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失贞的小舞
作者:零零碎碎      更新:2021-04-03 16:53      字数:8192
  舌吻过后的小舞迷迷糊糊的被霍雨浩拥入怀中,迷离的粉眸看了看蓝色的空间光幕又回到女婿身上道:“你就是想让我心里难受对吧我”
  温香软玉在怀,霍雨浩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某一个部位有些胀疼了起来,难以忍受的这种无形刺激的他有了一个想法。
  “岳母,这就不对了,我只是想让你放松放松”说着,霍雨浩拉住柔软的玉手轻轻按在自己的鼓胀处,思维开始活跃。
  依偎在怀中的小舞提起一丝力气,红唇轻轻咬着霍雨浩的脖子,口齿不清地嗔道:“哼再叫那两个字我就咬死你老娘没有这么欺负人的女婿”
  借着小舞的动作,霍雨浩顺势将头部埋在她的玉颈上,幽兰的清香更是刺激了心中的邪念,用力抱住怀中娇躯的纤腰,大手不时拨弄小舞的及腰长发,“看样子,已经知道自己的想法喽”
  “啊我不知道”耳边的温热让小舞的娇躯一颤,羞怒和不安涌上心头,咬住女婿肩膀的红唇也渐渐失去力气。
  感受着怀中娇躯的不作为和岳母的轻声呢喃,霍雨浩低着头沉默了一会,道:“既然让岳母这么为难,那我们结束这段关系怎么样”
  “结束这段关系”
  听见这样随意的话语,却让小舞的内心升起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不管怎么说,岳母也让我好好的放松了几次,继续下去的话,很容易出事不是吗”
  小舞美眸微眯,由原来的动作改为跨坐,挺翘的圆臀有意无意的与下方鼓起的硬物摩擦起来,娇声轻哼:“也对,继续下去的话,出事是必然的”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或许,连小舞自己都没有发现吧。
  她只回答了女婿问题的一半,对于另一半的问题则是刻意的无视掉了,不过,倒也不是不能猜出小舞的想法。
  毕竟,她已经背着自己的爱人做出了有违道德的事情,为了能够让女婿得到他想要答谢方式,要让他感到满足是必须要正视的事情,最好可以维持在自己能够接受的范围内。
  至少,小舞是不愿意去思考结束这段关系的,也不敢去思考自己
  只可惜,某个压抑着情欲的色狼是不打算让她如愿的。
  “不,我会自己解决那些,所以岳母可以下来了。”
  话音刚落,粉眸中的紧张不见了踪影,愣愣的盯着身前的男人,翘臀也不在动作,这个瞬间里,小舞心中的烦躁莫名攀升,抓住女婿的双手不禁用上了力气。
  见状,霍雨浩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岳母不用担心,舞桐那边我有分寸,不会出现无法解决的情况”
  一句分寸就能控制好吗
  “即便不麻烦舞桐,我也可以用冰属性强行压下那些”
  有冰属性压制就可以吗
  “话是这么说,一直用冰属性压制会不会出事呢”
  用其他方法就不可以吗
  “不过,这样应该是最好的结果吧”
  这样的结果算什么最好
  “毕竟,技巧问题和身份”
  “不要继续说下去了”
  空寂的委员会里,小舞内心的烦躁彻底爆发,一层血色光芒瞬间从她身上亮起,自身的气息也向着更高的层次增长,还没提升多少,小舞轻轻一声闷哼,粉眸中的血色渐渐减少,迷茫中似乎还有其他什么。
  霍雨浩背后的金色竖眼也在同一时间停止向外扩散神识,紧张的看着陷入半失神的岳母,嘴角抽了抽:“这次真的玩大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含义,用在此时的霍雨浩身上再合适不过。
