “乖乖躺好。”
  北冥小婉坐直了身子,双手摁着他的小腹,两只玉足踩在了床面上。
  接着。
  咬牙。
  发力。
  她缓缓站了起来。
  红绫睁大了眼睛,看着两人紧密交合在一起的地方终于开始分离,宝儿被摁着躺在床上,深插入美妇穴内的肉棒被慢慢拉扯着拔出,又紧窄又火热的妇人蜜穴与他的龟头摩擦,带来剧烈的快感,让第一次从女人穴内拔出肉茎的宝儿,直接一哆嗦。
  射了精。
  “嗯”
  北冥小婉被阴凉的精液一冲,本来还能坚持住的,可宝儿这小坏蛋的肉茎每次射精后都有微小的变化,而且那些肉芽还会变的极其活跃,又朝着她穴内花芯钻去,仿佛一双双小手在按摩她的穴芯。
  她惊叫一声,臀部又落了下去,湿滑的蜜穴又将宝儿的肉棒给吞回去。
  龟头上的肉芽与她蜜腔内的嫩肉摩擦,再顶撞到敏感的花芯上,刺激得她直打哆嗦,死咬着牙用尽力气才维持住坐在宝儿胯上的姿势。
  两人一起喘息,旁观的红绫和周老奴也在喘气。
  北冥小婉再次尝试站起,试图将穴内插了她一个月的肉棒给拔出来,可宝儿还是太稚嫩,一个月来的淫戏他没体验过,醒来就要面对自己长大后变了模样的肉茎。
  难以想象的刺激,让肉棒刚拔出一半,他就又忍不住射了出来。
  周老奴和北冥小婉同时惊叫,老奴差点射得晕过去,他可没有宝儿可以汲取阴气化为阳气。
  至于尝试站起身的美妇,则是又落了回去,蜜穴一口将少年的肉棒吞吃。
  “姐姐”
  这次轮到宝儿哭了。
  “哭什么不想要了”
  南宫婉心软了,淫欲被压制,她停下来,咬着牙羞红了脸问他。
  “要姐姐慢点。”
  宝儿握紧了小拳头。
  “哼”
  美妇又开始站起来,双腿在打颤,抬离雪白臀部,让紧缠着她花芯的肉茎一点一点拔出。
  两人一个咬牙,一个攥拳,紧密相媾和的性器一点一点的分开,黏滑的汁液顺着交合处流出,三指宽的粉红色肉茎湿淋淋的,让少年看得满是吃惊的神色,缓和了一些受到了刺激。
  南宫婉低下头看去,脸颊烫得惊人,这一个月来的交媾都是她一人在做,且多是为了给宝儿治病,如今却真真正正的两人她与身下的少年,在配合着抽出肉棒。
  从她湿滑不堪的穴中,慢慢的拔出少年足够粗大的肉棒。
  不知是她流出的水还是宝儿射出的精液,不断的从交合的地方渗透下来,宝儿被拔出一小截的肉茎光滑锃亮,满是粘汁的肉茎散发出淫蘼的味道。
  南宫婉全身都在抖。
  她仰起头,张开嘴,发出无声的叹息。
  宝儿龟头上的肉芽太吓人了,现在还在不断拉扯她的花芯嫩肉,根本不知道有多少肉芽与嫩肉交缠在一起,死死的粘合,只是简单的拔出,却已经让她获得不亚于以往两百年前,还是三百年前与她的丈夫最后一次激烈交合的快感。
  她又要哭泣出来了。
  长了肉芽的龟头,竟是这般折磨人
  “夫人。”红绫看得揪心,夫人此刻呈扎马步的姿势跨坐在宝儿身上,宝儿一根肉棒被拔出半截,交合的地方水淋淋的往下流出汁水,夫人脸上的表情怪异无比,叹息中带着无尽的畅快,似乎在极力忍受宝儿那根怪模怪样的肉茎的剧烈刺激。
  南宫婉无神的看向她,突然,用力往上一拔,将穴内的肉棒果决的拔出来。
  宝儿短促的尖叫一声,十七八公分的肉茎朝天直立,一股清澈阴凉的精液就射了出来,尽数射到了美妇的穴口部位。
  南宫婉双腿颤得更厉害,几欲再坐下,红绫慌忙绕到她背后,双手搂住了夫人。
  眼前的淫蘼,让红绫大口的喘气,腿也很软,只能勉强支撑。
  宝儿也在魂游天外,半晌,才迷糊的睁开眼看向那处地方。
  “姐姐,宝儿要死了吗鸡鸡长了好多的东西好丑。”
  南宫婉与红绫一起低头看去。
  少年的那根肉茎上,长了许许多多娇嫩的肉芽,龟头部位最多,更怪异的是,这些肉芽还依依不舍的缠绕在南宫婉的穴口处,一些还深插在她的穴内。
  甚至,在南宫婉将他的肉棒拔出后,这些肉芽就好像活过来一样,蠕动着吮吸她的汁液,带动着肉棒,企图让两人的性器再次结合在一起。
