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收魂奴,尽情调教
作者:驻日远征军      更新:2022-11-20 21:20      字数:6946
  不过明玉还是受过儒家教育的世家子弟,如果不是魔心在作怪,他也不会肆意的去搞别人的老婆,而是准备用大陆儒家的思想去改造这个国家,给他们灌输礼义廉忠信的儒家思想,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按照魔心的想法肆意的行事。
  明玉这次特地的把蝶舞带在身边,再狠狠的虐待她一番,然后就是和她签订一个魂奴契约,让她以后在自己面前,再也高傲不起来。
  为了让她心甘情愿的签下魂奴契约,明玉也做足了准备。就在明玉的卧室里,有一个专门放置被褥的小隔间,里面放着平时收起来,只有在晚上才拿出铺垫的床垫被褥。
  就在这个黑暗的小单间里,蝶舞全身赤裸着,手脚被绳子反绑在背后让身体成一个反弓型,身体上是五花大绑的麻绳,麻绳在她的丰美乳房上反复捆绑成8字型,把一对丰乳勒的高高翘起,两根绳索还把她的两颗奶头紧紧的夹住,让她娇美的乳头始终充血勃起着。
  然后绳索又在她的纤腰上绕了几圈,然后从前面向下穿过她的腿裆,在她的胯下两根细麻绳紧紧的勒进她的蜜穴洞口,绳索上还有粗大的绳头挤压按摩着蜜洞口顶端那娇嫩的粉红花蒂,身体动一动就会牵引绳索摩擦勒进她的玉户内,然后绳索穿过她的股缝菊门,在她的臀后引出,和腰间的绳索连接在一起。
  这种复杂的捆绑方式,正是明玉跟鬼团六学的紧缚调教法,任何女人在这种捆绑方式下,都会极为不舒服而不停扭动身子,不但被迫挺奶露屄,奶头和阴户上的绳索还在不停的被麻绳摩擦折磨,让她不停的痛并快乐着,这种效果丝毫不亚于被关在鸟笼里。
  这还不是最痛苦的,此时的蝶舞被蒙住了眼睛,不知外边的白天黑夜,嘴里含着球形口塞,只有在她喝水喂食的时候才被摘下来,这样就让她失去了说话和视觉能力,整日里不知白天黑夜的,昏昏沉沉的不知道靠什么打发时间。跟让她难受的是,在她的两腿间的绳索之间,被捆绑夹住两个涂抹了春药的假阳具,被硬生生的塞进了她的玉户和菊洞里,药物发作后,那种火烧蚁爬的感觉真是让人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受,让她整天下面不停的流淌着蜜汁,鼻翼里发出难受的哼唧声。
  而明玉把她捆绑成这个样子后,却故意不去碰她,除了给她定时喂水把尿之外,把她孤零零的仍在这个黑暗的小屋里,让她饥渴难耐,寂寞发狂。所以她反而每天期待着明玉能够来给她喂水把尿,哪怕当着男人的面又是放尿又是排泄,只要能接触到男人的身体,嗅到男人的雄性气息,也让她心里好受一些。
  不过在这种非人的折磨下,她只默默地修炼的「灵狐大法」倒是突飞猛进,再加上明玉在她的体内也射了不少次的含着灵狐之气的阳精,让她灵狐大法慢慢小有所成,竟然越发的显得妖媚美艳,光彩照人了。看来老祖宗说的不错,男人的极度虐待反而有助于灵狐大法的修炼,虐的越狠进步越快,让蝶舞反而对各种虐待手段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所以当明玉过来给她解开口塞,然后给她喂水喂饭的时候,她反而兴奋的扭动身子,在明玉的怀里蹭来蹭去,像个小猫般的发出轻叫声,吸引男人赶快来玩弄她。
  当明玉捏着她的鼻子,将肉棒插在她的檀口内捅插时,昔日的六波罗大统领像个荡妇一样,一边努力的吞吐着鸡巴一边发出娇媚的叫春声。