  “得想办法补救一下”看着第二识海里已经有了部分失控的小型岳母,霍雨浩调动为数不多的命运之力缓缓缠绕在能量体之上,同时控制情绪之力抚平身前的小舞的情绪,低着头开始思索
  “我是不是触碰到什么底线了”
  一旁正被情绪和因果双干扰的小舞恢复了思考的能力,“没有,只是我气不过,为什么不让我帮你解决色欲。”
  “岳母,你那种吊人胃口的做法让女婿很为难啊”一边说着,霍雨浩扫了一眼旁边的中枢波动,似乎想要找到什么东西一样。
  刚刚出现在小舞身上的血色气息是什么,霍雨浩可谓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现虽有欲望干涉,但也不会让他失去理性,或者说这种极度紧绷情况下,他的思维反应能力反倒是得到了某种程度的锤炼也说不定呢
  在霍雨浩将注意力集中在中枢波动上逐一观察分析之时,内心迷茫的小舞看了看女婿的行为,粉眸中的波动竟然丰富了许多,红唇轻轻的低语起来
  “果然是三哥的负面影响吗”
  霍雨浩如此紧张的样子,小舞心里多少也能猜到一些,毕竟自己的爱人对待女婿的态度委实谈不上太好,神界危机到来前,不时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磨练”他。
  心理等方面的诸多因素问题,造成了霍雨浩在对待唐家人的事情上几乎是尽心尽力,不过也常常因为唐舞桐的问题,而不得不尴尬的向她求助,久而久之,小舞心中对女婿的第一印象自然不会差。
  小舞自认,天底下绝对没有任何岳母会对一个如此优秀的女婿会觉得不满意的,但爱人对待女婿的态度方面,有时候,她都觉得太过了,也曾不止一次因为爱人对待女婿的事情上,而多次发生矛盾冲突。
  要知道,这对于婚后连拌嘴都没有过一次的恩爱夫妻而言,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小舞桐也好,小舞麟也罢,雨浩真的为了自己的家人付出了很多,而自己呢”
  “说起来,三哥不久前貌似还打算我要做点什么只要还活着我就必须要做不能老让雨浩被这样唔三哥忘记不能碍事”说到最后,小舞眉头微蹙,轻轻拍了拍自己额头的图案,粉眸中的波动也已经恢复到正常状态,瞳孔中最后一丝血气也随之不见。
  回过神来的小舞侧着头,发现女婿依旧盯着中枢波动观察,想起过往的经历,心中不免有些好笑。
  身体也好,心理也罢,从不对女婿设防的自己已经做了数次有违道德的事情,但却不让其更进一步,也难怪女婿会觉得自己在打趣他了。
  念至此,小舞的神情中多了一抹自嘲,也不再犹豫,右手食指抵住女婿的下巴,微微用力的将他的注意力转移过了,若有兴致的出声,“雨浩,三哥已经睡了,真的不打算做点刺激的事情吗”
  如此发言不禁令霍雨浩懵了,在他的印象中,岳母应该处于意识薄弱的状态啊,对上恢复灵动的粉眸让他一时间有点理不清前后因果。
  “雨浩,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只是能听我说几句吗”女婿的反应让小舞哭笑不得,依照现在的情况,她压不住心里的答谢想法而失身也不过是时间问题,主动献身之前有件事她真的需要说明一下。
  “是需要我为岳母做些什么事情吗”
  “是,也不是,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两件事轻点”感受着女婿悄悄抓上胸前的大手带来的异样感觉,红唇轻轻的喘息着。
