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作者:诸葛大力      更新:2021-08-29 19:39      字数:5380
  我细细品尝着晓菲的嘴唇,如果说母亲是一樽岁月酿就的酒,那晓菲就是一杯汽水,充满着活力,又充满着少女独有的那种魅力,很快,我的舌就灵巧地撬开了她那粉嫩如新樱的双唇,钻进了温暖而湿润的口腔之中。晓菲本就是没怎么经过人事的雏儿,在经验丰富的我面前很快就败下阵来,只能唔唔咽咽地发出听不清楚的呻吟声。而这声音又让我更为兴奋,我不断用舌头在晓菲的嘴巴里骚扰着,与她的小香舌纠缠在一起。晓菲被我牵引着,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往我身上靠,整个人如同一只幼猫一般蜷缩在我的怀里,让人不禁想要给予她更多的爱抚。
  我的手盖住了晓菲那青涩的胸脯,正好是一只手能够掌握的大小,柔软的胸部挺立着,随着我的每一次抓握,她都发出了极为诱人的娇吟声,快感吞没了她的羞耻心,而恋情又放大了这种情侣之间暧昧的感觉,她虽然没有什么经验,但在我的引导下,也很快沉溺其中了。
  “嗯唔”
  我轻轻吸了一口她的嘴唇,结束了这个作为开场白的吻,紧接着一只手一路向下,停留在晓菲的双腿间,用手指抵住,画起圈来。晓菲喉咙中的“不要”还没能喊出来,就被我在胸部的一下重重的揉捏给吞了回去,食指按在她那勃起的乳尖上,好似拨弄琴弦般温柔地对待着她的蓓蕾,另一只手的中指则是在晓菲的蜜穴口游移着,在阴阜部不断地滑来滑去,也同样地玩弄着阴蒂。
  晓菲哪受过这种挑逗,很快就禁不住上下齐攻,她那可爱的小脸早已像煮沸了一般通红,眼睛也不自觉地眯起来,喘息更是急促。双眸之中,柔情似春水骀荡,恋心如羞苞待放,微微仰起的小脑袋和半开的嘴唇诉说着这少女享受快感的事实,而那陶醉般的神情更证明了她早已进入了状态,只等待着我的采撷。
  我俯身,将头埋在她的肩膀上,好似骑士一般亲吻着她的锁骨,对待这朵娇花,我是极尽怜惜,晓菲毕竟还没有真正体验过性的疯狂,不适用那种随心所欲的狂欢,在最开始,还是要温柔,让她感觉到肉体的快乐不是一种羞耻,而是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
  被我同时爱抚着双乳和蜜穴,晓菲很快也坚持不住了,少女的娇躯本就极为敏感,再加上晓菲的身体并未被开发过,如此激烈的快乐还是第一次品尝到,在我这个熟手的玩弄下,很快就难以自拔,攀上了高峰。
  只见晓菲的身体剧烈颤抖着,双目不汇焦,一副失了神的模样,随着几次身体的弓起和落下,晓菲最终躺在了我的怀里,脸上的潮红尚未褪去,呼吸声有些不均匀,听得我的心里有些难耐了。
  在抚慰晓菲的同时,我也感觉到了欲望在燃烧,如此温婉可人的少女在身,怎能如同柳下惠一般坐怀不乱我抬头看了一下表,时间还不到五点钟,料想母亲和张可盈都不会那么快回来,我和晓菲还有充足的二人世界。所以我也不再压抑自己的欲望,贴紧她的耳边,轻声低语。
  “帮我吹一下嘛。”
  晓菲那本来就红透了的脸颊变得更加滚烫,她虽然没有经验,但也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羞耻心最后还是战胜了其他的感情,她抿紧嘴巴,飞快地摇了摇头。其实晓菲也不是没帮我撸过,自然也见过我的那活儿,该说抵触心没那么强才是,但对她这样的处女来说,其他玩法似乎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求你了好不好”
  “不行,但是可以帮你那个一下。”