  明玉看到蝶舞的下身被绳索磨得红通通的,还水亮亮的往外冒着淫汁,把她的大腿根都弄得水光锃亮,不由得笑骂道:「你快变成贱货了,被人虐待成这样,还这么开心」
  「是,我就是你的贱货,快点用鞭子打我,打我的骚屄,打得越狠越好」蝶舞表现的越来越淫荡了,已经不像是故意伪装出来迎合明玉,而确确实实的完全堕落了。
  为了对蝶舞进行更深的调教,对于她的要求自然也是必须要满足。于是明玉把蝶舞抱到房间中央,把她单足倒吊在房梁下,另一条腿就在重力下不可避免的极力张开,敞露出两腿间的隐秘阴户。然后明玉用鞭子抽打着她的阴户,让她炙热的痛感强烈刺激着她的性器,一下又一下的刺痛感,从女人的最敏感部位,顺着阴唇和肉洞,向全身的每一寸肌肤扩散,冲击着她的心脏,冲击着她的大脑,让她尖叫扭动着在空中摇摆着身躯。
  可是明玉为了挖掘她身体受虐的体质,让她在被捆绑和鞭责当中,将一切的痛楚都转换为快感的源泉,慢慢在性虐待的游戏中慢慢沉沦,慢慢的快乐下去。
  于是明玉又拿着房间里点亮的蜡烛,将滚烫的蜡烛汁,一滴一滴的滴在她的两瓣原本就红肿的阴唇上,很快的就在她的阴户上积攒出大片的红色蜡油,那种热蜡烛炎烤着她的性器,让她感觉自己的性器都要被烤熟融化的感觉,都让她痛苦在空中乱摆,放开的一条腿在不停的画着圈。最后一边疯狂的摇着脑袋,一边高声浪叫着,屁股突然一阵颤动,蜜穴里如喷泉般射出几股爱液,原来她被虐待的潮喷了。
  看到蝶舞无论怎么被淫虐,无论是针扎奶头,还是藤鞭抽打阴户,还是假阳具的刺激阴蒂,都可以让她感受到从所未有的刺激,从中感受到了高潮的快感,于是每一天的淫虐表演都让她不再难以忍受,反而沉迷在性欲的浪潮之中。
  最后明玉还要进行一项调教仪式,就是黄金圣水的吞咽仪式。于是明玉看着眼前这个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玉体横陈的美人,暴露着全身最隐秘的部位,就像一具上好的白玉雕像。
  此时她被蒙着眼睛趴在床榻上,根本不知道主人下一步要玩弄她的哪出部位,只是按照主人的命令,双臂背在背后趴在床榻上伏腰挺臀,将雪白的肉臀高高举起,同时用力的扒开自己的丰满雪臀,将当中的沾着红色蜡油的娇嫩性器剥开露出,就连轮廓分明的外阴唇里的红艳腻光都毫无遮掩的暴露出来。
  明玉还在她的大白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以后你就是我身边的便器了,所以今天就都赏给你了,乖乖的给老子张开嘴。」
  蒙着眼睛的蝶舞乖乖的抬起头,张开了动人妩媚的小嘴,露出里面柔嫩的香唇和湿润的口腔,给人一种随便掏出阳具就可以插进她的小嘴,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耻虐快感。
  本来这种游戏明玉一般不和自己的是侍妾们玩,一般都是最下贱的私奴们才干的事,但是明玉今天就是想看看这个蝶舞到底能承受多大的羞辱,才能考虑要不要和她签下魂奴协议。
  于是明玉捏着她的胸前美乳说道:「张大嘴」蝶舞仰着玉脸努力张大了小嘴,被主人抓住她的头发按在腹下,阳具往里一捅就插进她的樱唇当中,龟头一直顶到了她喉咙当中,接着明玉放开膀胱,一股热尿喷涌而出。
  蝶舞愣了一下,满嘴的尿腥味让她立刻明白主人的意思,于是白皙的喉咙滚动着,将主人的带着热气的尿液一口一口的吞咽,并且小嘴不停的吸吮着,保证主人体内的尿液一股脑的都挤出来,一滴也不放过。