  “行,多少件都行”
  “哼,猴急什么,手挪开,也不差这一会,听我说完”胸前鼓动的热流让小舞白了女婿一眼,甜腻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阻止了色狼下一步动作。
  “第一,我用自己的身体满足你的想法,但你不可告诉小舞桐,她怀孕期间听见这些会出事,这个你答应吗”
  “这个我能冒昧的问一下想法是指那种程度吗”霍雨浩盯着灵动的粉眸一阵观察,他这会才刚刚发现识海里出现了第二个已经完成代换的赤裸小人,而且,正是小岳母的样子。
  “程度基本上都行吧比如说给三哥带帽子什么的完全没问题再进一步的话或许可能会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你的程度不过仅限于你”似乎是被自己逗乐了,小舞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这番话说出,一旁观察她的霍雨浩眼神不由得古怪了几分,那双粉眸中所流露的心意正体他是有一定印象的。
  神界多数时间都是无聊的,每当霍雨浩修炼结束想为妻子做些什么事情,却又想不出具体主意而不知所措,不得不向岳母求助时,她都会露出这种带有欣慰、调皮、感动的笑容和情绪来鼓励他,为他出谋划策。
  可这次的情绪波动中,他居然发现了几分认可和不可能出现在岳母身上的某种微妙情绪,就好像是对他说,我认可你成为我的领导者或者是
  “第二,待会的事情上,尽可能不要提及出轨二字,这两样答应了,其他的我都遂你的想法,可以吗”
  这句话,小舞甚至带上了一分哀求,即便生理上接受了背叛,心理上还是没有那么容易承认的。
  从小舞身上感知到的情绪波动令霍雨浩微微一愣,下意识的瞄了瞄中枢里的两枚烙印,随后悄悄的收回感知。
  “我没意见,不过,岳母你打算怎么做呢”说着,拉过小舞的柳腰,右手悄悄边抚摸边向上移动,微微用力的攀上两座乳峰,隔着一层睡裙都能感受到里面美妙的弹性。
  “嘛让它这么硬着很难受吧,再让小舞尝一次嗯胡萝卜吧唔嗯哈味道还是嗯怪”
  压下心中的羞耻感,小舞从女婿怀里挣脱,轻车熟路的解放了那根不太一样的胡萝卜,红唇轻轻的舔了舔,在霍雨浩微妙的眼光中面红耳赤的低头含入口中动了起来。
  “舒服哎岳你啊玩偷袭哈哈”龟头沟的刺激和棒身四处传来的酥麻直接让思考中的霍雨浩连声音都有些不连贯了。
  熟悉的燥热再次席卷全身,深邃的灵眸也渐渐不再清澈,几乎是本能的按住小舞的头部开始活跃。
  “嗯忍很久呜咳停雨慢点我唔嗯插的太深了咳啊嗯会喘不过嗯唔呜嗯”完全没想到女婿会趁自己说话期间动手的小舞痛苦的呻吟着,心中同时惊讶自己居然没有厌恶的感觉。
  喉咙的软肉如同小手一样一圈圈的箍紧进出的肉棒,舌尖上的吸吮舔祗让霍雨浩心中莫名升起一种满足,“抱歉抱歉太舒服了嗯呼居然懂得用舌头配合喉咙里的软肉来不错岳母太棒了”
  “呜哈满意就嗯哈姆快射出来还有别叫我岳母”似乎是喉咙较为难受的缘故,小舞紧紧含住棒身来回用舌尖调皮的在龟头沟的四周舔祗缠绕,两只手如同对待宝物一样轻轻按住下方的两颗子孙袋抚摸着,想起细节是自己的闺蜜朱竹清教的之后,精致的俏脸染上了重重红晕
  男性极为敏感的龟头遭受如此对待,霍雨浩只觉得燥热的身体仿佛触电了似的,对上那双充满水雾的粉眸调笑道:“要是就这么射了哦我还是男人吗”
  “不对,你该不会想告诉我岳父他射的很快吧嘿嘿”似乎想到了某种可能,当小舞的舌尖再次划过龟头沟时,沾满透明液体的肉棒突然被霍雨浩从温热的口腔中拔出,笑着拍打拍眼前的俏脸。