  任我软磨硬泡晓菲就是不松口,最后,她也是无奈,皙白的手指聚拢成了一个环,仿佛在握着什么柱状体似的,在空中上下捋动。她本是因为羞于启齿才选择用动作暗示,但是手势的荒淫感和她本身那种青涩却表现出了一种反差的诱惑,看得我心乱不已。
  她的声音也是娇滴滴软绵绵的,听的我心酥。我想本来也不能逼迫她,最后也点点头,做出了让步。不过想来,晓菲帮我打飞机似乎也是很久前的事,更早的一段时间在学校要满足张可盈,回家又要被母亲榨取,那时候哪有别的色心让我去调戏晓菲呀。近来倒是好些,基本上都在压抑着欲望,可学业方面的忙碌也让我有心无力,这么想来,应该加紧对这小妮子的开发才是。
  晓菲屏住了呼吸,慢慢地褪下了我的裤子,她的神色还是有些紧张,只听得她小心地吞了一口口水,半是逃避半是好奇地望向我的胯间。我的肉棒早已经雄起,猩红的大菇头随着棒身的跳动而一颤一颤的,看上去有些骇人,没怎么接触过男性性器的晓菲肩膀抖了一下,雪白纤细的小手颤巍巍地靠近,先是轻轻碰触了一下,有些冰凉的指尖弄得我的鸡巴一阵激灵,吓得她一下子就把手抽了回去。
  我抓住她那如削葱般纤细柔美的小手,贴在我的肉棒上,大概是有了我的鼓励,她的勇气也大得多了,先是试探性地摸了一下,然后整只手攀上了我的阳具,轻轻握住。柔嫩而富有弹性的小手包裹住我的肉棒,稍稍用力挤了挤,单是如此,就让我不由得抽了一口气,冰凉而滑润的皮肤细腻得宛如丝绸一般,缠在我的鸡巴上,让我大呼过瘾。但晓菲没什么经验,握住以后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只是上下撸动了两下,就停了下来。
  “摸一摸上面,用拇指轻轻摩擦一下,嗯,对”
  我手把手指引着她进行下一步,教她如何玩弄龟头,手指抓住火热而粗大的头部,用指尖在精口处磨动,这一下犹如电流划过背后,弄得我身体一阵酸软,双腿更是几乎伸不直了。在被我指引过后,晓菲也学得很快,不一会就熟练地把玩起来,柔软的手安抚着刚硬的肉棒,轻柔的动作似是在我的下体翩翩起舞般,若有若无的撩拨更是弄得我射意不断膨胀。晓菲就像捉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般,手的动作越撸越快,包皮与龟头不断摩擦着,敏感点被一次又一次地刺激。其实,用手做是最能获得快感的,每一次撸动都能够刺激到,能让人无比爽快,还能随心所欲地调整节奏。
  在被晓菲以几乎要画出残影勾弄之后,汇聚在我马眼处的放射感终于再也止不住,随着我粗重而凌乱的呼吸,整根肉棒猛地向上一跳,随之一道白色的精液甩了出来,坠到了晓菲的手上,然后又是一次喷射,粘稠的液体把晓菲白嫩的小手弄得一塌糊涂。
  感受过射精的澎湃快感的我瘫倒在沙发上,脑海随着精液的迸发而变得一片空白,一股近乎于空虚的畅爽感将我席卷,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唯有刚发射过的鸡巴竟还有点坚挺的势头。
  晓菲跑到洗手间去了,我听见水流声,也是强撑着站了起来,跟着她一起进了卫生间,又小心地锁上了门。
  趁着晓菲低头的时候,我扑了上去,从背后抱住了她。
  “呀”
  被我突然袭击的晓菲发出了可爱的悲鸣,而我就紧紧贴着她的身体,胯部紧挨着晓菲那弹弹的小屁股。本就还有精神的肉棒陷入了少女柔软的肉体之中,又再度昂扬起来,我感觉到阳具明显抬了头,抵住了晓菲的臀部。
  当然,晓菲也感受到了,那根又粗又热的东西碰着自己,让她羞得不禁低下了头,只有从镜子里,才能看到她的脸又变红了。
  “呀,你那里怎么又硬了,不是刚刚才”