  蝶舞闭着眼睛裹住肉棒,满脸羞态的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尿液,甚至就连嘴角都溢出了残尿,一直流淌到她的下巴上,但是她依然仰着头伸直喉咙,努力吞咽着尿液,直到主人的膀胱都清干净了,才像小猫一样用舌尖卷动着龟头,一直将尿道里的残液都吸干净,又将主人的阳具反复的清洗干净,都清理一遍才松开了嘴,将厕奴的活都干完整了。
  「怎么样,主人的体液味道如何」
  「奴婢感觉口舌生津,下回会做的更好。」
  这样的羞辱她都能够承受,还有下一回都预定了,这时明玉觉得是时候可以和她签订魂奴契约了,为此他还咨询过元神里的九尾狐杨玉环:「我把你的这个后辈传人变成我的魂奴,你不会不高兴吧」
  「嘻嘻,就连人家现在都是你的宠兽了,哪里还顾的上这个后辈,不过她能成为你的魂奴也好,省得你老是不放心,你以后就多看顾一下我这个后辈,让她能继承我的衣钵,发扬我的宗门,我就心满意足了」九尾狐嬉笑着说道。
  于是明玉将蝶舞放了下来,让她清理干净身子,然后恭恭敬敬的跪在明玉的面前。
  「下面我就要和你签订魂奴契约,你先发个誓。」明玉兴奋的说道「是,主人」蝶舞跪在地上恭敬的说道,看来她是想长期让自己随便干了。
  于是蝶舞按照明玉的要求,发下了以下誓约。
  一,从立誓时间起,蝶舞就是主人的私人物品,对主人的命令不得违抗,不得伤害主人,要用全部身心去保护侍奉主人。
  二,主人有权使用蝶舞的身体,包括内射、鞭打、捆绑、穿刺、虐待等等,只要不危及蝶舞的生命,她都必须接受。
  三,蝶舞的所有权以后都归主人所有,包括她的后代,她不得对主人有所隐瞒,也不准有自己私人的物品和保有一切权力。
  有违此誓,天诛地灭在明玉的指导下蝶舞念完了誓言,紧接着明玉走到她的面前,将手放在她的额头上,然后运功念动咒语,这些个魂奴契约也是传自魔宗的典籍,其中凶险无比,如果宣誓人不是心甘情愿,就会给施术人造成一定的反噬,所以明玉一直慎而又慎。
  明玉的眼睛紧盯着蝶舞的眼睛,而蝶舞痛苦的张开红唇,眉心当中一个鲜红的印记出现,好像出现一只血目一般,紧着着血目被一股力量刺中,鲜红的好像要流下血泪。
  过了一阵明玉疲倦的放开蝶舞,而蝶舞也浑身颤抖着跪地而坐,紧闭的双目滚下了成串的泪珠。眉心的血目也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个几乎看不清的印记,魂奴契约已成。
  「以后奴家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主人了,从今往后奴家便是主人永远的奴婢,永不背叛、绝对服从、没有任何隐瞒」这时蝶舞像是念着咒语般的喋喋念诵着明玉教给她的誓言。
  这时明玉的神念里突然有一种感受,好像已经掌握了这个蝶舞的一切,可以让她生也可以让她死,她永远不敢背叛自己,只要自己一个念头,就可以让她做任何事。
  以后蝶舞无论从身份上还是身心上,都是明玉的私人奴隶了,再不能对明玉造成威胁,因为她把一丝魂魄交给了明玉,明玉只要一个念头,就可以让蝶舞生不如死。果然明玉为了实验一下,只是动了动念头,就让蝶舞从灵魂深处发出一道极度痛苦感,就好像她被地狱的小鬼,托起她的身子在油锅里炸,那种痛苦的感觉让她一下子意识坠入黑暗。
  而过两天的家宴上,明玉的妻妾们齐聚一堂,诸女们都是盛装打扮,身穿只有贵族妇人才可以穿的丝绸制成的鲜艳和服。而明玉也一身盛装坐在诸女中间。在她们的面前是一块床垫。
  「老公我今天又要收一个侍妾,特意叫你们来参加仪式。」明玉笑着对古丽娜和美智子她们说道。
  「那妾身恭喜老公了,老公要多多努力,多多开枝散叶才好。」古丽娜她们都向明玉祝贺,一个贵族要收侍妾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她们也习以为常了。