  “没没有这回事,你这个色狼今天胆子蛮大啊,连三哥都敢调侃了,我的手段你还不知道呢,哼”
  “嘛有岳母在这里做这些我要是没胆子不早说起手段岳母这啥都不怎么会的技巧可没什么说服力啊”说着说着,霍雨浩搂着身前的纤腰一紧,清澈的灵眸有意无意的扫过小舞的身体,就差直接明示自己的目的了。
  虽然他很想享受一会岳母的口舌,但有一个现成的羔羊在此,他的目的可不是口交就能结束的,虽然那种莫名刺激还是很吸引他的就是了
  “哼”柔若无骨的小手慢慢反扣着霍雨浩的脖子,小舞顺从的躺在背后的议桌之上,水雾弥漫的眼睛里充满了羞意,“你想干什么我还不清楚吗,你来吧我不反抗做过之后我就没有心理负担了”
  “那女婿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嗯岳母你没穿”
  压抑着的情欲有了发泄口后,霍雨浩粗鲁的伸出左手在一团软肉上不停改变动作,右手顺着光滑的玉腿滑到一处湿漉漉的地方一模,愣了一秒,他撩起碍事的裙摆,玉腿间的情景让他心中的火焰蔓延开来。
  “我洗完澡本想着找三哥的便宜你了雨浩给三哥戴顶帽子的话你心里应该会”
  一开始,小舞是想要压下心中的不自然而去找爱人久违的要一次的,只是心底的痛苦驱使着她不知不觉的跑了出来,自然也就没有时间找内衣,这下倒是给了色狼一饱眼福的好机会。
  “主动要求女婿配合你给岳父戴帽子这种事真的正常吗”湿漉漉的黑色草地下若隐若现的粉嫩缝隙激起了色狼的兽欲,借着湿滑的水源用力一挺,三分之一的棒身狠狠末入了狭窄的蜜穴。
  本来内心还在羞耻的小舞,眉头一皱,痛苦的声音不断传出,“呀雨浩让我缓一下哪有正常不正常的三哥的帽子算是附带过去的谢礼停停有点受不了”
  因为唐三的心疼和怀孕期间不能随便做爱的缘故,长时间未经人事的蜜穴在陌生的肉棒进入之后,本能的试图分泌春水欢迎对方,可毕竟太长时间没有滋润,猛一遭受如此敌人,疼痛是避免不了。
  与小舞的痛苦相比,霍雨浩的体验完全是相反的,肉棒刚刚进入温热的蜜穴就能感觉到龟头被穴口紧紧包裹起来,酥酥麻麻的爽感让他闭上眼睛轻轻的开垦这个狭长的通道,穴道内部四周的嫩肉刮过龟头的触感是如此的舒服,忍不住开口:“岳母这里是不是很久没动过了”
  “你不要动,我自己来嗯这是我的谢礼也必须克服过去雨浩这次的答谢必须让我们都满意所以由我来主导”
  感受着女婿压在身上的动作,小舞银牙一咬,身体如同没有骨头似的一扭,忍受着蜜穴蠕动带来的刺痛将女婿反骑在身下,粉眸中的挣扎化为坚定。
  “啊有点大哈这种都不行我要怎么让自己安心雨浩更不会满意”
  这样想着,双腿分开跨坐在霍雨浩身上的小舞强忍着心中的莫名感觉,对着女婿笑了笑,腰弓不断的下落,紧闭的蜜穴一点点吞没火热的棒身,随之而来的饱胀感也让她痛苦不堪。
  “要忍住适应一下小舞桐都能服侍它啊心里好烦明明坐下去就行了我怎么就不能快点接受呢”
  小舞心里在想什么,透过情绪波动来观察的霍雨浩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闭着眼睛用双手在她的玉腿上游走,黑白气流也缠绕住识海里的小人,道:“岳母在上面动一动吧,不然我这边可满意不了哦,对了,你可以说些话刺激一下自己,这样不就可以解决心理问题了吗”
  “就是想让我提醒自己在答谢吧我是在出轨但也有你的份少得了便宜还卖乖”小舞幽怨的白了女婿一眼,压下心中的羞耻,双手抵住他的胸膛让自己的双腿分的更开,红着脸望向蜜穴已经吞没的一半肉棒,娇躯颤抖着控制雪臀慢慢坐下去。
  “舞桐,你看这算不算岳目强奸我呢”小舞娇颜上的红晕中带有点点春意的样子,实在是让霍雨浩心里莫名的舒服与兴奋,一个主意顿时升起。