  晓菲的话还没说完,我的两只大手已经蓄势待发,在她的身体上肆意游走了。依旧是一只手揉捏着她的胸部,一只手在她的双腿之间挑逗着。而晓菲正好面对着镜子,看到自己被我从身后侵犯的模样,也是变得更为敏感,本就湿润的私处已经湿透了,乳头也因充血而变硬,看上去无比诱人。
  才高潮过的晓菲品味过身为女人的极致快乐,现在我再对她动手动脚,她也一点也不反抗,反倒是有点兴奋的样子。我贴近她的耳边,一边呼气一边说,“老婆,让我插一下你的腿好不好”
  呵出的暖气让晓菲敏感的耳朵变得嫣红,更让她的身体都酥软了,她的背顶在我的胸上,任我肆意玩弄,即使被我提出过分的要求,也无暇反抗,只是低低浅浅的喃了嗯的一声。
  而我也不客气了,将鸡巴顶在晓菲白嫩活力的双腿之间,感受着腿肉紧紧夹住肉棒的感觉,上端则是顶着晓菲的私处,开始挺动腰肢,前后进出摩擦。粗大的肉棒碾磨着少女腿间的软肉,火热的摩擦传来一阵阵无法言喻的快感,那种强烈的触电般的快乐几乎要使我疯狂,而被肉棒冲顶着阜部的晓菲也没有好多少,上半身的双乳被我的爪子粗暴的揉捏,下面又与我的性具做着紧密的摩擦,虽未踏过最后一线,但是也相差无几,这种禁忌的感觉让她实在是有些挺不住了,身为尚未被开发过的小雏儿,碰上了经验丰富身经百战的我,自然是免不了堕入快感之中无法自拔。
  素股持续了好一会儿,随着我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强,晓菲的喘息声也变得越发妖艳,几乎成了做爱时才会有的那种娇喘了。少男和少女品尝着禁果,身体的相性也逐渐契合,随着时间的积累,快乐越聚越多,而我们也双双到达了高潮。
  第二次的精液射在了晓菲的腿间,缓缓滴落的男汁顺着大腿一路滴下,就好似从小穴中溢出来的一样,看起来淫艳非常,晓菲再一次经受了潮涌的洗礼,就这样倒在我的怀中,闭着双眼,好像要睡着了一般,我看向镜子,望着她那满足的表情,欣赏着小可人儿的美丽,忍不住在她的脖子间留下了一个吻。
  就这样,我们搂在一起浅浅地休息,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也回味着快感的余韵,性爱的美妙之处不仅在于那一刻的绽放,更在于连绵的情意和彼此的默契。性是一味佐料,让爱变得更加动人的佐料。
  不过,没过多久,防盗门锁机括扰动的声音传来,还在抱着的我们被吓了一个激灵。我和晓菲都有些慌乱,一下子没想清楚来者是谁,只是赶快清理着事后。先是擦干滴在她腿上的精液,然后穿好裤子,把衣服也整理好,我先是把自己的衣着理顺,又帮着她弄好。
  门外的人先是关好了防盗门,然后好上拖鞋,鞋子与地板相击的啪嗒啪嗒的声音就好像炸弹的倒计时一般,弄得我们心惊肉跳的,但好在最后还是搞定了,我看了看晓菲又看了看自己,感觉没什么问题了,这才长舒一口气。
  “咚咚咚。”门外的人影停在了卫生间门口,拧了下把手,发现纹丝不动,接着敲了敲门,问道,“谁在里面呀小桐”
  听声音是张可盈,我提起的心又落了一半,还好不是母亲,要是她发现了我和晓菲那后果可真是不敢设想。
  “宋桐怎么办”
  晓菲靠在我的身上,低声问我,她紧张得手都在发抖了,刚刚做过苟且之事的她本来心中就有些罪恶感,现在又好像被当场捉奸似的,她一个小姑娘哪见过这种场面啊,害怕也是自然。我则是握紧了她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又调整了一下呼吸,也是压低嗓音说。
  “别怕,我来解决,没事的。”
  她点了点头,身体又往我的身上靠了靠,不安感似乎也没有那么强烈了。