  接着宴会门打开,一个戴着面具,浑身赤裸的女人姗姗的爬了进来。她美艳的胴体,露出一只肌肤胜雪,香滑粉腻的雪臀,雪臀晶莹圆润,饱满丰隆,犹如一件稀世珍宝,就在腰臀间的雪臀上,一只迷人的蝴蝶刺青落在臀上,感觉鲜艳夺目。
  而她的身材也是柔美修长,美臀的上方是光滑如玉的纤腰,这个女人的身材极美,娇小玲珑,却又不失单薄,丰满完美的玉乳,曲线光滑的玉背,修长结实的美腿,无一不显露出她的一肌一肤都是完美无瑕。虽然她带着面具看不清楚具体的容貌,可是从只遮住眼部的面具下可以看到她笔挺的琼鼻,小巧鲜艳的樱唇,再加上尖尖的下巴,搭配的异常完美,一看就是个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丽。
  这样浑身露出羞处的玉人当众扮母狗,在一群身穿华服的妇人中间,显得格外耀眼,让人觉得一股火热的欲望从心底腾起,就想要把她立刻征服,这种征服感让明玉觉得这次的扶桑国之行没有白来。
  「这个就是我要新收的侍妾,以后你们就叫她蝴蝶夫人吧,至于她的来历你们不许打听,只要你们按照规矩对待她就行。」明玉这样吩咐道。
  对于明玉突然要收侍妾的举动,大家也不觉得突然,这几天大家都知道明玉把一个妇人藏在房间里,天天虐的鬼哭狼嚎的,这种事情看多了也就心照不宣了。
  这个神秘的戴着面具的美貌妇人,保持着跪趴的姿势,香肩贴地,雪臀高举,不着丝缕的玉体在众人的面前,展露出纤美柔滑,美得像白玉一般的腰身。
  「贱妾蝴蝶见过众位夫人,妾身已经承受主人的恩泽,现献身于主人,求主人收纳。」这个蝴蝶夫人面对众多的嘲讽和奚落的目光,只有默默的承受,娇柔的垂下脸,像众人行礼,将粉臀翘得更高。
  「她的奶子好白,真是像一个玉人一样」
  「她的臀儿也是好翘,就是不知道是原装货吗」周围传来一阵轻佻的讥讽声,旁边都是姿色上佳的丽人,但是眼前的玉人长得如此娇艳,让她们都有些自惭形秽,不由得嫉妒心大起。
  明玉摆了摆手压制了众多妻妾的议论,说道:「这是老子新收的侍妾,从今以后就和你们一样了,因为她曾经得罪过我,所以今天给她一个小小的惩罚,就是老子要当众给她开苞,让你们看看她是不是原装。」
  「天呐,主人这么久了还没有给她破身,真能忍得住」
  「不会吧,我经常听见她在屋里叫的欢快」
  「说不定主人只是用了她的屁眼,也有人光是捅屁眼就欢快的不得了」
  明玉又挥了挥手,严厉的命令道:「蝴蝶,转过去,让大家都仔细瞧瞧,你的臀儿生的美不美。」
  蝴蝶夫人满脸通红,低着头答应道「是」,然后强忍着羞意,转过身高举起丰臀,还用双手将粉臀扒开,任众人观赏。
  她的玉臀精致可爱,原本深藏在臀缝中的不足一指大小的玉穴,仿佛小巧的嫩嘴,微微张开着露出里面一抹艳红,雪肤嫩穴,美不胜收,而她的菊穴也是小巧玲珑,粉噗噗的精致可爱。
  「好了,蝴蝶你自己揉揉骚穴,老子马上就给你开苞」明玉满意的点点头,能够把一个高傲的大统领调教的这么温顺,自己这段时间也没白费功夫。
  蝴蝶夫人听完真的扒开自己的丰臀,手指探到玉户的美缝前,按住洞口那鲜艳的柔嫩肉蒂,大力的按揉起来,还把手指在玉洞内抠抠挖挖的,不一会儿手指就水光涟涟。
  而明玉也喘了一口粗气,压抑住心头的火热,示意一旁的淫兽一条露伊,让她爬过来给他解开腰带褪下裤子,一根粗壮的大肉棒在他的胯下怒昂而起,上面布满了蚯蚓一样的青筋,像怒龙一样昂起暴涨。
  然后淫兽张开小嘴,开始为主人舔舐肉棒,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给主人做口舌服务。而前面的雪臀依然高举着,中间的臀缝里沾满水渍,散发着水漉漉的艳光,那微微张开的娇小而柔嫩的玉洞,中间含着手指,显得柔嫩无比,淫靡而香艳。