  点点金光汇聚在一起,刹那之间在小舞的正前方形成了一个动人的身影,神色颇为惊讶的看着两人的结合。
  “啊舞桐”女儿的出现让小舞激动的想要从女婿身上起身,可双腿之上的滑动的大手一用力,她便动弹不得,低头看着身下笑吟吟的女婿,羞急道:“小舞桐来了,快起来”
  小舞的激动也让霍雨浩心中对她的情况有了答案,腰部不老实的用力挺动,“岳母不是要答谢女婿吗把心中不适的感觉忘记,不然,我们趁早结束不是更好吗”
  听着女婿平静中带有点点兴奋的发问,小舞不是不能理解他的想法,但能不能注意一下场合啊,那可是她的亲生女儿,让她发现自己现在的行为,她以后怎么见女儿啊
  不对,等等,自己的女婿又不是笨蛋,怎么会当着女儿的面如此,除非
  “雨轻点嗯”蜜穴内逐渐增强的力度让思考中的小舞舒服得娇哼了一声,本能的利用自己的柔术让穴道收缩起来,本就紧凑的穴道这么一缩一夹,差点没让霍雨浩失去对能力的控制。
  前方身影边缘溃散的光点让小舞眯着眼观察了一会,按在女婿胸口的玉手稍稍用了些力量,雪臀配合柔术的技巧慢慢的依靠肉棒起伏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的女儿。
  “岳母的里面挺会夹嘛,怪不得舞桐以前舒服对就是这样”柔术的技巧让霍雨浩不由得抬起腰,迎合着穴道的软肉套弄,每一次收缩都会让他舒爽的抓捏上下起伏的雪臀
  “呜色狼说了不要提小舞桐你拿能力制造嘤嗯幻影哈嗯我还没说呢好麻啊”已经开始慢慢适应的小舞主动的抬起雪臀,摩擦的刺激令娇颜上的红晕越发迷人,口中难忍的娇喘显得四周春意更甚一层。
  看穿了女婿想法的小舞羞怯地闭上眼睛,即便知道了面前的女儿是幻化出来的,她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去凝视对方,雪臀上下起伏的速度随着她的娇喘而慢慢变快,紧窄的穴道如同找到了对手一般不停的吞没那根陌生的肉棒,原始的本能带来的强烈影响让小舞的肌肤渐渐发红,身体的燥热也越来越烫。
  “没想到岳母的下面有如此技巧,看来给点刺激还是很不错的,就是这样,岳母有没有感觉很舒服啊,是不是没有那么紧张了呢”蜜穴疯狂套弄肉棒所带来的刺激让霍雨浩忍不住出声调侃,同时伸出右手按住一粒粉嫩的红豆揉捏着,腰部用力的往上配合柔术技巧的收缩来满意的享受来之不易的成果。
  近距离看着岳母渐渐情动的娇颜,感受着结合处源自本能的舒爽,霍雨浩越来越想要撕碎这层阻碍自己观赏娇躯的睡裙了,只是主动权在小舞身上,他也只能作罢。
  他需要这次的经历来让岳母迷乱的思想向着他期待的方向转变,不然,如此经历只享受一次的话,那太折磨被情欲影响的现在了,更重要的是心底那份给岳父戴绿帽的奇异刺激感,已经不能用爽字来形容了。
  遭受情欲影响的现在,霍雨浩突然有些不想继续压抑它了,说到底,色欲这种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构成生命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过度压抑可不是什么好结果。
  挥手散去用精神力模拟出来的妻子后,霍雨浩不经意间想起来一件事,心里暗道:“难过舞桐以前曾问我是不是喜欢摆弄她了,如果舞桐也学会柔术的话算了算了不想这些没影的事了”
  “色啊嗯这次呀答谢很满意吧还敢啊哈说结束呜嗯好硬”尚不知晓女婿心里拿她和女儿对比的小舞再次忍不住娇吟了一声,微微停顿几秒后,情动的她咬着牙继续利用柔术的技巧配合已经湿润的穴道来给予女婿更大的刺激,雪臀起伏是速度也更加快了。