  我收敛了一下心神,一想到屋外的是张可盈,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晓菲不知道我和张可盈之间的关系,那可都已经有孩子了这一下倒真的是像做了坏事被妻子给抓到一样,本来我就有了母亲和张可盈两位女人,晓菲虽然名义上是我的正牌女友,但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有些欠缺说服力,如今被已有夫妻之实的张可盈撞见了面,自然是不知道该怎么好了。
  我打开了门,屋外的张可盈刚准备说些什么,但是看到我们两个人,又赶快闭上了嘴。她眨了眨眼睛,视线扫了一圈,看上去鬼精鬼精的模样,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聪慧如张可盈哪能猜不到事情的全貌宋桐和他的小女友两个人反锁在卫生间里,小桐虽然故作镇定,但还是能被她瞧得出几分端倪,而李晓菲的表情更是藏不住,红润之中带着羞意和蜜意,一看就是被滋润过的小女人模样。外加空气中传来的掩盖不住的体液味道他们刚才做了些什么几乎是摆在明面上的事了。
  不过看他们两个衣角虽有凌乱,但整体上还说的过去,张可盈猜想他们两个肯定是没有真刀实枪地做了,顶多就是用手用嘴什么的。其实她也并不会吃醋,有关于小桐的关系她早就知道得清清楚楚了,以前她就问过他有没有女朋友,自己其实才算是个第三者,而要算上他母亲的话,自己就不知道该排到第几位去了。
  但捉弄一下两人的心思还是有的,眼见一对年少的情侣做了坏事被自己捉住,她那调皮的小心思又活络起来了,眼睛中闪过两道精光,故意摆出一副架子,捏着嗓子问道:“你们两个在厕所里干嘛,搞得神神秘秘的”
  李晓菲本来就容易害羞,虽然她脑子灵光,但遇到这种突发事件也是宕了机,再加上又被这么一质问,心中更是慌乱无比,完全没顾得为什么张可盈会在这里的事实了,只想着自己和宋桐的私密事情被老师撞见了,羞得不敢见人。
  晓菲就像只小兔子一样捏着我的衣服,躲在我的背后,看起来楚楚可怜的模样,实在是让人心动。我看了她一眼,堆着笑对张可盈说:“哦,晓菲这不是好久没来了嘛,卫生间里的东西她也不清楚,我就是进来跟她说哪个是洗手液而已。”
  “哦,是这样啊,她就是你的女朋友,年纪第一的那位吧。叫什么来着”
  “李晓菲”晓菲怯生生地自报家门,仍是躲着,不敢直视张可盈。
  “晓菲你好啊,我是宋桐的班主任,这算是初次见面吧,以后多指教。”张可盈故作正经地和李晓菲搭起话来,表现得既陌生又热情还大方,其实她心里也没什么底,毕竟要是李晓菲反问一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张可盈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自己和宋桐明面上的关系也不过是他的老师而已,哪有老师天天跑到学生家去的也就是李晓菲突然面对自己,只顾着害羞,也没多想,才没揭了自己的底儿。
  两个女人都心怀鬼胎,暗自庆幸着自己的秘密没对对方发现。
  我看着沉默的两人,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再加上我自己的秘密也不胜数,当然不可能主动揭开锅,气氛就在这里僵持住了。
  “喵 ”
  说来也巧,小咪就像是知道了我的窘迫刻意过来帮忙解围一样,跑到卫生间门口开始卖萌,这一下子把晓菲和张可盈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这难解的局面也被一下子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