  淫兽给明玉舔舐了一会儿后退下,明玉哈哈大笑着,挺着肉棒来到蝴蝶夫人身后,俯下身按住她的腰臀,大肉棒顶在玉洞上缓缓用力。只见柔嫩而湿润的玉洞先是慢慢下陷,接着极度的被撑开,大龟头瞬间挤入又紧又热,湿润满软的玉洞当中。
  蝴蝶夫人忍不住嗯哼一声,玉指紧紧抓住了床垫的一角。
  明玉的大肉棒挤入她的那只又小又嫩的玉洞当中,将嫩穴撑得极度宽大,就在插入的肉棒周围,慢慢冒出一缕血迹,在雪白的肌肤下,犹如落梅般殷红无比。
  「天啊,真的还是完璧,她是怎么做到的」
  「主人改性了,不吃荤腥了吗」周围一片惊讶的声音。
  而明玉不理会周围的妻妾的调笑,抱着蝴蝶夫人的屁股慢慢挺动起来,享受着身下的美人下体那柔嫩细腻的紧裹感觉,一边把她像下贱的娼妓一般肆意取乐。
  而蝴蝶夫人也适应了明玉的粗长之后,主动的扭动着雪臀,迎合着明玉的进出。她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矜持,把明玉当成自己一生的依靠,只要他能够尽欢,就是自己最大的功劳,所以任由明玉肆意的肏弄。
  而这一晚,众多的妻妾奴婢们,都看见倾国倾城的蝴蝶夫人,赤条条的光着她洁白如玉的娇躯,任由主人不停的肏弄,一边娇喘着婉转迎合,丝毫不避讳旁人的目光,让她们对明玉的认识更深了一层。
  不过明玉今晚的目的,只是进行一个仪式,让众多妻妾都看看,想要做好他的女人,必须要学会作什么。倒不是为了单纯拿蝴蝶夫人取乐。所以扶着蝴蝶夫人的纤腰美臀进行了深入的探查,蝴蝶夫人的两腿间已经一片汪洋,那巨棒插入体内,犹如翻江倒海一般,一会而就干的穴内春水横流,溅得满地都是。
  而明玉强壮的身体骑在玉人的娇躯上,双手撑地,浑身肌肉紧绷,剧烈的在美人体内射着精。下方的美人美眸半闭,红唇微张,娇喘吁吁的发出低吟,承受着粗壮的阳具插在玉户内,一波又一波的精液射入花心,让她的小腹都膨胀起来,不由得露出满意的笑容。
  众女看到这个新人被主人掰穴干着,还能露出笑容,一边心里暗骂:「真是一个骚狐狸,被主人干成这样了,还能笑出来。」
  而明玉的元神里,一个娇嫩的声音卖弄的说道:「看看人家送给你的这个奴仆怎么样,为了说服她甘心献上魂魄,人家可是废了不少的口舌,终于让你得手了。」
  明玉感叹道:「她有你这个老祖宗,真是倒了血霉,专坑后辈。」
  「人家不来了,我这一切不都是为了你,连我都是你的奴兽了,我的后辈给你当奴仆也是天经地义的事」九尾狐杨玉环对于出卖自己的后辈,一点愧疚之意都没有。
  「好了,你的心意我领了,以后再有这样的好事,还要靠你多多帮忙」明玉轻松的说道。
  「是,我的主人」杨玉环乖巧的说道。
  对于文中出现的大量的后宫女子的名称,大多数都是取自日本的av女忧的名字,现在整理一下,供大家在网上搜索。
  阿市织田市历史人物战国第一美女
  古丽娜自编的姓名岛津美智子自编姓名
  岛津合津实90年代av女忧
  雪舞伊藤舞雪蝶舞归蝶历史人物小西悠子小西悠
  浅见夫人浅见せな
  北条明理明里つむぎ
  北条麻妃北条麻妃
  杏夫人ましろ杏葵
  葵梨杏夫人梨杏夏
  美竹美竹すず
  幽兰武藤幽兰
  光夫人朝桐光
  怜子夫人小早川怜子
  千幸夫人牧本千幸
  银狐加纳加纳凌子
  玉狐心春铃木心春
  天狐凛音凛音桃花
  吉永小百合780年代日本最美女忧
  松下纱荣子av女忧
  佐山爱av女忧
  奥田咲av女忧
  其它还有拉下的自己去找吧。