  “岳母可考虑清楚了要是不结束你能说服自己继续速度再快点这样下去吗”霍雨浩满是坏笑着开始加大腰部力量的速度与力道,次次都能顶的小舞娇哼不止,柔术的特殊技巧刺激更是让他有了想要狠狠压在岳母身上放肆的打算。
  “嗯好热都现在了还还说呜嗯三哥有什么理由阻止我答谢好麻”小舞含糊不清的给了女婿一个白眼,一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刺激地她娇喘出声:“他说让我答谢我就用自己的方法好好快一点我呜嗯说服不了我就一直嗯做总啊啊慢呜嗯会习惯的用力快快”
  如此答复刺激地蜜穴遭到更为猛烈的进攻,熟悉的感觉越来越近,已经利用柔术技巧套弄了三十多分钟的小舞难受的趴在女婿的身上,明显有些体力不支,红唇轻轻地呜咽着:“雨、雨浩你快快点不要忍啊啊嗯拿走我的心意哈嗯唔快点”
  “再刺激我一点不然我就不射嘿嘿”发现岳母娇躯不住的颤抖,身体更是越来越烫,霍雨浩瞬间猜到了她临近高潮的边缘,刻意放缓了自己的速度,就是不去碰撞蜜穴尽头敏感的花蕊。
  要知道因为唐三整的那个神奇封印,霍雨浩哪怕是当年和唐舞桐结婚的洞房花烛夜都是在憋屈中度过,碰不得唐舞桐半分,神界二十多年的修炼不仅仅造就了一身强大的修为,更造就了一种堪称离谱的忍耐力,唐舞桐这个几年来适应的妻子尚不能让霍雨浩老老实实的被动缴械,更何况是初次承受的小舞呢
  加上对待感情上迟钝和自身能力的缘故,也让霍雨浩在房事上更加如鱼得水,每次都能在房事上让妻子节节败退,久而久之,他也就有了在行房事之时开玩笑的习惯。
  “无耻的女婿你”高潮边缘的小舞死死抓住女婿的胳膊,不能及时泄身的难受令她心中的异样感觉显得更加无力,娇嗔地白了女婿一眼,“雨浩你那里比三哥更棒哦快点让我不不就可以给嗯哼”
  “岳母都这么说了,小婿岂敢不从呢,嘿嘿”极大程度上满足了自己的心理之后,霍雨浩也知道自己刺激的差不多了,抱紧小舞的翘臀就开始加快速度撞击无力的娇躯。
  “嗯啊对雨浩快快”次次被命中花蕊的娇躯被强烈快感刺激地不住颤抖,一阵湿热的水源猛的从子宫激射而出,狠狠的打在进攻的龟头之上,“雨浩,我我受不行啊啊呀”
  进攻的龟头被这么一刺激,酥麻温热的感觉也让霍雨浩死死抵住尽头的花蕊放开了控制,浓烈的白浊液疯狂的向着前方迸发。
  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的小舞抬起头,迷离的粉眸望着女婿满意的神色,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这下就不能说出让我放弃答谢你的念头了吧”
  高潮过后的小舞,睡裙外的雪白肌肤上悄悄蒙上一层诱人的红晕,玉腿之间更是狼藉不堪,粘稠的混合液体顺着两人的结合处慢慢的往下方落去,柔弱的声音让身下的色狼放弃了继续摧残她身体的打算。
  缓缓从有些红肿的蜜穴中抽出自己的肉棒之后,霍雨浩罕见的没有使用生灵之剑恢复自身的状态,轻轻地为岳母整理好凌乱的睡裙,懒洋洋的笑出声:“岳母就先休息一段时间,我差不多也该做点事情了,不是吗”
  全身再无力气的小舞顺势倒入女婿怀中,粉眸下意识的看了看中枢附近的蓝色光幕,便闭着眼睛靠着他的肩膀享受起久违的高潮余韵,柔声道:“要想让我继续答谢你,就注意点身体,这次别再弄得一身伤了,保护好自己。”
  “嗯”霍雨浩顿时一愣,深深地看了一眼枕着自己肩膀的岳母,随即紧了紧怀中的娇躯,没有再说一句话,视线重新回到蓝色光幕中各种各样的位面气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