  若是两人平躺的状态,无需往前挺动,靠这些肉芽就能把两人性器连接媾和起来。
  “夫人,这”红绫吓了一跳。
  南宫婉却很快想通,手指轻抚了下宝儿龟头,若有所思道:“这些东西是宝儿用来吸取女人阴气,而本能长出来的玩意难怪我被吸得,那么丢脸。”
  回想方才被肏哭的羞耻,她的脸颊滚烫了几分,可刚刚才被磨蹭得哭泣的花芯,现在又无比的渴望再次体验那种欲仙欲死的感受。
  她的身子又空虚了。
  “吸女人阴气”红绫犹豫片刻,很快说道:“那夫人且休息一下,让红绫来代替夫人吧”
  没有淫邪,只有奉献。
  “吸姐姐们的阴气”
  宝儿一惊,下意识看向自己的鸡鸡,“那还是不要了,姐姐,不要啦。”
  肉芽缩了回去,只有几根透明的丝线还依依不舍的缠着她的穴口,肉茎依旧还是冲天直立的状态,没有软下半分。
  红绫却想明白了事情的经过,表情越发坚定:“若是宝儿需要这样才能健健康康的长大,那我就给宝儿吸些许阴气不算什么。”
  南宫婉咬着唇,半晌,幽怨的看了一眼宝儿,再闭上了眼睛,抬起头。
  “夫君对不起。”
  她猛地往下一坐,肥美柔软的臀肉拍在少年的胯部,荡出一阵肉浪,湿润的蜜穴一口将少年的肉茎吞进去。
  她来不及尖叫,触碰到她龟头的肉芽,却已经再次长出,紧紧缠住了她的花芯,伴随着宝儿短促的呻吟,一股火热的精液又射了出来。
  时冷时热,或阴或阳,射得美妇完全没有招架的能力,哆嗦着丢了阴精,回馈给这根长了肉芽的少年鸡巴。
  两人都在喘气休息,少年眼神迷离,美妇低着头看他。
  红绫心知肚明,接下来夫人和宝儿必然会交媾,真真正正的,在宝儿清醒的状态下,夫人与他的交欢缠绵。
  前半段的交合已经持续了整整一个月,下半段的欢好,又该持续多久
  “红绫”
  北冥小婉抬起头,舔了舔干燥的朱唇,对自己的侍女媚笑道:“脱下衣服”
  红绫身子一颤,不由自主的遵从了夫人的命令。
  亦或者,遵从了自己身体的欲望。
  姣美的侍女酮体第一次在山洞内暴露出来,不大不小的椒乳,早已湿滑的处子蜜穴,阴阜略有一些毛发的痕迹,似乎是见夫人天生白虎穴,自己却生了杂草,怕羞怕丑而刮去的阴阜,但其下的两瓣蜜唇早已湿透。
  “夫人。”
  红绫羞得捂住了脸,她知道,自己这一次是不用出山洞了。
  她也要参与进夫人与宝儿的淫欢中。
  “乖,看了一个月,红绫也欲火焚身了吧夫人,让你也享受。”
  北冥小婉双腿分开坐在宝儿胯部,饥渴流水的蜜穴套着他的肉茎,一边享受花芯被肉芽磨蹭缠绕的绵绵快感,一边伸出右手的中指,落到了自己侍女的阴阜上。
  “夫人”
  红绫身子发软,她渴望这一刻渴望了很久很久。
  夫人的手指再往下滑,轻轻的刺入到她的处子穴中,慢慢捻动,红绫的水流得更多更欢,不到片刻,就已经受不住哆嗦着夹紧双腿,缠着夫人的手指达到了高潮。
  红绫软了下去,大口大口喘气,眼神迷离的看着夫人在缓缓蠕动,肥美的臀部一下下的碾压者身下的少年,蜜穴不断吞吃他的肉茎。
  “夫人的手艺如何”北冥小婉媚笑道。
  “手艺”
  红绫想明白了,大羞,可夫人朝她勾了勾手指后,她的身子就控制不住的迎凑过去,将自己的蜜穴迎向了夫人的手指。
  “啊”
  “嘻嘻,还有更厉害的”
  “呜呜呜,夫人,您,您是从哪学来的坏招”
  “天生”
  北冥小婉也回答不上来,但她的腰肢却代替了她回答,不断的摇着,磨着,与身下的少年肉棒交缠。
  周老奴能回答她的问题
  婉儿小姐是在北冥宫,在那半年多的放纵里,与那些美艳的侍女们一起磨镜交欢学会的技巧。
  但现在婉儿小姐
  “不成”
  周老奴哆嗦着爬起来,朝着王家山庄飞去。
  他要去找曦月小姐,让她赶紧回仙云宗看一看她师父是不是入了魔,婉儿小姐真要入魔,那麻烦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